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的话剧演出,渐渐从百老汇传播到美国其他城市,“You_jump,I_jump!”这句台词,似乎也成为人们表达忠贞爱情的标准语句。

    男主角演员安德鲁·波克,以及女主角演员琳达·摩尔曼,他们因最先出演这部话剧而名声大噪,一夜之间成为百老汇的大明星。

    荷兰剧院也赚得盆满钵满,丝毫不受大萧条环境的影响??上д庵智榭龀中涣硕嗑?,因为越来越多的剧院开始排演《泰坦尼克号》,各种山寨剧和山寨演员层出不穷。

    尤金·奥尼尔已经告不过来了,这种版权扯皮官司打起来很麻烦。而且许多剧院根本不用他的改编剧本,直接请人重新改编小说,在许多细节上都有差异。

    这且不说,还有许多剧院推出音乐剧版《泰坦尼克号》,萝丝和杰克在舞台上各种唱歌跳舞,如此表演形式居然大受欢迎。

    不管是话剧还是舞台剧,擅自改编小说的行为肯定属于侵权,麦克—劳尔图书公司作为版权拥有方,已经连续起诉了十多家剧院。但收效收微,因为以百老汇为首的美国剧院,一直都拥有着侵犯原著版权的传统。

    百老汇就是靠盗演英国舞台剧起家的!

    赖皮官司只能慢慢打,律师费就是一大笔。而且以美国现有的版权法律,在小说改编戏剧方面其实有漏洞,最终结果多半是双方妥协了事。

    面对《泰坦尼克号》在全美如火如荼的上演,《洛杉矶时报》不禁发出感慨:“1930年初的美国戏剧界,已经被中国人占领了,一个是梅兰芳,另一个是周赫煊?!?br />
    就在此时,哥伦比亚大学也在爆发着一场争论。

    每年三月底,来自全美各地的上百位评委,都将汇聚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各个学院,对包括新闻、文学、历史、音乐、戏剧在内的多个类型作品进行评审。并在四月初,筛选出各类别的3个提名作品,向终评委员会(普利策奖委员会)提交报告。

    哥伦比大大学文理学院,普利策奖委员会历史作品组的评委们,此刻已经吵起来。

    来自哈佛大学的历史学家安托万·琼斯拍着桌子说:“《枪炮、细菌与钢铁》这本书,严格来说根本不属于历史著作。就是算它是历史著作,也不属于专门研究美国历史的著作,它根本没资格入选普利策历史奖!”

    “我同意,初选评委们这是在渎职,他们把一部没有资格的作品选进了终评环节,”另一位历史学者说,“如果委员会坚持要对《枪炮、细菌和钢铁》投票的话,那么我决定退出终评委员会?!?br />
    威廉玛丽学院的校长泰勒·丹涅特说:“普利策历史奖只规定了,研究美国历史的作品就有资格入围?!肚古?、细菌与钢铁》虽然不是研究美国历史的专著,但它确实对美洲历史展开了讨论,其中观点对研究美洲历史具有重大突破意义。我支持初评委员会的评选结果!”

    安托万·琼斯讽刺道:“丹涅特教授,你在远东居住过多年,我知道你对中国人有好感。但请不要因为个人情绪,就破坏了普利策历史奖的权威性,这部作品是没有资格入围的!”

    泰勒·丹涅特说:“不论如何,我们必须尊重初评委员会的评选结果,下面进行投票表决吧?!?br />
    “很好,我决定退出终评委员会!”安托万·琼斯起身离开会议室。

    “我也退出!”

    “我也退出!”

    又有两个历史学家评委离开,剩下的四个评委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泰勒·丹涅特咒骂道:“该死的种族主义者!”

    七位终审评委就走了三位,终审投票环节根本无法进行,他们只能把情况上报普利策组委会。

    普利策组委会头疼不已,把七位评委再次请来协商。其中一人松口表示答应,剩下两人则坚决不同意,他们认为《枪炮、细菌与钢铁》根本没资格入选普利策奖。

    双方似乎都有理有据,协商最后变成吵架。

    普利策组委会见问题无法解决,最后只得无奈宣布:今年的普利策历史奖作废。

    这一决定并不新鲜,以前也曾出现过此类状况。比如前些年的普利策音乐奖,终评委员会坚决否定初评委员会的评选结果,在无法协调之下,最终只能宣布该年的普利策音乐奖空缺。

    不过普利策历史奖作废还是头一遭,周赫煊算是开了先河。

    四月底,正当《泰坦尼克号》剧场版大受追捧时,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对外宣布今年的20多个普利策奖获奖作品。历史类作品因故空缺,立即就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

    要知道,普利策新闻奖也是这时候评选的啊,全国最顶尖的记者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哥伦比亚大学,分分钟就了解到其中的原因。

    《华盛顿日报》在普利策奖公布获奖名单的第二天,就详细报道了此事:“普利策历史奖空缺尚属首次,据了解,有两位终评委员会成员坚决反对《枪炮、细菌与钢铁》获奖,最终导致了这一结果。威廉玛丽学院校长、著名历史学家丹涅特先生表示,《枪炮》遭到质疑简直无法理解,因为这是一部伟大的史学著作,对美洲历史研究具有突破性意义,它应该是最有资格荣获普利策历史奖的伟大作品?!?br />
    周赫煊的忠实拥护者、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伍德罗,专门写文章痛斥安托万,他说:“我今年的论文《美洲文明纵论》,受到了同行的广泛赞誉。但我想说的是,我的这篇论文,不过是对《枪炮、细菌与钢铁》中‘纵向大陆理论’进行延伸和阐述。周赫煊先生是位伟大的历史学者,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美洲史学研究方向,他是我的学术研究导师?!肚古凇芬皇槎悦乐蘩费芯坑凶胖卮笠庖?,它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最具突破性的历史著作之一。这样一部作品,居然被质疑没资格获得普利策历史奖。我想请问安托万先生,你真的是历史学者吗?你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安托万很快就在报纸上反驳,他坚决不承认种族歧视,只从普利策历史奖的评选规则展开辩论。

    美国历史学界很快掀起大讨论,大部分学者都支持周赫煊,但仍有一撮人对周赫煊狂喷,认为《枪炮》这本书纯粹哗众取宠,根本不属于真正的历史著作。

    这些反对者当中,也并非全都出于种族歧视,而是新旧史学观点的矛盾,他们不认可周赫煊提出的新史学观点。

    不止是在美国,此时的欧洲史学界也在论战,年鉴学派被传统史学家合力围剿,每天打笔仗打得不亦乐乎。

    史学革命也是革命,革命就要流血。

    德高望重的传统史学家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地位,如果学术上无法战胜,他们就会利用自己的名气和影响力,来对挑战者进行打压和攻击。

    更何况,传统的旧史学还未走到穷途末路,新史学也没有创造出完整体系,这场史学革命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成功的。

    即便是在中国,也有许多史学研究者对周赫煊提出质疑,完全属于纯粹的学术矛盾。

    中国已经有许多人开始对周赫煊的系列史学著作展开研究,这些人被称为“周氏学派”。受梁启超等人影响的属于“孔泰学派”,许多都德高望重。而还有新近几年回国的留学生,他们崇信“兰克学派”。

    孔泰学派已经渐渐没落,周氏学派和兰克学派则快速兴起,两派后来渐渐融合,为中国现代史学理论奠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