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小心,别挖了,下面有东西!”

    “这是件黑陶鬶,天啦,造型简直完美无缺?!?br />
    “这边还有,李教授,我发现一把石镰!”

    “……”

    考古队员已经疯狂了,仅仅两天时间,他们就发掘出各种上古文物100多件。特别是那些黑陶器,跟当下所有的已知陶器都风格迥异,属于全世界的首次发现。

    周赫煊蹲在旁边抽烟,乐呵呵地问邹怀平:“你们保安团多大规模了?”

    邹怀平如实回答道:“有保安团编制的3000人,另有上千人的红枪会众?!?br />
    “厉害??!”周赫煊赞叹道。他想不到自己的无心之举,居然真搞出个小军阀来,黄子明的实力已经可以在鲁中一带称王称霸了,毕竟这里属于三不管的权利真空。

    邹怀平说:“就是军饷难以筹集,团长跟地方士绅的关系越闹越僵了?!?br />
    周赫煊笑笑没接话,因为这实属必然结果。

    去年鲁中地区土匪肆虐、饥民遍地,商人和士绅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迫切希望有强势人物站出来安靖地方。所以当黄子明得到山东省主席的任命,暗中组建鲁中保安团时,这些有钱人非常踊跃的给钱给粮。

    按照正常做法,黄子明应该养寇自重,一边收拾小土匪,一边留着大土匪吓唬人,士绅们才能源源不断地支持他。

    可黄子明太耿辉了,他痛恨土匪,竟把附近的大小土匪全部灭掉。

    商人和地主老爷们一看,嘿,土匪都没了,我们也安全了,那还要保安团干啥?浪费粮食啊,干脆把保安团撤销算了。

    于是乎,黄子明的军饷就难以筹措了。他又狠不下心搞邪门歪道,坏事坚决不干,以至于现在越来越穷,手底下的兵连饭都吃不饱。

    乱世当中想要当军阀,那就得抛弃底线,正义和善良反而是阻碍。

    周赫煊苦笑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古今皆如此,让你们黄团长学坏点吧?!?br />
    邹怀平说:“那可不行,军师说,俺们是老百姓的队伍,要为老百姓做好事?!?br />
    “军师?”周赫煊听到这话,心头一个激灵。

    邹怀平道:“是啊,军师可厉害了,还教俺们认字儿,我都已经学会200多个字了?!?br />
    周赫煊问:“你们军师,还有没有讲过其他大道理?”

    “讲了好多道理,”邹怀平道,“军师说要打劣绅,开仓放粮,救济百姓??赏懦っ淮鹩?,俺觉得军师说得有道理,劣绅就该被抢?!?br />
    周赫煊极度怀疑,那个所谓的军师,多半就是我党人员。

    历史上,赤党在1927年就开始插手红枪会组织了,在山东建立起不少的早期武装。

    不过由于各种原因,这些武装长期跟组织失去联系,属于一盘散沙的状态。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后,延安才派来很多政工人员,将这些红枪会武装联合起来,为敌后抗日做出了巨大贡献。

    山东的敌后抗日游击队厉害到什么程度?

    最开始**的游击队还跟赤党游击队联合抗日,可打着打着,就调转枪口联合日军对付赤党游击队。??晟踔涟抵邢铝?,让打游击的**将领,宁肯投敌做伪军,也坚决不能投靠赤党。

    此时的山东省主席孙良诚当大汉奸,其实就是在按??甑乃悸沸惺?,当伪军当得心安理得。

    山东的赤党游击队,面临日军和**的双重打击,虽然损失极其惨重,但却越打越多、越战越勇,成为我党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

    周赫煊没有刨根问底,他不想牵扯进这种事里边,随便说了两句,便跑去看考古发掘了。

    中午,大家席地而坐。

    喝着冷开水,吃着杂粮窝头,一个个脸上却极为兴奋,彼此交流着各自的收获。

    李济高兴地说:“明诚啊,这次是个大发现,考古价值甚至不输于殷商甲骨文发掘?!?br />
    “那可恭喜了?!敝芎侦铀?。

    李济笑道:“应该同喜才对,你也是考古队中的一员?!?br />
    吴金鼎突然喊道:“老师,又有当兵的来了?!?br />
    不同吴金鼎提醒,周赫煊和李济也听得到,十多匹马狂奔而来,那声势可够大的。

    黄子明跳下马背,笑盈盈地走过来抱拳说:“周先生好,各位学问家好!”

    李济问道:“明诚,这位长官是?”

    周赫煊介绍道:“鲁中保安团团长黄子明?!?br />
    李济连忙说:“多谢黄团长帮忙,否则我们还不好开展考古工作?!?br />
    这话不假,如果没有黄子明出面安排,估计地主们都不愿意把地卖了给他们挖。

    “哪里哪里,”黄子明笑道,“如果没有周先生,就没有鲁中保安团,更没有我黄子明的今天。周先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要是不帮忙,那都没脸做人了!”

    黄子明这话说得够可以,李济惊讶地看着周赫煊,不知道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

    周赫煊笑着解释道:“我帮了黄团长一点小忙?!?br />
    “岂止是小忙,天大的忙!”黄子明立即强调,他招手说,“来人啦,把肉抬过来!”

    几个士兵从马背上取下布袋,每个袋子里都装着酱驴肉。

    黄子明不好意思地说:“诸位大学问家,你们来鲁中搞学术研究,那就是我的客人,应该好好招待才是。但我也穷,连兵都养不起。这些酱驴肉,还是前阵子病死的老驴,我一直没舍得吃,今天就送给诸位做见面礼了??杀鹣游艺饫裎锖岚?!”

    “黄团长仁义!”李济感慨地说。

    黄子明也不多留,抱拳道:“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此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一溜烟就骑着马消失??脊哦釉泵且槁鄯追祝?br />
    “这黄团长有意思啊,不像普通的军阀?!?br />
    “为人倒是不错,我听挖考古坑的农民说,黄团长专门做好事,治军严得很?!?br />
    “当真稀奇,军阀当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br />
    “那个黄团长见了周先生,就跟学生见老师一样,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说不定就是周先生的学生?!?br />
    “还是周先生厉害,把军阀也收拾得服服帖帖?!?br />
    “……”

    周赫煊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吃着酱驴肉满地瞎转悠,到处参观考古成果,趁人不注意顺手捡了块黑陶片做纪念。

    下午时分,雇佣来的农民们继续挖坑,挖着挖着突然有些吃力,还以为是挖到了岩石层。

    周赫煊就蹲在旁边看热闹,他眼尖地说:“这不会是挖到城墙了吧?”

    吴金鼎跳下去仔细查看,片刻之后,他突然扯嗓子狂叫:“古城墙,是史前文明的古城墙!”

    考古现场瞬间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