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租界,海格路,周公馆。

    蔡元培抱着一大捆卷轴,高兴地喊道:“明诚,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好东西?!?br />
    “什么好东西?”周赫煊慢悠悠地走到客厅。

    蔡元培把卷轴放在桌上,展开一幅说:“这是蒋总司令的亲笔手书?!?br />
    周赫煊玩味地看着那幅字,只见上面写到——

    明诚仁兄雅正

    通士达人,腹饱万言

    ??辏ㄖ姓。?br />
    “蒋总司令好字?!敝芎侦有Φ?。

    ??甑氖榉ㄗ秩缙淙?,写得中中正正,有柳公权、欧阳询的神韵。特点是顿挫分明,结体有度,骨力雄健,章法严谨,只可惜中规中矩,太过刻板,灵气不足。

    蔡元培又拿出一副字说:“这是组庵兄(谭延闿)写的?!?br />
    谭延闿乃是南京政府的实权人物,北伐时期曾担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和行政院长,??旰退蚊懒浣峄橐彩撬又星O?。不过谭延闿两年前就患病了,现在已经基本不管事——再过两个月就要病死。

    谭延闿写的是——

    明诚先生正之

    为道敢言能日损,著书何似观心贤

    谭延闿(谭延闿印,组庵?。?br />
    周赫煊捧着谭延闿的这幅字爱不释手:“组庵先生写得真好,不愧是民国四大书法家!”

    如果给??甑拿首执?0分,那么谭延闿的字就能打95分。两相比较,高下立见,前者属于工艺品,后者则是艺术品。

    蔡元培又笑呵呵地说:“还有稚晖兄的?!?br />
    吴稚晖也是民国四大书法家之一,他写的是篆书——

    明诚先生雅属

    耳目宽则天地窄,争务短则日月长

    吴敬恒(稚晖?。?br />
    周赫煊喜滋滋地把吴稚晖的书法也收起来,又把其他卷轴逐一打开,大都是国党要员和南京、上海著名书法家的作品??上Ю锩婷挥杏谟胰蔚淖侄?,于右任是汪兆铭那边的,跟??昴虿坏揭桓龊?。

    “明诚,这些还符合心意吧?”蔡元培笑问。

    周赫煊挑挑眉,把书法卷轴又放回去:“无功不受禄,孑民先生你唱这出,让我胆战心惊??!说吧,有什么事儿?”

    蔡元培道:“如今战乱四起,百姓苦不堪言,国家再遭劫难。蒋总司令立志统一中国,为黎铭谋福利,为华夏开太平……”

    “停停停,”周赫煊没等蔡元培说完,就打断道,“战乱也是中央挑起的,冯玉祥被软禁时,只要蒋总司令别那么贪心,根本没有这场中原大战,你就别往他脸上贴金了,有什么事直说吧?!?br />
    蔡元培尴尬道:“蒋总司令希望周先生能够说服张汉卿,入关平息战乱,让国家早日得以太平?!?br />
    “我只是一介书生,可没那么大面子?!敝芎侦有Φ?。

    蔡元培说:“教育部已经决定,任命蒋兆贤为北大校长,八月底即可到北平赴任?!?br />
    周赫煊反问:“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教育部应该做的啊?!?br />
    蔡元培显然不是个好说客,有些理屈词穷,只能强调:“明诚,你也不想看到生灵涂炭吧,早一日结束战乱,老百姓也能早一日喘口气?!?br />
    周赫煊死盯着蔡元培问:“那些人真的有为老百姓考虑过?”

    蔡元培硬着头皮说:“不管有没有为百姓考虑,但早点打完仗,肯定对百姓有好处?!?br />
    周赫煊笑道:“现在好像是反蒋联军局势占优,想要早日结束战争,那也该帮阎锡山、冯玉祥他们啊?!?br />
    蔡元培急道:“若是中央军失败,那中国可就完了,必然再次陷入军阀混战局面。到时候汪兆铭控制着政党,阎锡山、冯玉祥控制军队,各地大小军阀又要分赃。汪兆铭为了掌控政府大权,必然勾连李宗仁等军阀向阎锡山发难。如今冯玉祥的西北军战力强悍,在战场上出力最大,可反蒋联军的盟主却是阎锡山。到时候根本不用汪兆铭挑拨,冯玉祥都会生出异心,西北军和晋军冲突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仗得打到什么年月?”

    “孑民先生,这些都是你的臆想,说不定中央军失败,蒋总司令下野后,新政府能够和平共处呢?”周赫煊笑道。

    “就汪兆铭的治国能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只会挑乱子,根本没有手段协调各方矛盾!”蔡元培疯狂贬低汪兆铭,接着又说,“西北军和晋军的矛盾难以解决,明诚你应该很清楚。冯玉祥在北伐时就出力甚多,所获甚少,受了大委屈。以阎锡山的老抠性格,他要是做了政府主席,必然也不会给冯玉祥太多好处,冯玉祥能忍吗?他的西北军,可是比阎锡山的晋军强悍得多!”

    周赫煊叹气道:“孑民先生,实话跟你说吧,我只是张汉卿的谋士,最后拿主意的仍是他自己?!?br />
    蔡元培见周赫煊口风松动,立即喜道:“只要明诚能帮忙说服张汉卿即可?!?br />
    周赫煊说:“仅凭一张嘴,是无法说服张汉卿的。你回去转告蒋总司令,他想获得东北军相助,必须做到两点:第一,巨额军费支持,东北如今财政困难,没有钱是绝对无法开拨的;第二,中央军必须在山东或者河南战场取得一些胜利,东北才好配合,否则张汉卿不会贸然行事?!?br />
    “我一定原话转告,告辞!”蔡元培拱手道。

    ……

    南京,憩庐。

    ??昝娲采匚剩骸爸苊鞒险嬲饷此??”

    蔡元培点头道:“确实如此?!?br />
    “你能不能看出来,他说这话时有多少把握?”??晡?。

    “他非常笃定,”蔡元培回忆道,“周明诚好像非常了解张汉卿,而且他也承认是张汉卿的谋士,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张汉卿的意见?!?br />
    ??甑愕阃?,把蔡元培送走后,又让亲信带着1000万元前往北戴河。

    中央政府的财政也捉襟见肘啊,最近用各省财政做抵押,发行了大量军用券,全都摊派给大大小小的商人。本来国党还想控制各地商会,现在为了获得商会的财力支持,都已经放弃了控制商会的计划。

    “周明诚啊,周明诚,”??晏鞠⒌?,“希望真的如你所说,张汉卿能够帮忙吧?!?br />
    如果张学良入关帮助反蒋联军的话,??瓿讼乱懊挥衅渌旆?。到时候不说各地老军阀怀有异心,中央军各派嫡系也会成为新军阀,中国百分之百会再度陷入军阀混战的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