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鲁迅和孙家兄弟四人,自东向西走到前门大街。

    鲁迅已经三年没回北平,他看着那些熟悉而陌生的街景,听摊贩高声吆喝着生意,不由感叹道:“北平还是那般热闹?!?br />
    “只是靠近车站的地方热闹而已,你再往城里走,就会发现各处都凋敝了许多,”周赫煊苦笑着摇头,“毕竟,这里已经不是中国的首都了,大量的机构和人员都搬去了南京?!?br />
    “可以想象?!甭逞傅?。

    初夏正是好天气,可北平的天空却是灰黄色。

    突然一阵大风刮来,飞沙走石,正准备说话的周赫煊含了满口沙子,连忙吐出:“啊呸!”

    “哈哈哈!”

    鲁迅大笑:“好久没闻过北平沙尘的呛鼻气味了?!?br />
    跟周赫煊印象中不同,他发现鲁迅很爱笑,并非时刻紧绷着脸。

    周赫煊掏出手绢,当其系在脑后,掩住口鼻说:“我理想中的中国政府,可以组织人力物力,在华北、西北和东北大量种树,培植出蔓延千里的人工防护林。届时,北平的沙尘暴将消失无踪,空气变得和南方一样洁净?!?br />
    鲁迅却不同意:“一点沙尘而已,何必小题大做,真有那般人力物力,不如用来改善民生?!?br />
    周赫煊指向北方,说道:“北平的沙尘,源于北方草原的沙漠化。如果不治理的话,沙漠面积会越来越大,或许有一天,连北平都要被沙漠覆盖。这不仅仅是呼吸几口沙子那么简单,更关乎着北方的农业经济,关乎北方无数牧民和农民的生计。就跟黄河泛滥一样,治理沙漠化和治理黄泛,都是政府应该做的基本事项。如果某一天,中央政府能有效治理沙漠和黄河,那么这个政府就是值得拥护的?!?br />
    鲁迅听了若有所思,他平时关心的是国民思想和政客作为,而周赫煊则更喜欢考虑实际问题。

    又行走一阵,来到前门大街中段,鲁迅指着家铺子说:“快中午了,你请我坐火车,我请你吃午饭?!?br />
    “好啊,”周赫煊开玩笑道,“我们这边是三个人,占大便宜了?!?br />
    鲁迅问:“这两位朋友,是你的随员吗?”

    周赫煊解释道:“保镖护卫,他们还救过我一命。前年军阀褚玉璞的弟弟暗杀我,这位永振兄弟帮我挡了一枪,差点就命中心脏?!?br />
    “却是义士?!甭逞冈薜?。

    孙永振挠头傻笑:“先生供额们吃饭,替先生挡枪是应该的?!?br />
    鲁迅一直觉得周赫煊很古怪,明明是个文人学者,却跟政客要员和军阀一样,出门随身带着两位保镖。明明跟某些军阀走得很近,一肚子的政治谋略,却始终不肯从政当官。

    不过民国的奇葩实在太多,不缺周赫煊一个,鲁迅也没太过多想。

    众人上楼,捡了个靠窗位置坐下,鲁迅说:“这里的豆汁儿味道很好……”

    “别,”周赫煊连忙打断,“我喝不惯那玩意儿,来一碗炸酱面即可?!?br />
    鲁迅只好点三碗炸酱面,给自己要了碗豆汁儿,再加一碟咸菜。他喝下一口,陶醉地说:“臭而香,还是那个味儿?!?br />
    周赫煊好笑道:“我这辈子,恐怕是喝不来豆汁儿了,一闻到味就想呕吐?!?br />
    “那你真是枉做直隶人,有机会我请你喝绍兴的黄酒?!甭逞附雷畔滩怂?。

