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

    从上海驶来的“丸山号”客轮,??吭诜泵θ饶值亩┞胪?。

    黄埔四期毕业生腾杰,走下踏板感受着异国的气息,在他身后还有29名黄埔毕业生。

    ??耆缃窕刮薹ㄍ耆刂乒?,因为派系太多太乱。比如改组派就专门跟他唱反调,元老派经常摆出老资格,西山派也偶尔不听话……

    为了掌控政治、经济和军事,??暝诟鞣矫嫒吲?。他最信任的就是黄埔学生,可惜这些学生太年轻,不管是能力还是资历都不够,需要镀金和历练才能委以重任。

    于是乎,包括腾杰在内的诸多黄埔优秀生,就此踏上了公派留学的道路。

    仅在1929年,就有三批共计90多名黄埔生,东渡日本留学,在早稻田、明大、陆大等高等学府深造。

    这些留学日本的黄埔生,未来将会创建一个声势浩大的秘密组织——蓝衣社,数年之间便跃升为国党三大派系之首。

    他们坚信:只有法西斯,才能救中国!

    可惜,这个最初由热血爱国青年组建的蓝衣社,最后变成??甑乃饺斯ぞ?,继而分化为三青团和军统。

    腾杰与其他黄埔学生作别后,跟好友肖赞育一起来到东京千代田的明治大学,迅速投身于艰苦勤奋的学业当中。

    既然是公派留学,那肯定不愁钱花。

    腾杰每月能领到120元津贴,不过他和肖赞育都很有自制力。他们每月生活费只花40元,剩下的钱都用来买书,每天的必修课就是到上野图书馆看书,连午餐也是在图书馆的地下室解决。

    这是一群纯粹的爱国青年,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报效国家。

    又有谁能料到,此时单纯而热血的腾杰,今后会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蓝衣社的创立者和第一代首领呢?

    事实上,腾杰他们思想的转变,主要还是受日本影响。

    1929年美国经济?;灿跋斓饺毡?,导致日本军国主义思潮泛滥,占领满蒙的呼声愈发高涨。以腾杰为首的黄埔留学生,在仇视日本的同时,又接受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变得更加激进疯狂。

    不过嘛,现在初到日本的腾杰,暂时还在努力读书当中。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晨,腾杰和肖赞育怀里揣着饭团(午餐),跑步来到上野图书馆。即便他们来得很早,可图书馆的座位还是被占满了,只能各自借书蹲在墙角。

    腾杰学以前学的是社会学,又在黄埔读了兵科,现在来日本主修经济学。他毫无经济学基础,又是半学期插班,只能靠自学来弥补不足。

    就在腾杰趴到地上,拿出笔记本记录读书心得时,突然有人用日语低声问道:“腾桑,能打扰一下吗?”

    腾杰抬头一看,认出那是同班的松下正男,当即笑道:“有什么事吗?”

    “腾桑,我想购买一本贵国学者周赫煊先生的《枪炮、细菌与钢铁》,可否帮忙购买?”松下正男九十度鞠躬说,“拜托了,它对我很重要?!?br />
    腾杰感觉莫名其妙,回答说:“这本书很有名吗?”

    “当然,你看看这个?!彼上抡心贸鲆徽疟ㄖ?。

    这是今天新出的《朝日新闻》,在文化版面中有个新闻,标题叫《征服欧洲的东方思想家》。文章说:如今的欧洲学术界,正在因一个中国人而疯狂,周赫煊先生的几部著作,已经被西方各所大学列为推荐书目。法国和德国的史学家、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更是以周赫煊先生为旗手,发起了一场学术革命运动。

    腾杰看了新闻大感惊讶,因为周赫煊在国内虽然名气很大,拥趸众多,但反对者数量同样很多,远没有达到学术泰斗的级别。

    万万没想到,周赫煊在欧洲学术界居然如此厉害,受到西方人的疯狂追捧。

    做为一个热血爱国青年,腾杰既感自豪,又觉得很羞愧。因为他只读过周赫煊的《大国崛起》,对其他作品并不熟悉。

    松下正男拿出几张皱巴巴的日圆道:“腾桑,这些是购书费,如果不够的话,我会努力补上。希望你能尽快写信给中国的朋友,帮忙寄来周先生的巨著?!?br />
    “日本这边没有卖吗?”腾杰问。

    松下正男解释道:“关于周先生的作品,日本出版商只发行了《大国崛起》和《菊与刀》。上野图书馆倒是有两套《枪炮、细菌与钢铁》,但借阅的人太多,只能碰运气才能借到?!?br />
    旁边的肖赞育突然说话,因为他读过《菊与刀》,笑问:“周先生可是很敌视日本的,你们居然看他的书?”

    松下正男面容严肃的说:“周先生是思想睿智的伟人,我曾拜读他的《菊与刀》。虽然那本书充满了对我国的敌视,但他对日本国民性的分析,令人叹为观止。不管立场如何,我是非常崇拜周先生的,恨不得追随左右,常得教诲?!?br />
    腾杰和肖赞育对视一眼,都觉得日本人思维奇葩。

    腾杰把钱收下,对松下正男说:“我会给国内写信的,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br />
    “拜托了!”松下正男再次鞠躬。

    直至中午,腾杰、肖赞育两人来到图书馆地下室,掏出冷冰冰的饭团和凉水,一边吃午饭一边继续看书学习。

    “嗝!”

    肖赞育噎了一下,把饭团硬生生吞下肚,喝完水感慨道:“没想到周先生在欧洲那么受尊重?!?br />
    腾杰笑着说:“传闻总司令也喜欢读周先生的书,大概是英雄相惜吧?!?br />
    “我读过《枪炮、细菌与钢铁》,特别是最后一章,实为振兴国家的思想利器,”肖赞育由衷赞叹道,“周先生认为,想要快速发展国力,必须实现一党专政、党内民主,避免不必要的内耗和纷争?!?br />
    腾杰说:“我也赞成,如今国党内部派系争斗太厉害,不管国家出台什么决策,全在内斗当中变了性质。长此以往,国家如何发展,民族何时才能崛起?”

    顺便一提,即将在日本泛滥的军国主义思想,真实名称叫做“天皇社会主义”。

    其大致内容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国家至上、阶级协调。在此意义上,只有超越于阶级的天皇,才能代表全民,实行不偏不倚的社会主义。只有万世罔替的天皇,才能兼顾过去和未来、融合心灵与物质,并代言东方的工业时代。

    包括腾杰在内的黄埔留学生,在吸收这一理念后,将天皇换成了英明领袖。而他们认为的英明领袖,便是???!

    腾杰和肖赞育讨论了一番周赫煊的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前者突然说:“如今在日中国留学生很多,政治派系也多,为了避免敌人渗透,不如我们组建一个‘黄埔东京同学会’。我们这个同学会,不仅仅是普通的学生团体,更要有自己鲜明的政治主张……”

    “我觉得周先生在《枪炮》一书中所阐述的政治理念就很好!”肖赞育打断道。

    蓝衣社的前身,黄埔东京同学会,就这么冒出来了。

    周赫煊万万猜不到,不仅欧洲学者把他的书当学术革命旗帜,就连日本军国主义和国党蓝衣社,也吸收了他的部分思想。

    只不过,全特么断章取义,扭曲了??!

    日本法西斯主义理论创立者北一辉,此刻就在读周赫煊的书。他吸收了《枪炮、细菌与钢铁》中的民族发展论,对自己之前的理论进行细微修改,正在策划着搞大事。

    思想绽放着光辉,同样也能带来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