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涮着羊肉反问:“哈哥,你真的信那个刘神仙会法术?”

    范哈儿愣了愣,回答道:“这种事情,怕是说不清楚?!?br />
    周赫煊解释说:“斗法的前一天,我找刘司令询问过那道士的惯用法术,所以早就有准备了。他的符纸无火自燃,看起来很灵异,其实符上沾着白磷。白磷的燃点很低,普通的纸要100多度才能燃起来,抹上白磷30度就可以燃了?!?br />
    “那个触水成冰呢?”范哈儿又问。

    “刘道士把硝石藏在袖子里,他每次念咒拍水,都会悄悄丢一块进去。因为硝石的量比较少,入水很快就化了,所以旁人难以发现,”周赫煊笑道,“硝石制冰的方法,唐朝末年都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到宋朝的时候,还专门有人使用硝石,在夏天制作冰镇饮料卖钱?!?br />
    “这样子嗦,”范哈儿虽然不知道硝石、白磷是啥物质,但勉强还是听懂了,他问道,“那你呢?你咋个一下子把整盘水都变成冰?”

    周赫煊笑着科普道:“正常情况下,水到了零度就要结冰。但如果缺少凝结核,零度以下的水还是水,这样的水叫做过冷水。我早就制作好了一盆过冷水,用厚毛巾捂着,防止过冷水接触空气中的凝结核。只要把毛巾揭开,随便轻轻碰一下,过冷水就要立刻结冰?!?br />
    范哈儿越听越迷糊,只得傻笑道:“还是周老弟有学问,喝过洋墨水的,就要比我们这些烂丘八懂得多?!?br />
    “哈哈,这叫科学?!敝芎侦由媳沧雍么醵凉贝?,虽然是文科生,但基础物理化学知识怎可能不懂?

    两人吃着火锅边喝边聊,酒过三巡,范哈儿解开裤腰带,挺着大肚皮说:“周老弟,我过两天就去上海了,你要不要一起去耍耍?”

    “我在重庆还有正事要办,就不奉陪了?!敝芎侦拥?。

    “那也要得,你忙你的,”范哈儿说,“重庆上清寺那边,我修了一个范庄,估计今年就能修好。下次你再来重庆,直接去范庄找我,我们哥子两个好好叙旧?!?br />
    “到时一定登门拜访,”周赫煊举杯道,“我再敬哈哥一杯,祝你这趟去上海一帆风顺?!?br />
    “好说,好说,干了!”范哈儿仰脖子喝下。

    两人吃得醉醺醺的,各自离开酒楼,周赫煊在孙永振的搀扶下返回旅店。

    刚回旅店客房,就见屋里多了几个人——罗泽洲和他的侍从,以及一位楚楚可怜的少女。

    张谋之急道:“贤婿,你总算回来了,这位军爷找你有事?!?br />
    罗泽洲讨好地凑过来,笑道:“仙尊,弟子给你请安来了,还给仙尊带了个见面礼?!?br />
    什么鬼?

    周赫煊疑惑地看向那少女,只见其穿着粗布衣裙,家境应该很普通。但少女剪了齐耳短发,在风气相对保守的四川,多半属于进步女学生。

    罗泽洲坏笑着解释说:“仙尊,你对这女娃还满意不?弟子专门帮你物色的。她叫杨淑芬,在开明学校读书,还会写文章、说洋话哟?!?br />
    周赫煊生气道:“你竟敢强抢民女!”

    “仙尊,你误会了,不是抢来的,”罗泽洲连忙说,“我花了300大洋,找她的妈老汉儿(父母)真金白银买来的,绝对没有强买强卖!”

    “滚滚滚!”周赫煊懒得跟这混蛋瞎扯。

    万万没想到,那个叫杨淑芬的少女,居然噗通一声给周赫煊跪下:“周先生,求求你,你就收下我嘛。我洗衣做饭啥子都会,我还会给你磨墨、读报纸?!?br />
    周赫煊狂汗,扶着少女说:“快起来!”

    “周先生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鄙倥钡枚嫉粞劾崃?。

    周赫煊瞬间明白情况,这少女已经被罗泽洲买下。而罗泽洲又是个混世魔王,如果周赫煊不收她,少女的下场会非常凄惨。

    这都他妈什么世道?

    “那好吧,你以后就跟着我?!敝芎侦泳龆ǜ奶彀焉倥突丶?。

    少女大喜,连连磕头道:“谢谢周先生!”

    罗泽洲也高兴起来,这混账军阀无比期待地说:“仙尊,你可不可以收我做亲传弟子呢?”

    周赫煊板起脸摆谱,咳嗽道:“咳,本尊在凡间不收弟子,也不外传仙家法术?!?br />
    罗泽洲慌忙道:“记名弟子也可以,我不学法术?!?br />
    周赫煊面露难色,用于松口道:“那本尊就勉为其难,收你做唯一记名弟子?!?br />
    “多谢师父!”

    罗泽洲跪在周赫煊面前,冲他的侍从们吼道:“还不快摆香坛,老子要磕头拜师!”

    周赫煊面色不悦,喝道:“你是谁的老子?”

    “不敢不敢,弟子说错了?!甭拊笾廾嫔炭?。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在四川把田税收到30年后,**掳掠无恶不作,人人惧怕的“罗皇帝”罗泽洲,居然是一个笃信神仙的傻子!

    他就不怕自己的所作所为,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吗?

    罗泽洲早有准备,香烛物什很快就摆上桌,捧着茶连磕几个响头,一脸期待地望着周赫煊。

    周赫煊伸出指头在罗泽洲脑门上一点,装神弄鬼道:“本尊收徒不拘俗礼,现在赐你法号‘通虚’。入我门下,需得遵守三大戒律?!?br />
    罗泽洲说:“师父请讲?!?br />
    “第一,不得残害百姓,你能不能遵守?”周赫煊问。

    罗泽洲愣了愣,点头道:“可以?!?br />
    周赫煊又说:“第二,要恪守华夏正统。如果外邦蛮夷入侵中国,比如说日本人,你必须精忠报国,可愿不愿意遵守?”

    “愿意?!甭拊笾蘖⒓椿卮?。

    周赫煊继续道:“第三,必须尊师重道,不得欺师灭祖,可曾记下?”

    “记得了?!甭拊笾匏?。

    “那好,你立誓吧?!敝芎侦有Φ?。

    罗泽洲立即举起三根指头发誓道:“弟子罗泽洲,法号通虚,现在拜入东华帝尊门下,当遵守师门戒律。以后必定尊师重道、善待百姓、匡扶中华正统。如违此誓,天诛地灭,五雷轰顶!”

    周赫煊胡乱念了一番咒语,猛地拍在罗泽洲头顶,威胁道:“我在你魂魄里留了仙家印记,你只要违反誓言,死后也不得安宁,无法转世投胎,万万年当孤魂野鬼?!?br />
    罗泽洲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说:“弟子一定不得背誓?!?br />
    周赫煊掐指一算,说道:“你近日将有大劫,必须行善积德才能化解,切记,切记!”

    “弟子谨记!”罗泽洲惊疑不定道。

    周赫煊只不过是说出来吓这家伙而已,但没想到的是,居然被他给蒙准了。

    就跟历史上一样,罗泽洲离开重庆回到驻地不久,就因为苛待士兵酿成兵变。他被上司邓锡侯严查惩办,获释后前往投奔李家钰,从此对周赫煊的神威更加深信不疑。

    虽然这家伙死性不改,依旧横征暴敛,但最终却战死在抗日前线,比历史上吞烟膏自杀光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