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年间,打麻将之风日盛,简直可以称为国粹。

    到20、30年代,无论家中、茶楼、饭店、赌场、妓院……各个地方都备有麻将,沉迷麻将者数不胜数。

    就像联手做鸦片生意一样,杜月笙、黄金荣和张啸林还联手开赌场,旧上海妓院兼赌场的店子至少有1500家,麻将属于主要赌博工具,上海乃是当时全球最大的麻将赌博中心。

    天津是继上海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工业城市、金融中心,也是继上海之后的第二大麻将赌博中心。

    但两地的赌博生态完全不同。

    上海的赌场主要由帮会和财团控制,天津则是混混和洋人勾结,主要客户为下野的政客、官僚、军阀、商人和中产阶级。

    尼古拉同志从苏联回国后,就曾两次建议??晗铝罱孤榻?,但未获得支持。有一次,尼古拉同志亲自带警卫队抓赌,结果查明主持赌局的是四位要员夫人,其中一个还是他手下专署秘书的老婆。

    据民国报纸记载,??晖持未舐狡诩?,曾亲自拨款在上海、福州开办麻将工厂,把麻将做为主要出口商品之一,行销日本、美国、欧洲等重要市场。南京政府的公派留学生中,有一半的人把教打麻将做为谋生副业,每小时收费10美元以上,也算是勤工俭学了吧。

    霞飞路虽然摩登时尚,舞厅、咖啡馆、电影院林立,但同样有许多中国元素,比如茶室和茶馆。

    何阿英提着手袋,照常来到租屋附近的茶室,已经有两个相熟的赌客在等候了。

    “哟,阿英姐,你今天来得早啊?!闭盘ψ糯蛘泻?,她是一位小商人的外室。

    “两个女儿都不在家,我吃了午饭也没事做?!焙伟⒂⒋邮执锬贸黾阜荼ㄖ?,就这么摊在牌桌上。

    旁边的刘太太阴阳怪气的说:“阿英姐也看报纸?你以前帮工做佣人,主人家难道还教识字?”

    何阿英脸上带着傲气微笑,把报纸翻到其中一版,露出周赫煊和阮玲玉跳舞的照片。她用指头敲着桌子说:“我当然不识字,所以想请你们帮忙看看,这报纸上好像有我女儿的文章?!?br />
    “你女儿又拍什么电影了?”刘太太捡起那份报纸,‘好心’劝道,“阿英姐,不是我说你。电影明星叫起来好听,其实也就是下九流的戏子,等年老色衰时可就难熬了。得趁正当红的时候,好好傍一个大款,为今后留条后路?!?br />
    张太太也说:“是啊,咱们女人家没别的本事,就看能不能嫁对人?!?br />
    何阿英面不改色地笑道:“倒也是,张太太你就嫁得好。对了,张家正房听说得病快死了,你是不是有机会扶正???”

    “呵呵?!闭盘尚α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外室,就算再死几个正妻,也轮不到她扶正的那天。

    “哟,姐们儿几个都来得早啊?!卑滋蝗蛔呓?,一身珠光宝气,在座的就数她最光鲜。

    白太太的老公不姓白,而是姓阿纳托利,一个流亡上海的白俄小贵族。阿纳托利在逃难途中与家人失散,后来娶了白太太做老婆,混得还不错,在霞飞路开了一家白俄餐厅。

    众人之所以称呼她为白太太,其实是带着讽刺的,白俄太太嘛。

    张太太搓着麻将说:“来来来,先撮几把!”

    何阿英笑道:“不急,先帮我读读报纸?!?br />
    刘太太无所谓地捧起报纸,念道:“昨日,上海市长张群先生举办舞会,邀请党政要员……”

    念着念着,刘太太就变得惊讶起来,猛地抬头问:“阿英姐,你女儿跟周先生好上了?”

    “什么好上了,你可别乱说,”何阿英得意无比的笑道,“我女儿是个求上进的,她每天都要去周公馆,跟着周先生学说标准的国语。他们两个只是好朋友,周先生还帮阿阮介绍了其他朋友,比如张学良张大帅,比如杨虎杨处长?;褂泻枚啻笕宋?,我都没听说过名字的?!?br />
    “嘶!”

    其他三个女人听得倒吸凉气,顿时看向何阿英的眼神都变了。

    张太太巴结道:“我就说阿阮不是一般人,那脸蛋、那身段,怎么也要找个大学者才般配。阿英姐,你后半辈子就等着享福吧,周先生可是一年捐十多万的大富豪啊?!?br />
    “何止是富豪,”刘太太说,“你不看周先生平时都跟什么人打交道?我听说啊,周先生还跟张大帅是拜把子兄弟,啧啧,整个北方都归张大帅管!”

    白太太笑道:“等阿阮跟周先生成了好事,恐怕阿英姐就看不上咱们姐妹了,也不会再来打5角钱的小麻将了?!?br />
    刘太太附和道:“就是啊,阿英姐以后可别忘了咱们。那句话怎么说来者,什么富贵……”

    “是苟富贵,勿相忘!”白太太的国文功底还不错。

    “对对对,苟富贵,勿相忘?!绷跆?。

    何阿英顿时不乐意了:“还狗富贵,你们骂我呢?”

    “哈哈哈哈!”几个太太轰然大笑。

    当天下午,何阿英输了十多块钱,但心情却格外舒爽。她提着手袋慢悠悠回家,买了好些肉食,洗菜时发现自己戴的银镯子已经变色发灰,顿觉该换镯子了,这种低档首饰配不上她的身份。

    不多时,女儿阮玲玉回家,闻到红烧肉的香味说:“妈,今天做好吃的呢?”

    “是啊,给你补补身子,明天我再去买只鸡给你熬汤?!焙伟⒂⒏祷笆?,完全是用讨好的语气。

    阮玲玉道:“明天我中午不回家吃饭?!?br />
    “跟周先生一起吃饭也好,还是阿阮有福气,”何阿英问,“今天跟周先生都玩了些什么?”

    阮玲玉说:“也没什么,就是跟着他一起学说国语。他还夸我学得快,已经把拼音基础都学完了?!?br />
    何阿英问:“就没做点其他什么?”

    “没有啊?!比盍嵊竦?。

    “唉,你得主动一些?!焙伟⒂⒂行┳偶?。

    阮玲玉顿时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实话,阮玲玉这些天过得很快乐,无忧无虑,什么糟心事都不用去想,她很喜欢这样的生活。而且她的名气也越来越大,隐隐有上海第一女星的势头,这让阮玲玉有些飘飘然。

    一直以来,中国影坛女星首推杨耐梅,接着便是胡蝶,阮玲玉总是被忽视。这跟性格和背景有关系,杨耐梅和胡蝶更会来事,而阮玲玉则没那么会讨好人。

    两年前,胡蝶、阮玲玉一起合作《白云塔》,做宣传时阮玲玉只能站在靠后的位置,而胡蝶则是中心焦点。她虽然不喜欢争,但被人压着也并不好受,现在总算熬出头了。

    第二天早晨,何阿英下楼取回几份报纸,笑嘻嘻地对女儿说:“阿阮你看,今天又有你的新闻,你可真是出大名了!”

    阮玲玉本来没当回事,可当看到《晶报》的新闻标题时,瞬间脸色变得煞白。

    那篇报道的关键词是:丫鬟出身、未婚同居、私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