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暌馐兜阶约菏?,连忙收敛表情问:“你真能说服张学良易帜?”

    周赫煊自信地笑道:“不敢说百分百,但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br />
    虽然东北易帜之后,肯定照旧处于军阀独立状态,但在政治上却有非??植赖男Ч?。到那时,??瓴潘阏嬲耐骋恢泄?,成为中国法理上的最高领袖。

    这代表着威望和地位,同时还能凝聚人心,巩固手中的权利。

    ??炅岸祭恋米傲?,探着身子低声说:“明诚,只要你能说服张学良易帜,国民政府部长以下的官随你挑!”

    “常司令,我不想做官?!敝芎侦有Φ?。

    “那你想要什么?说吧,要钱就报个数?!背?旰浪?。

    周赫煊由衷地说道:“我前段时间去了趟山东,跟孙主席聊起山东的饥荒。南方运去的粮食,到鲁南一带就差不多用尽了,山东百姓急需东北的高粱米救命。我说服东北易帜,没有任何的要求,只想快点打通救命粮道,至少也能多救活几个灾民。从大义上讲,中国内战只能让洋人高兴,日本巴不得咱们天天打仗呢?!?br />
    ??晁嗳黄鹁?,也不知是假装还是真心,大加赞赏道:“明诚高义。若是人人有此心,党国何愁不兴?”

    周赫煊说:“在去东北之前,我得找常司令讨一道手令,落实东北易帜后的具体安排?!?br />
    ??炅⒓此担骸爸灰惫楦侥暇┕裾?,信奉三民主义,东北一切情况照旧,官员安排也由张学良自行决定!”想了想,??暧炙?,“不过外交方面,既然东北易帜,那代表中国的只能是南京政府。东北不得单方面以国家名义,与任何国家进行外交活动?!?br />
    “那是当然,”周赫煊坏笑道,“张作霖与日本签的卖国合约,按理也要作废的?!?br />
    ??晡叛砸汇?,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昝纪方糁?,突然说:“日本人恐怕会组织东北易帜?!?br />
    周赫煊点头道:“这是肯定的,所以张学良出于压力,可能最近几个月都不会选择易帜。他必须压住内部的反对意见,完全掌握自己的军队后,才能做出公开决定?!?br />
    ??暧行┚鹊乜醋胖芎侦?,他本以为周赫煊是只会空谈的书生,大不了能耍点嘴皮子搞外交,没想到对政治也比较熟悉。

    ??晗衷谑钦娴南Р帕?,他说:“东北那边我能等,但最迟不要拖过明年元旦。明诚,不如你到外交部来吧。无论东北易帜能不能谈妥,我觉得你适合搞外交?!?br />
    “以后再说吧,”周赫煊抱拳道,“常司令,告辞!”

    “慢走?!背?昵鬃园阎芎侦铀偷矫趴?。

    回去的路上,哈雷特·阿班问道:“你跟常先生聊了些什么?”

    周赫煊神秘地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br />
    而??暝蛟谥芎侦永肟?,对自己的侍从说:“世爵,通知南京那边,把北大的教育经费尽快发过来?;褂?,让大学院(教育部)给周赫煊留个委员的位子?!?br />
    周赫煊虽然说不要什么,但??耆幢匦敫?,这种人情世故他精通得很。

    ……

    周赫煊的当务之急,不是去东北做说客,而是搬家!

    孙家兄弟喜滋滋地收拾行李,孙永浩还指着书架问:“先生,这个要搬过去吗?”

    “不用,家具都留在这里,新房子那边什么都不缺?!敝芎侦铀?。

    张乐怡建议道:“周大哥,海大道地方有点偏,是不是该买辆小轿车代步?”

    周赫煊想了想说:“买两辆吧,再请两个司机?!?br />
    “那好,我这就去安排?!闭爬肘驳?,以后出门终于不用坐黄包车了。

    婉容看着众人忙活,她心里有点不愉快。因为周赫煊一搬走,大家就离得远了,见个面都不方便。

    “周大哥,我……”婉容欲言又止。

    周赫煊看了看张乐怡,张乐怡表情有些无奈,随即笑着主动说:“婉容也一起过去住吧,咱们也好有个伴?!?br />
    “我去好像有些不方便?!蓖袢菥澜岬?。

    周赫煊见张乐怡已经开口,顿时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随外人怎么说,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好?!?br />
    婉容这才吞吞吐吐地答应:“那……那我就去了?!?br />
    至于廖雅泉,则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

    今天周赫煊去见了???,廖雅泉非常想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上д饽晖酚置簧睹孛芮蕴爸?,想要探明情况,都得靠人力才操作。

    要不要把情况汇报上去呢?

    廖雅泉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当天下午,众人便来到海大道的小白楼。

    刘吴氏一到地方就惊叹道:“这里可够大的。先生,你还得请几个佣人,每天至少要三个佣人负责打扫房间?!?br />
    婉容倒是带了好几个丫鬟仆从过来,她笑道:“还得请花匠,这里的草坪也需要有人打理?!?br />
    张乐怡说:“请佣人的事每天再谈,先给房子取个雅号吧,这才符合周大哥学者的身份?!?br />
    周赫煊开玩笑道:“这房子一片白,叫白宫正好?!?br />
    “你还想当总统啊?!闭爬肘缓闷?。

    “躲进小楼成一统,我就是这里的总统?!敝芎侦庸笮?。

    “没正形!”张乐怡白了他一眼。

    廖雅泉眼珠子一转,试探道:“不如在这院子里栽几棵苹果树,叫苹果园!”

    可惜,周赫煊对此毫无反应,让廖雅泉有些气馁。

    梁启超在天津的房子叫“饮冰室”,取自《庄子·人世间》:“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表达的是自己对国家时局的忧虑。

    周赫煊搜肠刮肚的想半天,终于做出决定说:“这房子,以后就叫‘三乐堂’?!?br />
    张乐怡傻眼道:“三乐堂,你要开药房吗?”

    “以后多读点书,”周赫煊在张乐怡头顶轻轻一拍,“孟子说,君子有三乐。我父母兄弟俱无,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亲人,愿大家都平平安安,和和睦睦,此一乐也。我抬头无愧于天,低头无愧于人,此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我虽没有门徒三千,但也能写点书影响世人,此三乐也?!?br />
    孟子的原话是说,君子有三种乐处,以德服天下(也有说统治天下)不在其中。父母俱在,兄弟无故,是第一种乐趣;无愧于天地良心,是第二种乐趣;得到天下优秀人才教育他们,是第三种乐趣。

    这段话,正好符合周赫煊的心境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