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彤,本名完颜立童记,在后世网络上被称为“最美清朝格格”。

    周赫煊对于她的了解只有两点:

    第一,伪满洲国建立后,由于“皇帝”溥仪无法生育,因此日本人想让溥仪的兄弟溥杰娶日本妻子,好生下带有日本血统的“太子”,便于关东军对伪满洲国的控制。溥仪急忙招来亲信商议应对办法,决定抢先给溥杰找一个满族妻子,最终人选确定为王敏彤。

    第二,王敏彤与溥杰的婚约遭到日本人破坏,一直孤身独处活到新中国。这时王敏彤都快50岁了,突然疯狂倒追溥仪,在溥仪多番表示拒绝后,王敏彤居然找医院给她开“处女证明”。

    “小冬姐姐,这位先生是?”王敏彤好奇地看着周赫煊。

    孟小冬介绍道:“这是我丈夫周赫煊?!?br />
    王敏彤面色微变,轻轻地皱起眉头,似乎对周赫煊有些不满。

    另外两辆黄包车上,坐着她的母亲爱新觉罗·恒慧,以及她的妹妹王涵(完颜碧琳)。

    “无耻之徒。呸!”爱新觉罗·恒慧毫不掩饰对周赫煊的厌恶,一口痰吐在他的脚边。

    王敏彤似乎觉得母亲太过失礼,悄悄拉着恒慧的袖子说:“额娘,别这样?!?br />
    “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走!”恒慧拉着女儿朝自家大门走去,开锁后又回头对周赫煊说,“拐带皇后,挑拨皇妃离婚,你这逆贼该当诛灭九族,永世不得超生!”

    一家三母女很快消失在胡同里,留下周赫煊哭笑不得。他在遗老遗少们眼中,估计已经成为乱臣贼子的代表,爱新觉罗家族恨不得把他剥皮食肉。

    “煊哥……”孟小冬显得很尴尬,解释道,“她们家待人处事还挺不错的,就是思想比较陈旧?!?br />
    “没事?!敝芎侦有Φ?。

    清朝灭亡以后,大量底层满人转变很快,高高兴兴做中华民国的公民。但中上层的满人,尤其是满清贵族,却一直有着莫名的优越感,仍旧处处以贵族自居。

    就拿王敏彤来说吧,人家根本看不起汉人,甚至看不起普通满清贵族。她一辈子有过两次婚约,男方都姓爱新觉罗,晚年疯狂地倒追溥仪,也是因为溥仪头上罩着“皇帝”光环。

    周赫煊拉着孟小冬的手准备进院子,王敏彤突然又偷偷溜出来,低声说道:“小冬姐姐,我妈刚才说话不好听,你别介意啊?!?br />
    “没什么的?!泵闲《弈涡Φ?。

    王敏彤又奇怪地看着周赫煊:“婉容表姐真是被你拐跑的吗?”

    周赫煊说:“我并没有拐骗她,是她自愿离开溥仪?!?br />
    王敏彤盯着周赫煊又瞧了一阵,评价道:“却也有些气度不凡,难怪婉容表姐会跟你走?!?br />
    她话音刚落,院子里突然传来恒慧的喊声:“大姑娘,快回来!”

    “来啦,来啦,”王敏彤连忙往回跑,关门时小声喊道,“小冬姐姐,我改天来找你唱戏,别让我妈知道了?!?br />
    孟小冬笑道:“我周六和周末在北平?!?br />
    “那说好了?!蓖趺敉煽旃孛?,院子里传来恒慧的阵阵斥责声。

    倒是个很有趣的姑娘,除了择偶时看不起非皇族男子外,她平常表现得还比较正常。

    周赫煊和孟小冬走进25号院,刚进门就听岳母张云鹤说:“姑爷回来啦,晚饭还没做好,你稍等一会儿?!?br />
    “不急,您慢慢忙?!敝芎侦踊氐?。

    小舅子孟学科正在院子里练花枪,一杆花枪被他舞得虎虎生风,快步朝周赫煊冲来:“姐夫看招!”

    周赫煊连忙躲闪,孟学科提枪就往孙永振身上捅,这才是他的真正目标。

    孙永振侧身滑步向前,等孟学科招式用老后,顺势用胳膊夹住花枪,轻轻松松就把这杆枪夺过来。

    “没劲,不玩啦!”孟学科沮丧道。

    孙永振招手道:“学科少爷,额陪你过几招?!?br />
    “看我降龙十八掌,喝哈!”孟学科原地举掌狂拍空气,这小子看武侠小说已经看疯了。

    周赫煊不再理会小舅子,走进堂屋跟老丈人一起下象棋,优哉游哉地等着吃晚饭。

    晚上九点。

    周赫煊坐在院子正无聊赏月,突然外边响起敲门声。

    小姨子孟幼冬连忙跑去开门,问了几句便喊道:“姐夫,有位潘先生找你!”

