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喝着雨前龙井,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孙仲山闲聊,绝口不提李寿民和孙小姐的事情。

    不仅李寿民急坏了,孙仲山也感觉颇为诧异,这老狐狸终于忍不住问:“周先生,不知今日光临寒舍所为何事?”

    周赫煊放下茶杯笑道:“我是来跟孙老先生谈生意的?!?br />
    “谈生意?”孙仲山有些摸不清路数。

    而李寿民和孙经洵这对小情侣,则瞪大了眼睛看着周赫煊——说好的提亲呢?

    “对,就是谈生意?!敝芎侦铀?。

    孙仲山问:“什么生意?”

    周赫煊笑道:“孙老先生是开银行的,当然是关于银子的生意?!?br />
    孙仲山皱眉说:“哪样生意跟银子没关系?”

    周赫煊道:“美国白银?!?br />
    孙仲山顿时大惊,问道:“你有购买美国白银的路子?”

    周赫煊笑道:“我跟美国纽约州的州长是朋友,也是美国洪门的坐馆大爷,帮忙联系一下白银买卖并不难?!?br />
    “有多少货?”孙仲山迫不及待地问。

    也不能怪孙仲山失态,而是白银买卖太赚钱了。

    美国属于白银生产的超级大国,控制了全世界白银开采的66%和白银冶炼的77%,但白银在美国经济中并不占有重要地位。

    自1926年以来,国际银价就持续下跌。特别是从1928年至今,美国银价从每盎司58美分,已经下降到每盎司38美分,而且经济?;沟靡巯碌仆犯?。

    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银本位国家,银元价值受国际银价的影响并不大,这就使得白银买卖有暴利可图。这几年来,不断有人从美国大量买进白银,在增加中国白银储备的同时,也造成了国内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

    当然,美国白银生意不是谁都能做,只有通过国家外汇进口或者民间侨汇购买。

    孙仲山是开银行的,当然知道其中暴利,可惜他手里没有美国侨汇,只能望洋兴叹。

    周赫煊也是通过美国洪门,才了解到白银生意的好处,以前他懒得插手,现在正好借机跟孙仲山合伙玩几票。

    “每年10万斤白银,你看如何?”周赫煊笑问。

    孙仲山心动道:“数量倒是很可观,不过侨汇够吗?”

    周赫煊说:“我跟岳父在美国有工厂,一年二三十万美元的利润还是有的。而且生意越来越红火,明天说不定还能翻个番。我在美国股灾时也赚了些钱,别说10万斤白银,就算20万斤白银的侨汇我也拿得出来。我负责购买美国白银,你负责在中国接收并处理这些白银,利润怎么分可以细谈?!?br />
    “那就好,”孙仲山欣喜道,“周先生,这事咱们可要好好谋划谋划?!?br />
    “生意上的事不急,美国银价还在暴跌,说不定年底时购买更赚钱,”周赫煊转开话题,笑呵呵地说,“孙老先生,今天我来是做媒人的?!?br />
    孙仲山脸色阴晴不定,心里跟吃苍蝇一般难受。白银买卖谈得好好的,大笔银子在朝他招手,谁知周赫煊居然玩儿这套。

    可每年10万斤美国白银,利润实在太诱人了,孙仲山是真舍不得放弃。

    周赫煊趁机说:“孙老先生,这儿孙自有儿孙福。寿民兄弟也是满腹才华,虽然钱不多,但也绝不会让令嫒吃亏?;橐龃笫侣?,只要女儿感到幸福,还有什么可求的?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孙仲山脸色难堪道:“师生相恋,悖逆伦常,传出去不好听!”

    “哈哈,这都民国了,哪还有那么多讲究,”周赫煊苦劝道,“寿民兄和令嫒志趣相投,他们又是四川同乡,婚后生活肯定美满和谐。我拿人头作保,要是寿民兄敢辜负令嫒,任凭孙老先生处置!”

    孙仲山苦笑道:“我要你的人头有什么用?”

    周赫煊开解说:“孙老先生,年轻人思想进步,讲究婚姻自由,你想拦也拦不住啊。到时候令嫒再次离家出走怎么办?就算你告到法院,这官司也是打不赢的,私奔之事传出去更让人看笑话?!?br />
    孙小姐适时的插话说:“爸,你要不肯答应,我回头就私奔给你看!”

    “胡闹!”孙仲山厉声呵斥。

    知女莫若父,孙仲山很了解女儿的性格,私奔这种事还真干得出来。就像周赫煊说的那样,到时候打官司多半打不赢——有周赫煊帮忙嘛,而且还丢人现眼。

    孙仲山越想越头疼,虽然道理很明白,但他就是不愿把女儿嫁给穷小子。

    周赫煊突然玩损招,唉声叹气道:“孙老先生,实不相瞒,我这么着急的来提亲,也是没有办法啊。生米煮成了熟饭,令嫒已经怀有身孕,再拖下去等肚子大了,事情更不好办?!?br />
    “什么?”孙仲山惊得猛然站起。

    李寿民脸色诧异,疑惑地看向孙经洵。

    孙经洵反应很快,居然做出害羞的样子说:“爸,我确实有了?!?br />
    “你……你你你!”

    孙仲山惊怒之下,居然没有看破周赫煊的谎言,他浑身哆嗦地指着女儿,良久才跺脚道:“你干的好事!来人啊,快请医生来?!?br />
    周赫煊狂汗,这只老狐狸居然没有失去理智,还能想到先请医生来诊断。

    孙经洵惊慌地朝周赫煊眨眨眼,似乎在问他怎么办。

    周赫煊翻了翻白眼——凉拌。

    然而事情很快峰回路转,孙经洵叫人请来的医生,居然是周赫煊的老熟人丁国瑞……

    不管是孟小冬还是张乐怡怀孕,前几个月养胎都是请的丁国瑞出诊。而且在“废除中医案”,周赫煊的《大公报》,也是帮着丁国瑞说话的,两人的私交还算深厚。

    丁国瑞按着孙经洵的手腕把脉,正待说话,突然看到周赫煊在朝他挤眉弄眼。

    孙仲山问:“丁老,小女身体可好?”

    没等丁国瑞回答,孙经洵连忙提醒:“大夫,胎儿还稳定吧?”

    丁国瑞左右看看,忍着笑说:“平时注意些,不要剧烈运动,多补补身体,切忌晚睡,更不要大悲大喜?!?br />
    丁国瑞也是老滑头啊,他根本没有说怀孕的事,却句句往那边引导。就算以后出了岔子,也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孙仲山先入为主,顿时坚信女儿已经怀孕,浑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等把丁国瑞送走,孙仲山才痛心道:“罢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br />
    李寿民狂喜,恨不得把周赫煊摆在桌子上,当成神仙来拜。

    周赫煊也挺高兴的,既帮了朋友,还谈成一笔生意。

    每年10万斤白银的买卖,就算刨去运费等消耗,也有超过40万银元利润,银价继续下跌就赚得更多(看孙仲山如何投资分润)。这种生意必须跟开银行的合伙,单靠周赫煊是很难做成的。

    嗯,双赢,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