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死讯公开后的第五天,??曛沼诙肀鄙?。

    他从南京出发,先是去了一趟武汉,随行人员有吴稚晖、张静江等人。沿京汉线一直往北,途中又接见了李宗仁、冯玉祥等将领,然后折道天津,最终目的地是北平。

    ??暝谔旖蛞A艉眉柑?,这涉及到北伐军各系的权利斗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北伐部队自然也不例外。如今河北、河南、山东等地的地盘划分,都是经过各种妥协的产物,也为今后的中原大战埋下伏笔。

    如今河北、山东还盘踞着不少直鲁联军残部,为了收编这些军阀,各方真是煞费苦心。

    那些残余军阀势力也痛苦啊,他们想投降,问题是不知道该向谁投降。

    就拿最近来说,??昀刺旖蚝?,便密令手下与徐源泉(奉军旁系将领)、孙殿英接触。

    徐源泉和孙殿英两人,当即答应接受第一集团军番号,但阎锡山也来劝降他们,而且阎锡山的部队就在附近。于是乎,徐源泉、孙殿英又改投第三集团军(阎锡山系),生怕惹怒了阎锡山会被攻击。

    ??曛来耸潞?,立即许以各种好处,徐源泉、孙殿英随即反悔,再度投降了常校长的第一集团军。

    说穿了,??暾獯卫幢狈娇?,开的就是分赃大会,收编北洋残部只是个开始。

    “娘希匹!”

    利顺德饭店内。

    ??甓镣甑绫盍艘痪?,恼火地说:“这些兵头子,有奶便是娘!通知雪竹(何成濬),让他再许诺给徐源泉、孙殿英每人5万元军费。我们是中央政府,肯定比阎老西大方!”

    “是!”传令官敬礼退去。

    侍从副官陈修和敲门进来说:“校长,美国记者哈雷特·阿班,以及周赫煊求见!”

    ??暌惶敲拦钦?,立即整理衣袖,身子站得笔挺说:“世爵,帮我看看,还有哪里不对的?”

    陈修和笑道:“特别精神威风?!?br />
    “请他们进来吧?!背?曷獾厮?。

    当周赫煊跟阿班进屋时,??暌陆蠖俗谏撤⑸?,手里捧着一本《土耳其革命史》。由于阅读太“专心致志”,连有人进来他都不知道。

    “校长,阿班先生和周先生来了?!背滦藓妥吖ヌ嵝训?。

    ??暾獠欧畔率榧?,笑着站起来跟客人握手:“两位请坐!”

    哈雷特·阿班笑道:“常司令你好,我希望能给你做个专访,谈谈你对中国革命的想法,以及对中国未来的展望?!?br />
    “可以,”??昙嗖弊由瞎易畔嗷?,建议说,“我们先拍照吧?!?br />
    哈雷特·阿班看了看屋里的光线,他拉开窗帘说:“司令阁下,请你面朝窗户,这样感觉更自然?!?br />
    ??甏由迫缌?,又把那本《土耳其革命史》拿在手里,摆出个看似很随和的微笑。

    “头再往上抬一点,很好,就是这样!”

    “咔嚓,咔嚓!”

    那边不停地拍照,周赫煊闲来无事,盯着陈修和多看了几眼。嗯,这位也是社会主义信徒。

    事实上,20年代的中国,有很多进步人士都是社会主义者(非**)。他们认为当下的首要任务,便是建设国家,发展国力,主张整个社会应该作为整体,由社会拥有、控制并管理产品、资本、土地等,再将利益分配给国民。

    周赫煊在《枪炮、细菌与钢铁》中的政治思想,也是有很多赞同者的。只不过这些赞同者,通常属于实干派,不喜欢、也不想参与笔仗骂战。

    哈雷特·阿班给??暾胀晗?,很快就进入了采访阶段。他没有直奔主题,而是说起闲话,看了眼对方手里的书问:“常司令平时喜欢读什么书?”

    ??晷ψ潘担骸拔叶潦椴痪幸桓?,政治、军事著作当然是首选,社会、经济类作品也有涉猎。我喜欢中国传统的四书五经,也对西方哲学、心理学感兴趣?!?br />
    “你现在读的是什么书?”哈雷特·阿班问。

    ??暄锪搜锓饷妫骸啊锻炼涓锩贰?,是我国学者蔡元培先生今年主编的。我特别喜欢这本书,土耳其在基马尔的领导下取得了独立运动胜利,实现了土耳其的民族复兴,他激励着全世界的革命者?!?br />
    哈雷特·阿班笑道:“你现在也快统一中国了?!?br />
    “还差最后一点点?!背?昵榈?。

    哈雷特·阿班又说:“欧美国家常常有一种担心,觉得你们会有过激的行为。比如去年的南京事件,又比如强行收回租界,以及取消一切以往的条约?!?br />
    ??瓯砬檠纤嗟厮担骸澳暇┦录?,并非北伐军将士所为,那都是赤党的阴谋!妄图里间南京政府和列强的关系。至于条约,这方面需要区别讨论,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但我承诺,绝对遵守国际规则和法律,不会做出任何野蛮无礼的行为?!?br />
    采访足足进行了40分钟,哈雷特·阿班起身握手感谢。

    周赫煊突然说话了:“常司令,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暧行┎镆?,随即笑道:“可以。世爵,你先出去吧,陪阿班先生聊聊?!?br />
    “是,校长!”陈修和领命道。

    等两人离开以后,??晏任潞偷厮担骸爸芟壬?,好多人都向我提起你啊。特别是鹤卿(蔡元培),他对你尤为推崇,还向我推荐了《大国崛起》和《枪炮》……嗯,枪炮什么来着?”

    周赫煊笑道:“《枪炮、细菌与钢铁》?!?br />
    “对,就是这本书,”??晷Φ?,“抱歉,这本书我还没来得及读,只读了你的《大国崛起》。写得深入浅出、鞭辟入里,道尽了世界大事。我也是经常读啊,一有空就要温习一下?!?br />
    “常司令谬赞了?!敝芎侦铀?。

    ??攴⒊鲅氲溃骸疤的闶歉憬逃?,不如跟我去南方,在教育部……不对,现在该叫大学院,去大学院做个委员?!?br />
    周赫煊婉拒说:“我刚在天津买了房子,暂时不想去南方?!?br />
    “那真是可惜?!背?曜俺鐾锵У谋砬?,不过装得不像,没有面对美国记者时那样走心。

    两人闲扯一通,周赫煊突然道:“常司令,我可以帮你说服张学良,实现东北易帜,用户国民政府?!?br />
    “什么!”

    原本还很淡定的???,听到这话差点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