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东华手里提着黑色皮包,施施然走进中央大学。在校园小路上,他拦住一个匆匆而行的学生,问道:“这位同学,周赫煊周先生是不是在学校?”

    那学生说:“你也是来听周先生演讲的?走,我们一起去?!?br />
    “演讲?”傅东华一愣,随即笑道,“对,我是来听周先生演讲的?!?br />
    学生带着傅东华疾步而行,不停催促道:“快点,快点,慢了就占不到座位!”

    傅东华只得拎着包小跑,十多分钟后才来到礼堂,只见礼堂门口都堵满了人??茨茄?,别说是占座,能不能挤进去都还难说。

    突然间,礼堂内的学生全部往外涌,也不知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带傅东华来礼堂的学生,连忙上前询问:“同学,怎么大家都走了?”

    那人回答说:“人太多,礼堂装不下,演讲临时改到大操场举行?!?br />
    “礼堂都不够用?”学生惊讶无比。

    中央大学有座全国最大的大礼堂,足足2700余座,但如今还没有修建完成。主要原因是钱不够用,此刻已经停工了,等新校长朱家骅上任以后,才能弄到政府贷款继续修建——就是后世的东南大学大礼堂。

    傅东华随学生们一起来到大操场,只片刻时间,操场里就汇集了数千人,密密麻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人也太多了吧,一场演讲而已?!备刀杂?。

    周赫煊也被吓到了,笑着段锡朋说:“段校长,贵校的学生真多?!?br />
    段锡朋道:“并非全是中央大学的学生。我刚才问了一下,还有南京其他学校的同学,他们听说周先生要做演讲,一个个逃课跑来听?!?br />
    逃课听演讲?

    周赫煊狂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民国的学生喜欢搞活动,演讲便是其中之一,他们不仅喜欢自己演讲,也喜欢听名人演讲。

    今年夏天,鲁迅在北大做演讲时,就临时更换了演讲场所,也是因为礼堂装不下人——北平好几所学校的学生慕名而来。

    段锡朋让人弄来个铁皮扩音筒,递给周赫煊说:“周先生,用这个吧,没有准备麦克风?!?br />
    周赫煊踱步走上主席台,举起扩音筒说:“同学们,大家好!”

    喧闹嘈杂的大操场,瞬间安静下来,但只停顿了几秒,突然又变得吵吵嚷嚷。

    “那就是周先生?个子真高啊?!?br />
    “周先生好年轻,看起来还没满30岁?!?br />
    “真人比报纸上英俊?!?br />
    “……”

    面对学生们的评头论足,周赫煊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默默的站在台上,微笑负手。

    又过了大概两三分钟,操场里逐渐安静,周赫煊这才说:“我也是两只胳膊一个脑袋,没长什么三头六臂,大家看够了吧?”

    这个玩笑让现场气氛轻松许多,一小撮学生们居然齐声回答:“没看够!”

    “那就再给大家两分钟,好好看看!”周赫煊说着举起双手,还转身让学生们看侧面和背面。

    “哈哈哈!”

    操场里响起一阵哄笑。

    周赫煊重新举起扩音筒说:“这是我在南京做的第一次演讲,很高兴能有这么多同学来听,似乎有人还因此逃课。对于那些逃课听演讲的同学,我不得不提醒一句,下次记得把你们的老师一起带来?!?br />
    “哈哈哈哈?!庇质且黄ι?。

    用几句开场白跟学生拉近关系,周赫煊开始说正题:

    “今天要讲些什么呢?不是治学。关于治学的演讲,清华的陈寅恪先生已经讲透了,他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是很高的追求,吾与诸君共勉之。

    十四年前,蔡孑民先生做北大校长时,也做过一番演讲。他勉励学生努力学习,不要荒废光阴,免得将来没本事被生计所迫,当老师误人子弟,当官更是会贻误国家。这话说得好,做学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只要学好了本领,以后不管是养家糊口,还是报效国家,抑或是追求科学真理,都能够尽展所长。

    这两位先生,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也不就不拾人牙慧。

    今天我来讲些别的,说说民族与国家。

    前些日子,我跟一些语言文字学的专家开会,大家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便是该不该废除汉字。为什么会有这种讨论?因为中国愚昧、贫穷、落后!落后到国人全面否定自己的地步,一个国家要糟糕成什么样子,才会琢磨废除自己的文字??!

