刘湘公馆。

    周赫煊拿着一封电报,喜滋滋地说:“刘司令请看!”

    刘湘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毕竟从小读书,认字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拿过电报一看,顿时傻眼:“怎么全是洋文?”

    “美国发来的越洋电报,”周赫煊解释道,“我托美国洪门的司徒美堂先生,帮刘司令物色兵工厂和发电厂的机器,他已经有所眉目了。发电机组有240千瓦、276千瓦、320千万、448千瓦、720千瓦、856千瓦等好几种,司徒先生问我们要哪种?”

    刘湘没有立即回答,反问道:“价钱如何?”

    周赫煊解释道:“由于美国经济?;⒀现?,很多中小型的发电厂都停产了。500千瓦以下的发电机组,价钱只有两年前的三成不到,相当于半卖半送,但属于美国人用过的二手货。500千万以上的机组,那就要贵得多了,最多只能够打六折。当然,不管哪种功率的发电机,价格都还可以谈?!?br />
    “恁个便宜啊,”刘湘喜出望外,“那就全部订400多瓦的,二手货也可以,只要机器没问题就行。嗯,就先买个10组发电机,我要建四川最大的发电厂!”

    周赫煊又说:“兵工厂的机器,情况也差不多。美国的国内经济很糟糕,虽然由于治安恶化,手枪的销量不降反升,但步枪却属于滞销货。美国的多家兵工厂都在减产,他们愿意出售春田步枪的生产线。但也是二手货,有些机器都用了20年了,可能会经常出现故障?!?br />
    “春田不是日本枪吗?”刘湘询问。

    周赫煊狂汗:“日本的是村田步枪?!?br />
    刘湘又问:“咋就不能买新机器来生产?”

    周赫煊说:“步枪生产线属于管制品,十年内的机器根本别想买到。就算是这些快要淘汰的老机器,都必须靠偷渡手段运出来?!?br />
    “我明白了,”刘湘继续问,“机关枪呢?”

    “机枪生产线买不到,美国佬怎么也不愿卖?!敝芎侦铀?。

    刘湘琢磨道:“价钱呢?”

    周赫煊说:“价钱很贵,即便是20年前的机器,美国人也要卖新货的五成价格。而且他们还不保证质量,今天把机器买来,就算明天坏了也不负责?!?br />
    “那就买,打五折也可以了?!绷跸婢醯煤苈?。

    四川军阀们吃够了武器装备的苦,并不以使用二手货为耻。比如刘湘的那些飞机,就全部属于过时的二手货,而且进购价超贵,被人当冤大头宰得欲仙欲死。

    现在周赫煊有路子购买步枪生产线,而且价钱还“便宜”,刘湘早就喜出望外。

    周赫煊建议道:“范哈儿最近去了上海,你可以让他多玩几天再回来。如果情况顺利的话,我估计这些机器三个月以内就能运到中国。上海那边的海关,还有长江沿岸的各处关卡,最好由范兄去打通?!?br />
    “是个好主意,我会拨30万大洋给他当运作费?!绷跸嫠?。

    不管是飞机还是步枪生产线,都是没法入关的,只能偷偷的运进来,必须花巨款买通关系。

    能帮刘湘做成这两笔生意,周赫煊颇为高兴,他以后还准备在重庆投资开设服装厂。至少不能让那些川军士兵,穿着草鞋和单衣,提着快要散架的步枪,在冰天雪地的北方跟日本人作战。

    至于搪瓷厂嘛,老丈人张谋之已经开始选址了。给了刘湘一些股份,又拉拢卢作孚投资入伙,官场和商场的关系全部打通,只要工厂建成就能很快投产。

    但由于电力不足,在新电厂修建起来以前,搪瓷厂的许多半自动化流水线无法使用。比如电动行车设备,只能暂时放在仓库里蒙灰,然后靠多招工人来手工代替,生产效率大大降低。

    刘湘让副官给美国那边回电报后,心情愉悦地说:“周先生,还好有你在,不然兵工厂和发电厂,不晓得要拖到哪年才能开工?!?br />
    “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敝芎侦拥?。

    刘湘哈哈大笑:“大恩不言谢,以后周先生有啥子事,尽快打招呼。只要我刘湘办得到,保证给你弄得巴巴适适!”

    周赫煊抱拳道:“那就多谢刘司令了?!?br />
    “哎呀,不要喊刘司令,好见外嘛,”刘湘笑容满面道,“我是光绪十四年生的,周先生是哪年?”

    周赫煊说:“那你比我年长10岁?!?br />
    “十岁不算啥子,你我以后就以兄弟相称,”刘湘抱拳说,“我虚长几岁,就不客气了,喊你一声周老弟?!?br />
    周赫煊笑道:“那我也不矫情,刘兄!”

    “哈哈哈哈!”

    刘湘再次大笑,跟周赫煊勾肩搭背地说:“走,我们先去吃饭,下午到重庆大学走一趟!”

    刘湘主动跟周赫煊兄弟相称,可不仅仅是因为买了点机器。更重要的是,周赫煊名气足够大,跟???、张学良都有些交往,说不定哪天就能帮上忙。

    周赫煊愿意称呼刘湘为兄长,纯粹是敬佩他在国难临头时的表现,同时这对他在四川提前布局也有利。

    两人中午就在刘公馆用餐,下午结伴前往重庆大学。

    如今的重庆大学,地址还在菜园坝附近,距离刘公馆并不远,步行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周赫煊无论走到哪里,被邀请做演讲已经属于例行公事了。刘湘做为重庆大学的创始人兼校长,怎么可能放过他这位大学者?

    1931年的重庆大学,建校只有两年,规模并不大,全校师生加起来还不满400人。

    或许是出于刘湘的提前安排,或许是出于师生们对周赫煊的仰慕,全体师生居然齐刷刷地站在校门口,拉着横幅欢迎周赫煊前来做演讲。

    学生以男性居多,几乎看不到女生的身影,想来这跟四川的守旧风气有关。

    “周老弟,请!”刘湘主动下车为周赫煊开车门。

    周赫煊笑道:“兄长太客气了,请!”

    两人联袂走向学校大门,学生们早就翘首以待,许多站后排的都垫着脚张望,想看看名满世界的周先生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