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放着别动,我来!”

    孟小冬刚端起暖水壶准备倒水,就立即被张云鹤阻住。

    孟小冬好笑地说:“妈,我这是怀孕,不是残废了?!?br />
    “呸呸呸,”张云鹤连忙做出吐口水的动作,似乎是想把晦气吐掉,责备道,“你这傻孩子,尽说些不吉利的话?!?br />
    自从孟小冬怀孕后,母亲张云鹤也不唱戏了,专门搬来天津照顾她。

    孟小冬不是什么事业型女子,历史上,她嫁给梅兰芳做姨太太后,便不再登台唱戏。直到跟梅兰芳闹出矛盾,才又负气重新开唱,证明自己能够养活自己。

    现在既然怀孕了,孟小冬满心欢喜地告别舞台,只每天待在家里哼上一小段。

    张乐怡提着手袋下楼,朝母女俩笑笑:“张姨,小冬,早上好?!?br />
    “姐姐好?!泵闲《⒓次屎?。

    张云鹤没有因女儿怀孕,而变得嚣张起来。她热切地说道:“张小姐,这么早就去上班???”

    “嗯,电台那边需要人看着?!闭爬肘婵诖鸬?。

    李寿民从报馆辞职,跑去给傅作义当秘书后,周赫煊只得回去负责《大众》副刊。而广播电台的日常事务,则基本由张乐怡管理,她现在相当于电台的经理。

    由于孟小冬怀孕,周赫煊为了安抚张乐怡,当天就说要带她回庐山提亲??杀ü莺偷缣ㄊ虑槭翟谔?,两人暂时都无法离开,南下的计划只能一次次推迟。

    张云鹤很通晓事理,她一路说笑着,把张乐怡送出门才回来,对女儿说:“小冬,这位张小姐性格真好。本来还担心你受欺负,可这两天住下来,才发现是我多心了?!?br />
    “张姐姐是对我挺好的?!泵闲《宰潘崂嫠?。

    张云鹤小声嘀咕道:“你要当心的是廖雅泉,那个女人很有心机……唉,不说这些。你现在怀着孩子,别去想勾心斗角的事?!?br />
    孟小冬笑了笑,没有接话。

    说曹操,曹操到。

    母女二人正聊着呢,廖雅泉就提着文件包下楼,站在大厅等周赫煊一起去报社。

    至于婉容,每天至少要睡到十点钟才起床,她养尊处优惯了。

    周赫煊缓步走下楼梯,对丈母娘点头笑了笑,突然蹲下,把耳朵贴到孟小冬肚子上听动静。

    “干什么呢,快去上班吧!”

    孟小冬羞得面红耳赤,不习惯有旁人在场的时候,跟周赫煊做过于亲密的举动。

    张云鹤笑着转身避开,廖雅泉则无动于衷。

    二十分钟后,周赫煊来到《大众》副刊编辑部。

    廖雅泉自去给他泡茶,沈从文跑来敲开房门,兴冲冲地说:“明诚,你快看看这小说!”

    “你写的?”周赫煊问。

    沈从文说:“是寿民兄的,想象力太惊人了?!?br />
    周赫煊翻开一看,瞬间无语——李寿民的《蜀山剑侠传》,终于在穿越者的影响下,提前问世了。

    沈从文赞叹道:“我本来不太爱看武侠小说,但寿民兄这本,却写得飘逸出尘,让人爱不释手?!?br />
    眼下的《蜀山剑侠传》稿子,还只是前三章,周赫煊笑问:“他不是在给傅将军当秘书吗?怎么还有空写小说?!?br />
    沈从文莞尔道:“别提了。寿民兄昨晚还在跟我抱怨,说给天津警备司令做秘书,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来当编辑呢。他又不是啥机要秘书,每天就处理处理文书档案,剩下的时间就不知道干什么了。用他的原话说,硬是闲得鸡儿都痛……”

    “噗!”

    周赫煊听到沈从文说四川粗口,顿时就笑喷出来。

    沈从文开玩笑道:“他每天闲着没事干,只能靠写小说打发时间,我倒挺羡慕他那个秘书工作?!?br />
    好嘛,这个时空的《蜀山剑侠传》,居然是当公务员闲出来的。

    周赫煊想了想说:“等《倚天屠龙记》连载结束,就换上这部《蜀山剑侠传》吧?!?br />
    “你好,我回头跟寿民兄说一声?!鄙虼游挠至牧思妇?,便告辞做自己的事去了。

    大概中午快下班时。

    赵云祥突然跑来拜访,还主动请客约周赫煊一起吃午饭。

    两人在酒楼坐定,赵云祥突然神秘地说:“周兄,我有个赚钱的买卖,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入伙?”

    “什么买卖?”周赫煊问。

    “做外贸生意,包赚不赔!”赵云祥道。

    周赫煊笑道:“这世上哪有只赚不赔的买卖?”

    “你还别不信,”赵云祥说,“我已经打听过了,那家公司是中美合资的,美方的股东,还是美国驻天津副领事。祁经理向我保证,只要我出钱投资,赚了能分红,陪了算他一个人的?!?br />
    经历过后世各种诈骗信息的周赫煊,听这话就知道是骗子,他问道:“赵老弟投钱了?”

    “投了,”赵云祥低声说,“我分的那13万大洋,出了买房子的钱,剩下的全投进去了……”

    赵云祥仔细说着他这些天的经历,上次弄死褚玉璞兄弟后,他并没有立即回山东。而是留在天津,帮上司孙良诚置办房屋和产业,结果在买洋房的时候,遇到了协和贸易公司的老板祁乃奚。

    被祁乃奚一番忽悠,赵云祥又跑去做了调查,立即投了将近十万做外贸生意。

    赵云祥信誓旦旦道:“周兄,我真不骗你。我打听过了,齐老板是天津商界名流,跟好多银行都有合作。以前跟着他做生意的,从来都是只赚不赔。我把你当好朋友,才来告诉你这个消息?!?br />
    周赫煊无比同情地看着赵云祥,好好一个当兵的,何必跑去商界瞎掺和,而且还一头扎进协和公司的烂摊子。

    周赫煊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研究过一番民国史,对天津协和贸易有所耳闻。

    主要是协和的老板祁乃奚玩得太大了,勾结美国驻天津副领事(已卸任),联手玩金融诈骗。不仅坑了许多投资者,等事情败露后,更是害得好几家中资银行倒闭。

    算算时间,现在离祁乃奚跑路也就一两个月了,到那时整个天津的金融市场都要被搅乱。

    “老弟,我劝你还是快去找那个祁老板要钱吧?!敝芎侦痈锌?。

    这赵云祥也是倒霉啊,好不容易弄到10多万不义之财,转眼就被骗个精光。

    周赫煊心想:幸好老子的那些钱,全都存在洋人的银行里。否则协和金融诈骗案一发,好几家中资银行倒闭,里面的存款全得打水漂。

    其实协和诈骗案的手段并不高明,但祁乃奚请来美国人合伙,而且还是美国驻津副领事,那就太厉害了。此时的国人都迷信列强,别说普通老百姓,连精明的银行家都被骗得晕头转向。

    对了,说起外国,美国海军陆战旅就要离开天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