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语言文字学会筹建讨论会议,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举行。包括赵元任、钱玄同、王国维、吴稚晖、黎洪熙、陈懋治、沈兼士、黄侃等诸多语言文字学家,都受邀来此,共同讨论汉语汉字的发展问题。

    会议是由教育部主导的,标准国语拼音表(罗马字拼音)已经制定出来,马上就要最终确定,然后向全社会公开?;嵋榈囊樘庵饕辛降悖阂皇谴蠹医吡ν乒惚曜脊?,二是商讨汉字简化问题。

    推广标准国语大家都没有异议,毕竟方言太多不利于交流,但在汉字简化问题上,大家争论得格外激烈。大致分为三派:一派比较守旧,认为繁体字不需要改动;一派主张改革,要求推广简化字;最后一派则无比激进,认为应该废除汉字,改用拉丁字书写。

    废除汉字派由于比较扯淡,毫无操作性可言,他们提出的方案很快就被排除。

    剩下的便是繁体派和简体派之争了……

    钱玄同拿出一叠稿子说:“这是我五年前制定的《第一批简字表》,共收录2000多个简化字。这些简字并非我生造的,都是取自已有古籍,在推广上并没有什么难度。我认为,汉字必须简化,这才有利于印刷、出版、学习和传播。不但如此,我认为教育部应该出台文件,倡导使用新式标点、阿拉伯数字、公元纪年法、汉字横行书写。比如许多报刊,就还在采用竖行书写方式,这是很不方便的,也给大众做出了错误示范。我建议,政府应该下令,所有报刊必须横排印刷!”

    蒋梦麟前段时间卸任了教育部长一职,这个职务暂时处于空缺状态。教育部副部长段锡朋说:“关于推广新式标点和横排书写这些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简化字嘛,我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但能不能获得教育部通过,必须召开教育部大会才能决定。我们今天讨论的主要问题,是标准国语和汉字的推广,以及筹建中国语言文字学会。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畅所欲言?!?br />
    赵元任举手道:“推广标准国语,我认为要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是广播,广播听众人数众多,但播音员的国语发音却很有问题。就拿中央广播电台来说,这是中央政府的直属电台,但国语说得依旧很糟糕?!?br />
    段锡朋点头道:“我会跟中央电台沟通联系,赵教授请继续?!?br />
    赵元任又说道:“第二就是唱片,教育部可以录制国语唱片,用标准国语朗诵诗歌、散文和小说。这些唱片应由教育部采购,下发到各所大学和中学。也可以提供给电台,在广播里播出?;箍梢栽谑忻嫔舷?,供那些有心学习国语的人购买?!?br />
    “嗯,好主意,”段锡朋笑道,他扭头看着周赫煊,“周先生一直不说话,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周赫煊是懒得说话,有赵元任、钱玄同这些语言文字学家在场,他根本不用表达自己的观点。

    至于推广现代汉语拼音,周赫煊连想都没想过。钱玄同、吴稚晖那帮人忙活了十多年,南京政府又组织人力物力两年多,终于搞出罗马字拼音方案和字典,怎么可能推翻弃用?

    特别是《国音字典》,那可是“国党四老”之一吴稚晖亲自编写的,全部采用罗马字拼音。如果有谁敢提议另行使用别的拼音方案,估计吴稚晖会气得跳起来——他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见教育部副部长点名,周赫煊笑道:“那我就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吧,我支持推广标准国语,也支持推行简化汉字。在国语推广上,赵教授说得很有道理,我只补充一点,除了广播和唱片,还可以利用电影?!?br />
    “电影?”段锡朋不解道,“现在中国的电影都是默片,根本不发声的啊?!?br />
    周赫煊说:“中国的第一部有声电影已经制作完毕,可能再过半个月就能上映,今后的有声片会越来越多。教育部可以联合出版部门制定条例,中国有声电影必须使用国语,方言电影一律不得上映?!?br />
    “可以,我会注意的?!倍挝蟮阃匪?。

    接下来,众人又开始讨论中国语言文字学会的章程构架,说着说着,不知怎么又转到简繁体之争上。

    “汉字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文字,繁体汉字是正统,一旦简化就成了残体字,我反对简化汉字?!被瀑┨燃峋龅?。

    钱玄同道:“简体字古已有之,唐宋时代就有,到了民国反而倒退了?”

    考试院长戴季陶猛拍桌子:“谁要简化汉字,我把他给简化了!汉字就是繁体字,繁体字就是汉字,一笔一划都不能少!”

    吴稚晖哈哈大笑:“你们就别争了,要我看啊,还是直接废除汉字方便?!?br />
    得,一群神仙打架。

    黄侃就不说了,疯子一个,逮谁咬谁,但他在这个会议上就是个小角色。

    可怕的是戴季陶和吴稚晖两人,都是??甑氖σ悄?,然而他们的观点刚好相反。

    戴季陶主张保留繁体字,历史上??暝?0年代推行简化字,戴季陶反对得最凶,甚至三个月不不参加国党会议,硬生生逼得??耆∠蛱遄滞乒慵苹?。

    吴稚晖更加激进,号召废除汉字,让汉语拉丁字化。这家伙也是个疯子,外号“疯狗师爷”,他发起火来连自己都骂。

    由于不满??昱懦旒旱淖龇?,吴稚晖大白天打灯笼去见???。??晡仕骸爸申凸?,大白天开会你打个灯笼干什么?”吴稚晖学着宁波腔说:“娘希匹,这里太黑暗,太黑暗了!”

    去年??臧萃形庵申脱肜罴蒙?,结果李济深一来南京,直接被??昕垩?。吴稚晖气得直跺脚,让卫队长转告??辏骸澳闶擎唬ê托常┳友?!”??曜ǔ倘グ莘梦庵申?,吴稚晖推开窗户大喊:“吴稚晖不在家!”

    现在两个脾气大的人闹起来了,戴季陶分毫不让地说:“姓吴的,你要废除汉字,你就是数典忘祖!”

    “你还抱残守缺呢,你家的夜壶怎么不一直用旧的?30年老夜壶的陈酿最香!”吴稚晖嬉笑怒骂。

    钱玄同头疼道:“各退一步,各退一步。废除汉字太麻烦了,政府公文、报刊杂志、科学书籍全都要废掉,得不偿失。但繁体字确实又不利于传播,咱们先一步步来,最好的方法就是推行简化字?!彼底?,钱玄同对周赫煊道,“周先生,你来讲两句!”

    “怎么又扯上我了?”周赫煊狂汗。

    钱玄同道:“我听人说,周先生写文章的手稿,在清华讲课用的讲义,全都是简化字。你来讲讲自己使用简化字的心得吧?!?br />
    “我啊,”周赫煊笑道,“我用简化字也就图个方便,目前暂时还没谁有阅读障碍,连蒙带猜都能认识?!?br />
    戴季陶拍桌子说:“政府公文、法律条款也要靠连蒙带猜吗?”

    周赫煊翻翻白眼,懒得再废话。??晗铝钔菩屑蚧?,都要被戴季陶怼回去,更何况他一介白身。

    这次关于汉字发展的讨论,显然是不可能有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