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推开窗户,居高临下的远眺着望平街(后世山东中路)。这条短短的街道整天都活跃着,从黎明四更天,一直嘈杂到夜晚,街上不论男女老幼,全是贩卖报纸的人。

    这里是上海的报馆汇集地,报纸价格相对便宜一些,有人专程步行来此地买报,也有许多报童在这里进货。特别是每天黎明时分,《申报》和《新闻报》出版时,那简直就像是一道道洪流,掠过望平街,朝附近的几条街道宣泄而去。

    “上海的报业真是繁荣?!敝芎侦硬唤锌?。

    史量才走到周赫煊身边,望着下面的街景,笑道:“都是一点点发展起来的。十八年前,我接手《申报》的时候,望平街还比较偏僻,再往外甚至是一片荒地?!?br />
    周赫煊惨然一笑:“史老板,我突然想起黄远生和邵飘萍,搞报纸的人不容易啊?!?br />
    “是不容易,两位皆是中国报人的脊梁?!笔妨坎鸥锌?。

    黄远生死于袁世凯统治时期,他是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的,为了躲避北洋政府追捕而逃亡美国,结果搞出更大的误会。

    黄远生的英文名叫Yuan-Yung Huang(黄远庸),在美国报纸报道后,被误认为是袁世凯的亲信族人(远、袁同音),且专程到美国帮袁世凯鼓吹称帝的。

    于是黄远生死了,死于革命党暗杀。暗杀令来自于孙中山,后来的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林森负责指挥。

    杀完以后才发现杀错了,革命党杀了革命党,顺手就把脏水泼到袁世凯身上。

    以至于现在主流看法都认为是袁世凯杀了黄远生,黄远生也被称为“中国第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记者”,成为民国时期无数报人的楷模。即便到了21世纪,新中国的新闻专业教科书上,也还在采用袁世凯暗杀黄远生的说法。

    周赫煊当然不会帮袁世凯伸冤,主使者孙中山如今是国父,指挥者林森也是国党要员,他们杀人主要出自误会。而且黄远生如果不远走美国,留在国内多半会遭袁世凯毒手,至少也要被捕下狱。

    但不可否认,黄远生的死属于标杆,犹如一座丰碑立在民国报界,激励着无数民国报人为民主自由而抗争。

    黄远生死于“袁世凯”之手,邵飘萍死于张作霖之手,史量才即将死于??曛?。似乎无论哪个独裁者掌握大权,都有报人要为此“献祭”,民国从不缺铁骨铮铮、敢说实话的报人。

    周赫煊说:“中国报人必须要有自己的组织?!?br />
    “周先生有章程了吗?”史量才问道。

    周赫煊拿出一份稿件说:“史先生请看,如有疏漏之处,还能斧正?!?br />
    史量才接过来细细阅读,只见这份策划书非常完善,上面有“中国报业协会宣言”、“中国报业公会简章”等细目。

    最让史量才感到认可的是,周赫煊还给报纸下了定义,并总结出一份“行业操守”:

    “报纸有四大属性,

    第一:政治属性。报纸是政治的工具,这是一个基本的新闻学原理。但是,不管是哪个党派的报纸,都应遵循最基本的原则,即不得卖国,不得出卖人民利益,否则即为国贼。

    第二,新闻属性。报纸是新闻传播的载体,这是报纸最根本的价值。新闻报道当以事实为主,不得歪曲报道,不得胡乱捏造,此为全体报人之职业操守。

    第三,文化属性。报纸是文化传播的载体,是提高国民素质、增长国民眼界的利器。报纸不应违反社会道德,不应宣扬负面低级之观点,不应鼓吹恶俗荒淫之风气。

    第四,商品属性。报纸也是商品,商品天然追逐利益。然则,报纸不应见利忘义,不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也不应为了广告费,胡乱刊登虚假广告。

    报人之职业操守可归纳为十二字:不卖国、讲真话、守道德、义为先?!?br />
    史量才忍不住赞叹道:“周先生高见,你归纳的报纸四大属性,概括了报纸应有的全部特征。因此而衍生出的报人职业操守,也当做为全体报人的行业准则,周先生真乃报界第一理论家?!?br />
    周赫煊说:“我会让人联络北方地区的报纸,南方就要拜托史先生了,咱们一起携手,共襄盛举!”

    “哈哈哈,有幸参与盛会,史某荣幸之至?!笔妨坎糯笮Φ?。

    第二天,《申报》、《新闻报》和《大公报》同时发布信息,呼吁报界同仁联合创立“中国报业协会”,并刊发了周赫煊对报纸四大属性的定义,以及报人的“十二字职业操守”。

    由于三大报纸影响力极大,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反响,文化名人纷纷对此表示支持?!冻勘ā?、《新天津报》、《益世报》、《东方日报》、《东北日报》、《华西日报》、《晋阳日报》等全国各地报纸,也陆续发表社论响应,大家约定在元旦期间齐聚上海,共同讨论“中国报业协会”的筹建事宜。

    行业公会这玩意儿,其实就是个利益集合体,一是对内维持行业秩序,二是对外?;ば幸道?。

    就像商人组织商会一样,有了实力才能抵抗洋人和政府,受了委屈大家抱团搞事,即便是洋人和政府也不得不低头。

    这不,一直狂怼上海总商会的陈德征,前几天刚刚被??觐垦喝斫?,这是南京政府在向上海总商会服软。

    自晚清以来,中国的报馆便常常受到政府打压,现在有人发起筹建行业公会,立即就有无数报纸想要加入,无非是想壮大自身的实力。

    周赫煊和史量才没有想到的是,国党的各大机关报纸也想来掺和一脚,甚至是想控制这个即将组建的报业公会。

    周赫煊、史量才两人讨论之后,决定设立“双总部”,分别把报业协会的两个总部设在上海和天津。即便国党想要加入,也很难把手伸到北方去。

    国党想要利用报业协会控制报界,报界也可以利用地方势力抵抗国党。

    比如南京政府想要对付上海的报纸,山西、东北、两广的报纸完全可以站出来帮忙说话,这些都是??瓯蕹つ暗牡胤?。

    到那个时候,国党做事都得掂量着点,想要暗杀史量才也得多考虑考虑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