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寿民和郑证因两人,是在小孩儿出生第五天来探望的。李寿民买来些西洋参做礼物,郑证因经济条件要差些,只提着一篮子鸡蛋来。

    “生得好壮实,长大了一定孔武有力,是块练武的好胚子?!敝Vひ蛩?。

    李寿民开玩笑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武痴啊,明诚可不会让儿子去学武?!?br />
    “嘿嘿?!敝Vひ蚶趾堑男α诵?。

    周赫煊说:“学几套拳法,强身健体也是好的?!彼低暧治手Vひ?,“老郑跟施小姐进展如何???”

    郑证因不好意思地挠头道:“准备过阵子就结婚?!?br />
    “看来又有喜酒喝了?!崩钍倜裥Φ?。

    郑证因说:“我跟剑翘不准备大操大办,摆一桌酒席,请几个朋友即可?!?br />
    “那我就提前恭喜二位?!敝芎侦雍芪Vひ蚋械礁咝?。

    历史上的郑证因痴迷武艺,终身未娶,现在居然跟施剑翘走到一起,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很奇妙。只不过也有些隐患,以郑证因的性格,多半会帮施剑翘报仇,说不定哪天就跑去刺杀孙传芳了。

    孙传芳此时隐居在大连,正积极劝说张学良出兵反蒋,妄图借势东山再起。张宗昌如今也跑来浑水摸鱼,在日本人的帮助下,纠集鲁东残部在烟台登陆,想要再次霸占山东。

    如果周赫煊不杀褚玉璞的话,褚玉璞这时也会在山东搞事,闹得一方百姓民不聊生。

    中原大战虽然还没开打,但好多老军阀都坐不住了。甚至连隐居做寓公多年的段祺瑞,都在暗中积极联络,想要在纷繁的时局中趁乱而起。

    周赫煊真的无法想象,如果以??晡椎闹醒刖桨?,中国将会乱成什么样子。

    众人不由地聊起眼下时局,李寿民和郑证因都对??昶瓶诖舐?。这是如今北方的主流观点,大家认为??旯室馓羰?,让久经战乱、满目疮痍的北地再陷乱局,属于国家的罪人。

    李寿民感叹说:“只愿中国能早日和平,停止干戈?!?br />
    周赫煊瞟了眼摇篮里的儿子,突然灵光一闪,走过去抱起说:“是啊,停止干戈。你小子一出生就要打仗,不如就叫周武吧?!?br />
    周赫煊连儿子的表字都想好了,姓周名武,字止戈。以后如果再有个儿子,那就叫周文,字修业。

    “哈哈,周武好名字,以后说不定还要当将军?!敝Vひ蛐Φ?。

    “我可不想让他当将军,平平安安就好?!敝芎侦有ψ潘?。

    三人聊到中午,在周赫煊家里吃了饭,李寿民和郑证因便起身告辞。

    李寿民如今举家搬到了英租界,同样是租的房子,主要是方便上班,他的两个弟弟都在这边工作。

    离开三乐堂后,李寿民便坐着黄包车慢悠悠回家。他如今写《蜀山剑侠传》赚了不少稿费,经济状况比较充裕,而且电话局那边的工作也很悠闲,算是过得非常滋润了。

    周老夫人正在缝补衣裳,听到动静说:“老大回来啦?桌上有你的一封信?!?br />
    “妈,我给你带了些桂花糕?!崩钍倜裉嶙鸥獾憷吹娇吞?,抄起桌上的信件就拆阅起来。

    这封信是李寿民的女学生,同时也是他的女朋友孙小姐写来的。

    李寿民只读了几行便大惊,原来是前些天孙小姐22岁生日,李寿民画了一幅墨兰图相赠,并附带了一封情书。这封情书被孙小姐的父亲看到,顿时勃然大怒,狠狠训斥了孙小姐一番,并禁止二人再见面。

    孙小姐郁闷之下,带着1元钱车费离家出走,如今正住在天津妇女会。

    李寿民仔细看了看天津妇女会的地址,立即起身准备出门,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嗙嗙嗙”的砸门声。

    李寿民皱着眉头把门打开,却见外面站着几个华人巡捕,他没好气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你是不是李寿民?”一个华捕质问道。

    “是我?!崩钍倜袼?。

    “有人报案,说你拐带良家妇女,”华捕头子喝令道,“带走!”

    几个华捕不由分说,就架着李寿民往外拖。

    李寿民惊怒大喊:“这是诬陷,快放开我!”

    华捕头子笑道:“是不是诬陷,到了巡捕房慢慢说。老实点,别让我们兄弟难做?!?br />
    “快放开我儿!”周老夫人冲出来呵斥道。

    可根本没用,几个华捕已经拷住李寿民的双手,转眼就把他拖到屋外。

    李寿民回头对母亲喊道:“妈,去找明诚和观海,他们会救我的。我的书桌上有个电话薄,你给他们打电话!”

    李寿民口中的“观?!?,就是段祺瑞的侄子段茂澜,即是李寿民的上司,也是他的结拜兄弟。

    周赫煊和段茂澜,几乎是同时赶去英租界巡捕房。他报上名号后,立即被请进督查长的办公室,里面段茂澜正在骂娘。

    只见段茂澜拍桌子吼道:“人呢?快给老子放了,你他M的,连我段观海的兄弟都敢抓!”

    巡捕房督察长薛久春也不生气,笑呵呵地安抚道:“段局长息怒,有话慢慢说?!?br />
    周赫煊走进去问:“怎么回事?”

    “唉哟,周先生也来了,快请坐?!毖么毫ζ鹕碛?。

    段茂澜经常听李寿民提起周赫煊,他抱拳道:“周先生,久仰!我叫段茂澜?!?br />
    “段先生好,”周赫煊抱拳回礼,质问薛久春,“把事情说说吧?!?br />
    薛久春苦笑道:“两位先生,这事我真做不了主,是工部局那边下令抓人的?!?br />
    “寿民怎么惹到工部局了?”段茂澜诧异道。

    周赫煊问:“人在哪里?”

    薛久春说:“监狱?!?br />
    “岂有此理,”段茂澜气愤道,“你们抓人后不经审问盘查,居然直接投进监狱,这是违法的!”

    薛久春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啊,英国人发话了,兄弟只是奉命行事?!?br />
    段茂澜还要再骂,周赫煊拉着他说:“段兄,别在这里废话了,直接去英国领事馆要人?!?br />
    “对,去领事馆?!倍蚊奖镒排鸬?。

    薛久春狂汗,这尼玛,领事馆想去就去,他这个小小的督察长哪里惹得起,连忙赔笑亲自把二人送出巡捕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