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乐堂。

    初春阳光正好,怀孕七个月的孟小冬,正在女佣的搀扶下在花园散步。

    周赫煊坐在门口长椅上,问道:“进展如何了?”

    朱湘道:“招聘工作很顺利,初步筛选出24人……”

    “我是说贪污教育善款的案子?!敝芎侦涌嘈?。

    “富双全拒不承认贪污,但下面的普通员工已经招供了,天津地方法院决定4月初开庭审理?!敝煜嫠?。

    普通员工贪得不多,只能分点鸡零狗碎的小钱,他们自然痛快认罪。如果积极退还赃款的话,可能都不用坐牢,反而是几个主犯死咬牙不松口。

    朱湘不仅热血愤青,而且属于阴狠之人,居然不声不响的花四个月时间,把一些重要证据搜集到手,让富双全等人根本无法抵赖。

    周赫煊不想再谈这事儿,笑问:“听说尊夫人快生产了?”

    “是快足月了?!敝煜嫠灯鹫飧?,脸上终于露出微笑。

    周赫煊说:“等孩子出生,我可要做干爹啊?!?br />
    “哈哈哈,没问题?!敝煜娲笮Σ恢?。

    事实上,朱湘并不爱自己的妻子,因为属于包办婚姻。

    浪漫诗人嘛,心里多少都有对爱情的向往,总觉得包办婚姻毁了自己的一生幸福。

    历史上朱湘混得很惨,但他的妻子刘霓君始终不离不弃,甚至在朱湘最落魄的时候,在纱厂做女工养活全家,慢慢的把朱湘给感动了。

    后来朱湘留学美国,两年内给妻子写了106封情书,相当于一个星期写一封,可见两人感情还是不错的。

    只可惜,朱湘由于生活事业双双受挫,精神出现问题,性格变得越来越狂躁。到最后整天疑神疑鬼,颇有些被迫害妄想症的征兆,甚至怀疑妻子出轨,经常对妻子进行家暴。

    刘霓君实在无法忍受,主动提出离婚,破灭了朱湘最后一丝生的希望,怀揣着两本诗集跳水自杀。

    就现在的状况来看,朱湘的精神还比较正常,对妻子虽然冷淡,不过已经慢慢接受了。

    希望悲剧不要重演吧。

    朱湘突然说:“明诚,我想去美国留学?!?br />
    “那你老婆孩子怎么办?”周赫煊实在没想到,朱湘又要跟历史上一样去留学。

    朱湘说:“再等半年吧,到时候孩子差不多半岁了,基金会那边也走上正轨,安排好一切我就去美国?!?br />
    周赫煊问:“需要帮忙吗?”

    “不用,我申请了庚款资助,又有朋友帮忙,留学暂时不差钱,”朱湘说,“只是霓君和孩子,要摆脱明诚兄多多照应?!?br />
    周赫煊笑道:“我都说做干爹了,能不管吗?”

    朱湘抱拳道:“多谢了?!?br />
    唉,不管是李寿民、朱湘,还是沈从文,都是有追求和抱负的青年。

    走就走吧,周赫煊也没想过把他们拴在报社。

    顺便说一下李寿民,此君的《蜀山剑侠传》如今火遍北方数省,甚至在南方也小有名气。他还跟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段祺瑞的侄子段茂澜拜了靶子,并且深受傅作义的信任,混的是春风得意。

    段茂澜最近出任天津电话局长,邀请李寿民过去当秘书,李寿民满口就答应了。因为傅作义的秘书太多,李寿民整天没啥事干,去电话局那边则能办些实事。

    李寿民也是有官瘾的,他做梦都想在官场有所作为。但他又不喜欢依靠裙带关系上位,只想凭自己的能力,这就有些难搞了。

    当初张作霖威风的时候,周赫煊找张学良求求情,便能帮李寿民安排个好差事,但李寿民却不屑于此。

    一身傲骨是好事,但如果没有背景,那就很难在官场混得好。

    周赫煊跟朱湘正聊着,突然佣人过来禀报说:“先生,丁大夫来了?!?br />
    周赫煊连忙起身,快步过去迎接。

    只见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儿,蓄着花白胡子,拄着跟拐杖,背后跟着个背药箱的学徒,已经被佣人领着进来。

    “丁老先生赎罪,在下有失远迎!”周赫煊上前见礼道。

    老者捋胡子笑道:“周先生不必客气?!?br />
    这老头儿叫丁国瑞,乃天津中医领袖,天津医药研究会的创始人,擅长内科、妇科和儿科。

    晚清时西风东渐,什么都讲究“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包括中医也是如此。

    光绪年间,丁国瑞就号召引入西医的科学系统,又极力促成天津医药研究会成立。他依照西医的体系,在医药研究会总,将中医分为内科、妇科、幼科、咽喉口齿科、眼科、救急杂症科等科目。

    其中的稽古科,专门整理中医古籍,主张去芜存真。又有求新科,号召学习西医的长处,以及西医先进的制药方法。

    丁国瑞还在《大公报》等报纸上,写文章痛斥中医的弊病和乱象。比如中医的医和药缺乏联系沟通,比如中医经常乱开药方,比如药房的伙计大多不识字,比如不注重普及卫生观念等等。

    丁国瑞虽然是中医国手,但对西医也颇有研究,属于“中西医结合”的先驱式人物。

    以他在天津中医界的影响和地位,再加上年事已高,近年来很少亲自出诊。不过这老先生很佩服周赫煊的学识和品行,居然破例每个月来三乐堂,亲自给孟小冬做例行检查。

    张云鹤扶着女儿在客厅坐下,微笑道:“有劳丁大夫了?!?br />
    丁国瑞先是给孟小冬把脉,又拿出西医的听诊器,仔细检查胎儿的情况,随后取下听诊器说:“脉象平稳,胎儿活动正常,无需多虑?!?br />
    张云鹤说:“丁大夫,小冬已经怀孕七个月了,要不你开一副安胎药吧?!?br />
    丁国瑞摆手道:“是药三分毒,孕妇还是少服药为好。也别给孕妇吃太多大补之物,营养足够即可,西医在孕产方面还是很先进的。等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联系西医院了,有什么情况直接送去医院里?!?br />
    朱湘此时还没走,他听了这话,在周赫煊身边低声说道:“这个老中医倒不迂腐,还主动推荐西医?!?br />
    “要是所有中医都这么想,那就好了?!敝芎侦游弈蔚匦Φ?。

    自北洋政府以来,就禁止中医开设学校,各大学府也禁设中医科。四年前,中医界谋求将中医纳入学校体质,却因西医界的强烈反对而告吹。

    从此之后,中西医之争就从学术争论,转而成为意识形态之争。双方互相谩骂,不看对方的长处,只逮着缺点疯狂攻击。

    如今的西医也是很不完善的,许多疑难杂症的治疗效果,其实还不如中医,所以双方在论战中争得不相上下——可惜,大多数进步人士都支持西医、反对中医,导致中医在各方面遭受打压。

    丁国瑞给孟小冬做完检查后,又跟周赫煊聊起《大国崛起》。这位老先生思想先进,居然还有点国际眼光,一老一少聊得不亦乐乎。

    可就在第二天,南方突然传来个消息,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议,有人提出《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也即历史上有名的“废止中医案”。

    这一提案,除了卫生部次长和两个参事弃权外,其余委员全都投了赞成票,可以说是一致通过。

    中医界瞬间炸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