    “请他进来吧?!敝芎侦佑Φ?。

    不多时,孟幼冬带着一个青年来到院中。此人理着寸头,身穿中山装,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朝气蓬勃的英武气质,他抱拳说道:“周先生好,我叫潘漠华。这么晚了冒昧拜访,还请原谅?!?br />
    “潘先生请坐,”周赫煊朝他微笑点头,又对小姨子说,“幼冬,去给潘先生沏杯茶来?!?br />
    但凡学过中国近现代文学史的人,都应该知道潘漠华,他是个诗人,湖畔诗社的代表人物,作品受到朱自清的高度评价。至于潘漠华的隐藏身份嘛,则是赤党,一生五次被捕,最后被国党特务用开水活活烫死,年仅32岁。

    周赫煊当然知道潘漠华的底细,他对孟小冬说:“小冬,我想跟潘先生单独聊聊?!?br />
    “我去帮爸爸准备明天演出的戏服?!泵闲《苤さ睦肟?。

    小姨子把茶端来,周赫煊笑道:“潘先生请用茶?!?br />
    “谢谢?!迸四阃肺⑿?。

    等到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周赫煊才问:“潘先生有什么事吗?”

    潘漠华道:“我也是北大的毕业生,一直很敬佩周先生对北大做出的贡献。我拜读过周先生的所有作品,仰慕之至,这次过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br />
    “请说?!敝芎侦拥?。

    潘漠华问:“在周先生看来,文学作品的最大价值是什么?”

    “文学作品无非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敝芎侦铀?。

    “周先生高见,”潘漠华刻意拍马屁道,“《神女》就兼具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不愧为荣获龚古尔文学奖的伟大作品。初读《神女》,我就被这部小说所蕴含的深刻思想所折服,它是对腐朽思想和封建社会的无情揭露,它可以唤醒无数的沉睡中的国民?!?br />
    周赫煊笑道:“过奖了?!?br />
    潘漠华又说:“新文化运动已经随北伐而结束,现在的中国文学界思想混乱,万马齐喑,死气沉沉。我觉得,应该掀起一次新的文学运动,纠正并领导作家们的创作,让文学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br />
    来了,来了……周赫煊头疼的想,他已经猜到潘漠华的来意。

    果然,潘漠华继续说:“两个多月前,一大批进步人士在上海成立了左翼作家联盟,鲁迅、矛盾、郭沫若、田汉等学者都已加入。周先生是中国文坛的领袖人物,何不一起共襄盛举?”

    “抱歉,我对这个组织不感兴趣?!敝芎侦又苯泳芫?。

    左联啊,太危险了!

    左翼作家联盟乃是赤党中央宣传部的直属领导团体,它贯穿了整个30年代的中国文坛,同时也遭到国党的残酷镇压。明年柔石、胡也频等作家,就要被国党秘密抓捕杀害,被人称为“左联五烈士”。

    刚开始,左联准备邀请鲁迅来当主席,鲁迅感觉太危险就拒绝了。但在反复思考后,鲁迅还是不顾个人安危,答应出席左联成立大会并发表演说,还担任了左联执行委员会委员。

    至于潘漠华,则是北方左联的主要筹建者之一,此时正在为成立左联北平支部而积极奔走。

    听到周赫煊拒绝加入,潘漠华显得十分愤慨,他说:“周先生,如今国党禁锢思想言论,真正有益于国家民族的文学作品难以发表,难道你就对此视而不见吗?我们左联的责任就是反对思想压迫,领导进步文学的创作,用积极向上的文艺作品唤醒国民,传播进步思想。这是抗争,也是革命!”

    周赫煊笑道:“你就不怕我向国党举报?”

    “我相信能写出《神女》、《狗官》的作者,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潘漠华死盯着周赫煊,“周先生如果真的倒行逆施,那就尽管去举报吧。我的头颅就在这里,随时可以拿去,我的血流干了,终将染红脚下这片大地!”

    周赫煊无奈叹息,面对慷慨激昂的潘漠华,他甚至有些自惭形秽。

    眼前这个热血爱国青年,几年之后就会牺牲,而且是被严刑拷打、折磨致死。

    周赫煊感觉自己的心在抽痛,他左思右想,决定效仿朱自清等人的做法,说道:“左联我不正式加入,但我答应参加你们的一些活动,并在进步刊物上匿名发表一些作品?!?br />
    “那也是可以的,”潘漠华大喜,激动地握着周赫煊的手说,“周先生,我就知道你有一颗爱国赤子之心?!?br />
    周赫煊回房拿出纸笔,写下一首诗交给潘漠华:“这首诗你拿去吧,算是我交给左联的第一份答卷?!?br />
    潘漠华低头阅读,只见这首诗的标题叫做——《我爱这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