    咱们西边有一个大国,叫做印度,这个国家的官方语言已经变成英语。我不想中国也成那样,以后大家打官司写个诉状,都还要使用英语才行。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今日之局面,是明清以来的积弱积贫。什么儒家思想限制了科学的发展,什么皇帝独裁妨碍了民主和法制,于是乎,有人叫嚣打倒孔家店,有人呼吁摒弃一切旧传统。似乎今天中国的贫弱,都是因为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好,只要丢掉这些陈旧糟粕,中国就能一下子变成大国强国。

    真是这样吗?

    一个人受穷受苦,该不该埋怨爹娘没本事?一个国家贫弱不堪,该不该怨老祖宗遗祸子孙?

    要我说啊,就该咱们自己奋发向上,让国家变得强大起来。免得再过几十年,咱们的子孙后代说,看吧,就是上一代的那帮人,把国家祸害成这样,让咱们还在继续当弱国之民!”

    周赫煊的语气越来越激昂,没有学生再发出杂音,都全神贯注的看着他。

    周赫煊继续说:

    “有人又会问,为什么中国这么弱,总是遭受洋人欺压?我的回答是,原因很多,但绝不是因为咱们中国人笨,也绝不是咱们中国人低等。

    但很可惜,现实当中持这个观点的大有人在。他们一见到洋人就低头,根本不能挺直了腰杆,打从心里高看洋人一等,好像白人就是上等人,而黄种人则是天生的下等人。

    咱们中国以前也阔气过,汉朝、唐朝的盛世我就不说了,大家肯定是知道的。即便是懦弱的宋朝,宋人也自诩为上国子民,打心眼儿看不起辽人、金人和西夏人。

    我们首先要从精神上自立自强,不要认为中国人比不上西方人。我们要卯足一股劲,努力的迎头赶上,而不是整天自怨自艾。

    或许有人觉得国家差距太大,中国花一百年时间都追赶不上美国、英国。我是不同意这种看法的,我坚信中国必定会复兴,必定再次崛起,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美国如今正在闹经济?;?,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旧金山……这些大城市的街头上,每天都要饿死几百人。绝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信口开河,整个1930年,美国饿死的人口肯定在10万人以上。

    美国的经济?;?,已经波及到欧洲和日本。德国、英国尤其惨烈,按照德国现在的状况,肯定要靠打仗才能转嫁?;?,日本同样如此。我敢预言,十年之内,德国必然进攻法国,而日本则要入侵中国。那时就是世界大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中国来说是难以躲避的?;?。危险,亡国灭种的危险,同样也是一次浴火重生的涅槃。只要中国能熬过去,就能抓住机遇再度复兴!

    我与诸君,都会亲眼见证中国的崛起,也必须为中国的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周赫煊的话越说越远,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听得目瞪口呆。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什么鬼?

    隐隐中,众人又感觉有些兴奋。如果真如周赫煊所说的那样,中国抓住这次历史机遇,或许真的能够强大起来。

    接下来的话,周赫煊几乎是吼出来的:“做为学生,你们要做的,就是努力学习。学工科的,以后要在大战中为中国制造机器、制造武器;学理科的,不管是物理还是化学,都是国家强大复兴的基石;学法律的、学外交的,你们的担子也很重,中国打完胜仗以后,还需要靠你们在国际法庭上审判敌国战犯!学农业、医学的,你们要负责发展国计民生!学师范的、学文学的、学历史的,你们要……所有的人,都要拧成一条绳,让我们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

    不知谁先喊起来,就像可以传染一样,整个操场上空顿时飘荡着热烈的口号。

    傅东华是个搞翻译的,他受商务印刷馆所托,专门从上海跑来南京,找周赫煊联系《泰坦尼克号》的翻译出版工作。

    此时此刻,听到周赫煊的演讲,傅东华莫名的热血沸腾起来。他高举拳头,跟周围的学生一起大呼:“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

    周赫煊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缓缓说道:“同学们,我不是在瞎猜,更不是胡说八道。如果你们认识留学日本的朋友,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日本现在的经济有多糟糕,日本民间的军国主义思想有多泛滥,他们已经在明目张胆的做宣传,叫嚣着要武力征服中国了。在中国复兴崛起之前,必须面临血与火的洗礼考验。甲午战争,中国已经败了一次,接下来的战胜,中国不能再败了。诸君切记!撑过去,中国只要能撑过去,前面就是一条光明广阔的康庄大道!”

    周赫煊深深鞠躬,提着铁皮筒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