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期和中期,要论哪支军队名声最坏、战斗力最差,川军排了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要怎么来形容川军呢?

    四个字:乌合之众!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不休,巴蜀之地显得尤为奇葩。

    其他地方的军阀都已经跨省大战争天下了,四川这边还在旷日持久的窝里斗,而且几度被外省军阀控制。

    从1912年到1934年,历经大小400余战,四川军阀混战持续了22年之久,期间从来没有停歇过,好像是在打一场叫做血战到底的四川麻将。又似乎是在养蛊,把一堆毒虫扔在四川盆地这个蛊盘里,谁能厮杀到最后,谁就是真正的蛊王。

    刘湘就是那只蛊王,巴蜀王!

    我们来看看刘湘的成长史,军校速成学堂毕业、见习官、排长、支队差官、营长、团长、代理旅长、旅长、师长、军长、川军总司令。他的每一次高升,都见证了一场或数场内战,是靠战功硬生生往上窜的。

    在四川的军阀混战中,政治站队往往没有鸟用,能不能生存全靠手底下的部队。刘湘其实好几次站队错误,但他有兵有枪有钱有粮,胜利者也必须重用他。

    最诡异的是,四川本省军阀打得你死我活。但当他们面对外省军阀时,却往往团结一致,死对头也能非常愉快的结盟,把外省军阀赶出四川以后咱继续打。

    或许正是由于这种一致对外的传统,当日本全面侵华时,叫花子般的川军,才能突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力量,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抗战爆发后,巴蜀王刘湘曾说过这么几段话:

    “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

    “全国抗战已经发动时期,四川人民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

    “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

    “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抗战期间,四川为全国输送了40%的兵源,50%的钱粮,每5个牺牲在抗日战场的军人,就有1个是四川人。川军的被俘人数,是各省地方军中最少的,不到被俘总人数的1%。川军士兵阵亡比例高达三分之一,经常一场大型会战打完,川军从将领到士兵全部战死沙场,不撤退,不投降。

    在出川抗战的六名中将里,有四名壮烈殉国,第一批出川的400多位团级军官,无一例外全都牺牲在抗日前线。

    所以在八年抗战中,才有了那么句话:无川不成军!

    ……

    周赫煊在李子坝的刘公馆里,见到了那位大名鼎鼎的巴蜀王刘湘。

    刘湘的个子不高,五官端正,剃着大光头。此人阴沉内敛,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草莽之气;但他说话条理分明,措辞严谨,又有些读书人的味道。

    “甫公,这位是我的好弟兄周赫煊周先生,”范哈儿竖起大拇指,“周老弟是大学问家,他喝的墨水比我喝的米汤还多,是蒋总司令的座上宾!”

    “嗨呀,久仰大名,周先生你好!”刘湘热情地跟周赫煊握手,冷峻严肃的脸上挤出些许笑容。

    周赫煊说:“刘司令,我对您才是久仰大名,幸会!”

    刘湘等佣人奉茶完毕,才说:“邵增(范哈儿)已经跟我讲了,你打算在重庆开个啥子工厂呢?”

    周赫煊指着茶几上的搪瓷果盘说:“搪瓷厂,整个亚洲最先进的搪瓷厂。全套美国引进的半自动化流水线,不仅中国没有,连日本都没有。只要电力供应充足,我办的搪瓷厂生产效率是日本工厂的20倍以上,成本只有日本产品的五分之三。前几年,中国的搪瓷市场都被日货垄断,这两年稍微要好些,但国货还是比不过日货。我办搪瓷厂是实业救国,目标是把日货搪瓷都赶出中国,如果可能的话,还要在整个亚洲跟日货抢市场?!?br />
    “嘿呀,这话说得好,攒劲!”范哈儿赞道。

    刘湘愣了愣,忍不住问:“生产效率真的是日本工厂的20倍?”

    “是的,但耗电量比较大,不知重庆的电厂可否能够提供充足的电力?”周赫煊道。

    刘湘想了想说:“周先生,你能来重庆开工厂,我是举双手欢迎的。但实不相瞒,重庆目前只有一座发电厂,而且两年前还烧毁了一个发电机组,到现在都没有修好,供电还是比较紧张的。我正准备新建一座发电厂,地址都选好了,就在大溪沟那边。不过大溪沟电厂投产,恐怕还要等几年?!?br />
    “大溪沟电厂是火电还是水电?”周赫煊问。

    “火电?!绷跸娲鸬?。

    周赫煊奇怪道:“建火电厂哪需要好几年?一年半载就够了!”

    刘湘两手一摊:“要人才没得人才,要设备没得设备,你说一年半载咋个建得起来?四川不比沿海啊,工科专业人才很难找,从外面也不好请?!?br />
    周赫煊顿时笑了:“刘司令放心,建火电厂的人才和设备,全都包在我身上!”

    “周老弟你有路子?”刘湘连称呼都变了。

    周赫煊说:“设备我直接从美国买来,火电厂工程师也请美国人担任?!?br />
    刘湘为难道:“请洋鬼子怕是很贵哦,我手头银子比较吃紧?!?br />
    “不贵,美国正在爆发经济?;?,不管是设备还是人才都很便宜?!敝芎侦咏馐偷?。

    刘湘不懂什么叫经济?;?,对此半信半疑,但想想周赫煊没必要骗他,也就满口答应下来。他眼珠子一转说:“既然周老弟在美国有路子,那能不能帮我引进一套兵工厂的生产设备?我准备在重庆搞一家兵工厂?!?br />
    说来也是搞笑,四川实力最强大的军阀刘湘,到目前为止连自己的兵工厂都没有。

    周赫煊没有直接给予肯定答案,只说:“我可以半年问问,那些淘汰过时的枪械生产线,应该还是能引进几条的?!?br />
    “过时不要紧,只要能生产枪炮就可以?!绷跸娓辖舻?。

    不说现在的川军,就连出川抗日的川军,武器装备那都落后得不忍直视。许多士兵手里的武器,都特么快散架了,用麻绳绑起来做固定,膛线磨得几乎看不到,跟烧火棍没什么区别。

    怎么说呢?

    由于运输路途遥远,以及财力不足,川军手里的武器,大都是外省军阀部队用过的二手货。甚至还有许多清朝新军的枪支,一直沿用到现在,什么抬枪、鸟枪、汉阳造老套筒,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听到周赫煊能搞来美国的枪械生产线,喜怒不形于色的刘湘,也忍不住高兴得笑起来。他热情地拉着周赫煊的手说:“周老弟,你硬是我的及时雨啊。对了,我新组建了一只空军,过两天要搞演习,一起去看哈嘛?!?br />
    四川的空军部队……

    周赫煊突然想起江面上那些“军舰”,无法想象刘湘的空军会是啥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