    周赫煊笑道:“我更怀念金华的火腿,好些年没吃过了?!?br />
    “你似乎不喜欢跟人打笔仗,”鲁迅放下筷子道,“上次我写文章骂你,你都没骂回来,害得我一阵苦等,打好的腹稿都作了废?!?br />
    “哈哈,”周赫煊笑道,“我是懒得打笔仗,真说起来。我是实用主义者,不做无意义的事情。除非对我有实际好处,否则我根本不会浪费精神写骂人文章?!?br />
    “你倒是坦诚,”鲁迅说,“但如今的国人,有许多都在睡梦中,不骂大声点,是骂不醒的?!?br />
    周赫煊道:“该醒的自然会醒,醒不来的恐怕是在装睡,你永远也叫不醒一群装睡的人?!?br />
    “这句话说得好,”鲁迅点头道,“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珊薜氖?,这些装睡的人,还霸占着大屋,让真正醒来的人无立锥之地。周先生你敌视日本,但不可否认,日本人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他们的国民性是认真,把装睡的人直接抬出去扔了。我们的国民性是得过且过,对装睡的人视而不见?!?br />
    周赫煊咽下一口炸酱面,说道:“其实日本的情况,比中国更加糟糕。你可以去日本的乡村看看,那里的人,好多比中国农民过得更惨。日本的强大,是建立在剥削国民的基础上?!?br />
    鲁迅说:“如果剥削国民能够让中国强大,我第一个自愿被剥削??上е泄恼?,只会剥削国民让自己强大?!?br />
    周赫煊默然,竟无言以对。

    好半天周赫煊才说:“中国的聪明人太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有时候,我倒希望中国的蠢货多一些,那样劲才能往一处使。就像日本,他们的劲其实使错了方向,但并不影响他们的强大?!?br />
    “为什么说日本走错了方向?”鲁迅问。

    “日本的强大和繁荣是畸形的,”周赫煊详细解释道,“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的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特别是欧战后,日本工业产值成倍增长。工厂日夜开工,港口吞吐不息,生产、贸易、繁荣,是日本人对自己国家的普遍印象。与此同时,日本农村凋敝,农民食不果腹,卖儿卖女稀松平常。日本真的很强大吗?并不。日本国内一半以上的工厂,都是从事纺织业,其国内市场狭窄,严重依赖出口贸易。一旦国外市场发生动荡,日本经济立马就要崩溃。别的不说,如果全体中国人坚持半年不买日本纺织品,日本的那些资本家,十个里面就有四五个要破产?!?br />
    说句正经话,抵制日货在民国时是可行的,因为日货产品太过单一,而且严重依赖中国市场。

    鲁迅掏出香烟,递给周赫煊一支,自己划火柴点燃,吞云吐雾道:“你好像在《大国崛起》中预言,美国今年要爆发经济?;?,甚至影响全世界。如果真的这样,日本岂不就此崩溃?”

    “是的,日本经济绝对要崩溃,”周赫煊叼着烟说,“所以日本必然入侵中国,因为只有战争,才能转化国内矛盾,才能引开日本人民的视线?!?br />
    关东军入侵东北,制造九一八事变,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旅顺、大连的租借合同快到到期,二是日本国内经济崩了,必须用战争来转嫁矛盾。

    1929年经济?;⒑?,日本崩到什么程度?

    日本甚至出现许多“没有少女的村庄”,因为农民生活过不下去,只能送女儿出去当娼妓。

    《妇女》杂志曾有一篇报道:为度过荒年,贫穷的山形县小西国村,将397名少女卖给妓院,村内再也见不到少女的踪影。

    此报道震撼了整个日本,山形县官厅辩解说:外出的妇女确实是397人,但做娼妓的仅有109人。

    然而,山形县的风波未平,秋田县的玉米村、下乡村,雄胜郡的秋之宫村……等等村庄,也因大量少女沦为娼妓,而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到后来,“没有少女的村庄”已经不能引起关注,因为太司空常见了,大量村民举家自杀成为新的舆论热点。

    直至1935年,日本女性身高出现大倒退,平均身高仅为1米48,男性平均寿命降到44岁。甚至日本的许多城市妇女,也脱下西式上衣和裙子,改穿和服,只有这样才能遮掩自己骨瘦伶仃的小腿。

    日本侵略中国,并不仅仅是一撮好战分子叫嚣的,而是到了不打仗不行的地步。只有打仗,才能转化日本国内矛盾,利用军工企业运转,以及对外掠夺来挽救崩溃的经济。

    也别谈日本老百姓是无辜的,当时的每个日本人,都享受着侵略中国的战争红利,不打仗他们连饭都吃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