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没说话的虞洽卿,在比赛结束后突然拍手鼓掌:“真是个好机器??!”

    李书华笑着介绍道:“我们这种收割机还有个优点,那就是主体为木质结构。便于制造,成本低廉,适合大范围推广,中等家产的农民也能买得起?!?br />
    易培基哈哈笑道:“此物甚好,我会督促农矿部,将这种机器快速推广向全国农村?!?br />
    周赫煊说:“还需要商会帮忙支持?!?br />
    “虞某一定竭尽全力?!庇萸⑶淞⒓幢硖?。

    虞洽卿现在的身份是全国商会联合会副会长、上海总商会会长,他虽然自身不搞机械制造,但却可以帮忙联络全国的相关商人。

    商人代表当中,突然有个中年人说:“这种机器对农民帮助极大,我愿把它引进到沙县!”

    说话的正是沙县商会副会长黄尔康,此君跟虞洽卿一样,也是贫困学徒出身,靠自己一步步努力才发展起来。

    黄尔康去年开始涉足糖果生意,今年便来上??值辏ㄗ艿暝诟V荩?,明年甚至把分店开到了天津。周赫煊跑去请虞洽卿时,黄尔康顺便跟来看热闹。

    黄尔康做生意的信条便是重视穷人,去年有个小孩到他店里买白糖,而且只买一铜板的糖。店员嫌小孩买得太少,便说没有糖卖。

    黄尔康听到以后,立即叫住小孩,并把白糖卖给他。事后对店员说:“炎日当头,叫小孩来买一铜板的糖,定是家境贫寒且又有急用。你嫌一铜钱生意小,麻烦多,可见不会做生意。你还是另谋高就吧?!?br />
    于是黄尔康把店员辞退了,并且定了个店规:遇有穿草鞋进店的,店主应亲自送茶敬烟,以示亲切;遇有穿皮鞋进店的,则由学徒送茶敬烟,以尽礼貌。

    这是个厚道人。

    “赣州的生意我包了!”

    “别的地方我没法做主,我代表益阳订购500台收割机!”

    “安庆,我们安庆也要?!?br />
    “……”

    商人们纷纷许诺,这些人显然看到了收割机的价值,不想错过这个既能赚钱又可利民的好生意。

    不过嘛,也有些奸商死盯着机器细看,想要找木匠来仿制山寨品。

    这玩意儿主体为木质结构,非常容易仿造。也就脱粒器的疏密程度不好把握,太密了易卡住穗子,太疏了脱粒不干净。

    周赫煊笑着说:“先不急,咱们再来比一场?!?br />
    很快又找了两块差不多的稻田,这次长工已经熟悉机器,稻谷收割起来飞快。而那四个用传统方法的长工,由于已经连续工作一小时,体力稍微有点下降,稻谷收割速度还不如之前。

    最后通过计时测算,使用机器和传统方式收割效率比为2.8:1,也即是说一个人差不多能抵三个人的生产力。

    而且机器最大的优势就是省力,工作的时间越长,效果越能体现出来。

    传统的收割方式,农民必须一直挥膀子,连续工作一天下来,睡觉时两只手臂都酸痛难当,机器脱粒则要轻松得多。

    当天下午,周赫煊便跟商人们讨论合作细节。

    最后彼此协商后的结果是:商人负责生产和销售,每台机器售价的百分之一,抽出来做为专利使用费。专利使用期限为五年,过了年限便不再收费。

    百分之一的专利费非常低,但在民国时期已经难能可贵了。即便如此,估计也有商人虚报销售数量,从而逃避专利使用费。

    没办法啊,国情如此,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李书华对此非常满意,他觉得就算一分钱专利费不收,能够利国利民也是好的。

    不仅全国商会联合会同意合作,农矿部也答应帮忙推广。易培基甚至当场作出决定,奖励北大科研部500元,以嘉奖他们对民国农业发展的贡献。

    李书华和随行的北大科研部学生非常兴奋,同样兴奋的还有记者们。

    不仅《大公报》对此详细报道,就连《申报》和《新闻报》也不吝溢美之词。

    《申报》用了一整版刊登此消息:

    “著名学者周赫煊以和学术专著称道于世,然而他还是一个发明家?!苁夏谝隆缃穹缑抑泄?,该内衣正是由周赫煊先生发明改进……

    近日,由周先生主导设计、北大科研部参与设计并研发的‘人力收割机’,在金山的稻田中进行了检验。现场参观者众多,有农矿部长易培基、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

    当天安排了两场比试,初时由于长工对机器不熟,导致收割进度落后。然只用了两刻钟,机器便超过人力……第二场比试,更是以机器大获全胜而结束。通过科学之测量,该机器的工作效率是人力的三倍……

    西人以科学技术领先于世,现代发明层出不穷,蒸汽机更是开创了工业时代。而我国人没有发明精神吗?并非如此,古代四大发明皆出于中国,为人类社会和科学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今之人力收割机,亦证明此理,我国人拥有聪明才智,并不输于西人半分……

    据周赫煊先生介绍,此次发明的人力收割机,主要用于收获小麦和稻谷。因为中国南方多丘陵、河道,所以不适用大型机械。联合中国的特殊农业地理环境,以及中国基础工业不发达之现状,北大的人力收割机主体为木质,既轻便易行,又廉价易制。此机器可在西南大山中使用,又适用于江南水乡。传统木匠,亦可自行仿制,实为切合国情之伟大发明创造?!?br />
    由于上海报纸的竞相报道,其他报纸也纷纷转载,人力收割机的名气迅速打开。

    光吹牛是没用的,新闻照片再加上比试结果,对于普通读者而言印象更为直观。那1比3的生产效率,更是以科学数据来证明其优秀,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无数读者对此赞誉有加,但也有不屑一顾的。

    这些人认为,周赫煊跟北大发明的人力收割机,不过是西方联合收割机的简化版,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人家的联合收割机,方便快捷而且高大上,中国的这个破收割机还得用人力搬抬踩踏,尚属于传统农具的范畴。

    不管赞同还是反对,周氏收割机(也叫北大收割机)迅速普及开来。

    甚至有传统工匠开动脑筋,用竹片代替铁扣、麻绳代替皮带,仿制出“纯天然”的山寨品。整部机器拆开,浑身上下见不到任何铁的器,连一颗铁钉都没有,因为人家用的是卯榫结构。

    到30年代中期,人力收割机已经在中国农村遍地开花。由于地区和农作物不同,出现各种版本迥异的仿制品。这种机器一直使用到21世纪,直至被新式农用收割机代替,才终于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搞笑的是,由于大部分仿制品都是全木质结构,以至于后世很多人,以为这种机器属于传统农具。甚至有位教授写论文,通过人力收割机大肆吹捧中国的传统农具,认为其是现代联合收割机的祖宗,从而闹出大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