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雅泉突然就安分下来,虽然也在继续参加社交活动,但不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的抛头露面了。

    转眼农历春节到来,但在大城市没有啥年味可言,??旮呛廖薰甑男乃?。他终于捅马蜂窝了,在政治上无法打倒胡汉民,于是就从**上将对方打倒。

    这无疑犯了天大的忌讳,搞得国党内部人人自危。

    倒退回去三五年,胡汉民可是跟汪兆铭、廖仲恺并称为“国党三巨头”,那时候的??旮九挪簧虾?。

    影响力如此巨大的人物,??昃尤凰等斫腿斫?,还有传言说要把胡汉民枪毙。那其他的国党成员怎么办?以后会不会也被??昵贡??

    就连??曜约耗桥傻牡秤?,都看不惯这种做法了,吴稚晖更是气得闭门不见客。

    汪兆铭趁机上蹿下跳,把拥护胡汉民的国党派系拉拢过去,又买通报纸大肆批评??甑亩啦檬侄?,导致??甑拿宦淝д?。

    “宁粤之争”正式摆在台面上,眼看着内战又要爆发。张学良的神经也紧绷起来,因为他手下新归附的军阀,也一个个蠢蠢欲动,想要趁着南方的混乱搞事。

    周赫煊没有掺和这种纷争,腊月二十七这天,他带着妻子张乐怡来到天津太古码头,准备迎接从美国回来的岳父。

    同行的还有天津总商会会长张仲元,副会长王益保。

    这两位都跑来为张谋之接风洗尘,可见张谋之在中国商界名气之大。如今美国的避(和谐)孕套生意越做越大,去年的纯利润已经达到60万美元,张谋之还打算继续扩大生产规模。

    自晚清以来,只听说过洋人在中国开公司赚大钱的,还没有哪个国人能在欧美开公司赚大钱。张谋之属于蝎子粑粑独一份,俨然成为中国商人的骄傲。

    除了张仲元和王益保外,李寿民的岳父孙仲山也来了。大家合伙做白银生意嘛,白银进口还要委托张谋之,孙仲山怎么也得来好好哄着。

    一艘货轮驶进码头,岸边的苦力搬运工早已等候多时,只能船只靠岸便开始卸货。

    张谋之身边还带着洋人跟班,洋洋自得地走下船,吩咐说:“约翰,你负责看好货物,别磕坏碰坏了?!?br />
    “好的,老爷?!毖笕烁嘤Φ?,“老爷”二字甚至说的是中文。

    张仲元看得无比羡慕,抱拳说:“张老板真是威风,连洋人也能随意使唤?!?br />
    “哪里哪里,”张谋之笑道,“洋人也是人,你给得起工钱,就能让他们帮着做事?!?br />
    周赫煊介绍道:“这是天津总商会会长,张仲元张老板?!?br />
    张谋之抱拳道:“张会长,幸会!”

    “幸会!”张仲元回道。

    周赫煊又介绍了王益保和孙仲山二人,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很快便聊得热火朝天。

    ??晁淙恢皇敲迳贤骋蝗?,但这种中央大义却是利器。国党的党部已经借着正当名义,延伸到四川、山西、华北、东北,就连这天津总商会都受到国党天津党部的管控。

    前几天,天津总商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虽然会长、副会长人选不变,但商会内部情况却大大改变。

    换届选举大会上,国党的天津党政机关要员都有到场参加,张仲元还率领22名商会委员宣誓,内容为:恪守总理遗嘱,服从党义,奉行中央及上级机关法令……

    码头上,搬运工已经忙碌起来,有些大型机器必须使用三脚架和滑轮。

    张仲元看着那些机器,惊讶地问:“张老板这是要在天津开工厂?”

    “是要开工厂,不过没有在天津,”张谋之解释道,“我打算开一家搪瓷厂,使用的是美国最先进的自动烧油炉和电动行车。不但比中国和日本的搪瓷工厂生产效率提高了5倍,而且大大降低了对工人健康的危害?!?br />
    “真的提高五倍生产率?”王益保惊道。

    张谋之笑道:“这还是保守估计,只要生产得法,效率还能继续提高?!?br />
    孙仲山赞叹说:“还是张老板做实业在行,比我们搞银行的有手段?!?br />
    “不敢当,”张谋之说,“我也是多亏有个好女婿,是他建议我引进美国机器开工厂的?!?br />
    周赫煊站在旁边笑笑,这确实是他出的主意,趁着美国经济?;癖阋?。但究竟投资什么项目,则需要张谋之自己决定,没想到张谋之居然选择了开办搪瓷工厂。

    中国的搪瓷技术学习的是日本,但日本并不是个好老师。

    直到六年前,中国才真正出现国人独资的搪瓷工厂。其中上?;岢г诹侥昵按拥鹿?、日本引进全套制胚机械,算是走上了半自动流水线生产。

    但除华丰厂、铸丰厂等两三家大厂之外,中国的其他搪瓷厂都还是作坊式经营,制胚需要工人用榔头敲敲打打。

    特别是酸洗脱脂环节,全程需要工人戴着橡皮手套,在酸洗池、清水池、中和碱水池中,将铁坯捞进捞出。这种方法不仅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率低,能源消耗大,成品质量差,空气中散发的有害气体还会严重影响工人的身体健康。

    直到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国的搪瓷脱脂技术才得到革新,只自动烧油炉和烘床的改进,就让产量提高3倍以上。

    张谋之这次从美国买回了全套流水生产线,从制胚、脱脂、制釉、烧搪到饰花,全程半自动流水线生产。整体的生产效率,比上海的几家搪瓷大厂,至少提高20倍以上。

    至于这些机器的价格,呵呵,半办半送,所有加起来还不到10万美元。

    不仅如此,张谋之还请回来几个美国工程师,薪水低得可怜,基本上给饭吃就行,谁让他们在美国找不到工作呢。

    唯一比不过上海搪瓷厂的,就是这种流水线耗电量大。电费这玩意儿在民国时期很贵,有些工厂老板,宁愿多请几十个工人,都不愿把钱消耗到电费上。

    要在中国建搪瓷厂,天津是最好的选择。

    一来天津没有同行竞争,中国的大型搪瓷厂都在上海那边;二来天津有个久大集团,能够自主生产许多化学原材料,原料购买极为方便节省。

    但周赫煊却强烈反对,因为这套流水线是亚洲最先进的,比日本国内的搪瓷工厂都先进。如果把工厂建在天津,过几年全特么白送小日本了,周赫煊才不干这种傻事。

    周赫煊选择的建厂地址是——山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