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点,慢点!唉哟,我的傻闺女,你肚子越来越大,就别乱走了,好好躺在床上!”

    “妈,我没事的,整天躺床上多闷啊?!?br />
    “反正不准到处走!”

    “我又没出去,只在客厅走走?!?br />
    “……”

    大清早的,孟小冬母女俩就争论起来。

    周赫煊带着张乐怡、廖雅泉出门,临走之前笑道:“张姨,多走动走动不是坏事,整天躺着会憋出病来的?!?br />
    张云鹤说:“小周啊,我是过来人,这孕妇不能下地乱走,稍不注意都要动了胎气?!?br />
    周赫煊还想说一套西医理论,可想想还是算了,否则在家里也要爆发一场中西医之争。

    叮嘱了孟小冬几句,周赫煊便出门而去。

    如今家里已经买了三辆轿车,张乐怡坐车去电台,周赫煊和廖雅泉则前往报社。

    半路上周赫煊遇到桩奇事,只见一个洋人拖着黄包车,后面满大街人跟着他追。坐在黄包车上的另一个洋人,则大笑着用英语加油鼓劲:“快点,跑快点,乔治,你能行的?!?br />
    “加油,加油!”无数中国老百姓起哄大喊。

    拉车的洋人明显不经常锻炼,累得像条狗,吐着舌头疯狂奔跑。

    周赫煊感觉很稀奇,咋洋人也跑来拉黄包车了?他让司机减缓速度,逮到个街边看热闹的同胞问:“朋友,洋人在干嘛呢?”

    “哟,是周先生啊,”那人认出周赫煊,笑着解释道,“两个美国人在打赌,一个赌胡弗当总统,另一个赌那啥当总统,我记不住名字。反正赌胡弗的那个赢了,输的那个必须拉车绕租界跑一圈?!?br />
    周赫煊听了哭笑不得,美国佬真会玩啊。

    不过胡弗都就任总统了,美国的经济?;部斓搅?,大概还有半年时间吧。

    周赫煊来到报社,先看了几分报纸,然后拿出字帖开始临摹。

    练字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主要是字写得太丑了,周赫煊也不想一直这么糊弄下去。练字的同时,还能顺便练练繁体字,写文章总缺笔少划也不是个办法。

    到半上午时,廖雅泉突然来报告说:“周大哥,有个姓薛的先生找你?!?br />
    “姓薛的?”周赫煊想不起来是谁,说道,“让他进来吧?!?br />
    很快便进来个文质彬彬的青年,长得还有点小帅,抱拳道:“周先生,在下薛颠!”

    “你好,请坐,”周赫煊感觉对方的名字有点耳熟,问道,“不知薛先生有何贵干?”

    薛颠说:“天津国术馆4月1号正式成立,想请周先生做国术馆的名誉副馆长?!?br />
    “天津国术馆?”周赫煊瞬间想起薛颠是谁。

    后世有人把薛颠吹得神乎其神,都快变成陆地神仙了,周赫煊也略有耳闻。

    不过明显传言有假,不仅薛颠在天津国术馆的职务有错,就连他挑战傅剑秋的时间都有出入。

    而且天津有三家国术馆,最高级的是河北省国术馆,其次是天津市国术馆,薛颠所在的只是最低级的天津县国术馆,他在天津武术界的地位并不高。

    周赫煊有点想不通,笑道:“我又不会武艺,为什么请我当国术馆的荣誉副馆长?”

    薛颠道:“周先生的武侠小说传播甚广,为国术的普及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个副馆长你完全有资格胜任?!?br />
    周赫煊摆手道:“算了吧,多谢你的好意?!?br />
    “请不要推辞,”薛颠坚持道,“听说周先生有两位高手做护卫,不如请他们来跟我比试一场,周先生也可以检验一下我天津国术馆的实力?!?br />
    周赫煊狂汗,上门就要打架的,薛颠算第二个了,第一个是郑证因。

    至于薛颠为什么坚持请周赫煊做国术馆的荣誉副馆长,无非是想借他的名气而已。

    天津的三大国术馆总,河北省国术馆的馆长是商震(西北军将领),李景林、傅作义等人为董事,孙禄堂、于凤顺等人为顾问。只看这阵容就知道牛逼,而且有阎锡山在背后当靠山。

    天津市国术馆是国党元老派支持的,馆长是马良(后来做了汉奸),这个机构就不咋地了。

    如今天津县国术馆即将开张,薛颠虽只担任副馆长和教务主任,但却是国术馆的实际负责人,他的目标就是力压河北省国术馆。但名誉馆长曾廷毅乃天津警察局长,逼格没有商震高,馆长高志仁也只是河北省国术馆的董事,必须再找个名气很大的镇场子才行。

    于是薛颠找到了周赫煊,别的不说,只那几部武侠小说,就足够吸引武术爱好者了。

    见薛颠赖着不走,周赫煊也想知道传说的水分有多大,干脆把孙永浩和孙永振兄弟喊来,听到消息的郑证因也跑来凑热闹。

    众人来到报馆会客室,地方不大,但也不小。

    薛颠看起来有些文弱,不丁不八的站着,抱拳道:“薛颠,李氏形意拳第四代弟子,请赐教?!?br />
    孙永振呆了呆,尴尬地抱拳说:“师叔好?!?br />
    周赫煊:“……”

    这尼玛攀关系认亲呢?

    两人相对而立,薛颠从容笑道:“你是晚辈,你先出手吧?!?br />
    “得罪了?!彼镉勒窕耙舾章?,便猛地冲过去。

    就在孙永振即将出拳时,薛颠动了,像个猴子般快速移动,身形摇摆不定。

    孙永振顿时被晃得有些难受,他完全搞不清楚对方的进攻路线。只这刹那功夫,薛颠就已经扑过来,一肩顶在孙永振的胸口。

    胜负已分,实力碾压。

    薛颠的速度太快,快到孙永振毫无反应的时间。而且身法迷惑性超强,就像拳王阿里的蝴蝶步,时时刻刻都在动,让人搞不清他什么时候进攻,会怎么进攻。

    不愧是“疯魔”薛癫,鼎鼎有名的超级武痴,事实上他都没用出自己的成名绝技。

    孙永振当场懵逼,郑证因看得目瞪口呆。

    当然,这只是点到为止的友谊赛。真要拼命的话,以薛颠的干瘦身材,孙永振豁出命来说不定还有得打。

    孙永振毕竟是偷学的形意拳,没有领略到精髓。刚才薛颠以猴形身法移动,以蛇形招式进攻,让孙永振大为惊艳,忍不住说道:“师叔,能不能教我?”

    薛颠无比装逼地说:“跪下磕头吧?!?br />
    孙永振想都没想,噗通一声便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