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顺承郡王府。

    “王八蛋!”

    张作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急大骂道:“妈拉个巴子的,这小日本崽子,真把老子当猴耍了!”

    就在济南惨案发生后,日军的所作所为让张作霖看到希望。他为了获取日本人的帮助,终于同意将私人卖国协定,正式变成两国公开合约。

    张作霖不想自己背卖国的骂名,于是让代理交通总长常荫槐签字。常荫槐拒绝在卖国合约上签字,直接辞职跑去天津当寓公。

    张作霖又让路政司司长刘景山签字,刘景山也不干,同样辞职走人。张作霖随即任命航政司司长赵镇为交通次长,并代理交通部事务,在敦图、长大两路合同上签字盖印。

    日本人怕张作霖反悔,非要他亲自签字不可。

    张作霖只得在剩下的三路合同上签字,但只写了“阅、准行”字样,并未写日期和姓名,从而方便以后反悔不认账。

    还没等张作霖来得及高兴,日方突然给北平、南京两边政府送了一封警告书。大致内容为:日军将阻止北平发生战事,以防止骚乱波及东北。如果张作霖和平的从北平撤离,保证士兵纪律,且不被北伐军追击,日方将允许奉军进入东北。但如果南北双方在北平作战,奉军退往山海关或日方感兴趣的地区,那日方将阻止奉军与北伐军进入东北。

    这他妈简直就是笑话,张作霖把东北当成老窝,现在日本人不但不帮他打仗,反而还有可能阻止他回老家。

    “雨帅息怒,”杨宇霆劝道,“为今之计,只有在南贼攻击北平前,咱们率先撤军,免得给日军留下动手的借口?!?br />
    “妈拉个巴子的,”张作霖摸着自己锃亮的额头,恼怒道,“老子现在卖国也卖了,这他娘的小日本,不但不动手帮忙,反而还要占我的老窝!”

    “与虎谋皮,难免被虎咬,”杨宇霆叹息道,“雨帅,快点做决定吧?!?br />
    张作霖把自己的传令官喊来:“把作相、六子他们全叫回来,老子要开会!”

    ……

    5月底,怀仁堂。

    张作霖、张作相、孙传芳、杨宇霆、张学良等北洋高级将领,汇聚一堂,开始分析形势,商量解决方法。

    “退吧,回老家?!闭抛飨辔弈蔚厮?。

    孙传芳双眼满是血丝,咆哮道:“不能退,再退就没有出头之日了!雨帅,再调拨些钱粮弹药给我,只要我孙某人守在前线,南贼就不可能攻得下平津!”

    张作霖安抚道:“馨远,不要激动。先喝口茶润润嗓子,你看你,说话声音都嘶了?!?br />
    “雨帅,真不能退??!”孙传芳哀求道。

    杨宇霆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不退还怎么打?请神婆咒死对面吗?”

    孙传芳怒拍桌子:“姓杨的,你他妈就没安好心!还自称小诸葛,就没见你这么窝囊没用的诸葛亮!”

    “姓孙的,你嘴巴干净点!”杨宇霆气得怼了回去。

    “好啦,好啦,”张作霖笑呵呵地劝架,“这仗啊,现在是没法打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去东北蛰伏两年,等中原再出乱子,还可以打回来嘛?!?br />
    孙传芳双手拳头紧握,想要说话,却欲言又止,他心里憋屈啊。

    这仗打到今日,孙传芳的五省地盘全部丢失,几十万大军只剩下两三万残部。如果真的跟奉军一起退往东北,他以后就彻底沦为张作霖的手下了。

    而张作霖呢?

    说起来很搞笑,打了将近两年仗,奉军嫡系基本上没啥大损失。死的都是奉军杂牌(张宗昌、褚玉璞的直鲁联军),以及孙传芳和吴佩孚的人。

    张作霖就像一个赌徒,他的本钱都还捏在手里,损失的都是牌桌子上赢来的,现在退回东北也来去自如。

    张作霖可以退,孙传芳却退不得,但形势逼人,不由得他不退。

    孙传芳不再言语,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任由奉系将领商量着撤退方案。

    会议结束,孙传芳宛若行尸走肉般,恍恍惚惚地离开怀仁堂。

    张学良走到张作霖身边,低声道:“父帅,撤退时当心日本人,他们可能对你不利?!?br />
    “老子当然要小心,妈拉个巴子,小日本就差没用枪指着我鼻子了?!闭抛髁仄叩厮档?。

    早在一个月以前,关东军司令部就由旅顺移驻奉天,整个东北的日军都已进入战备状态。

    日军的这些动作,张作霖不可能不知道。他这个老土匪还是很惜命的,预备了好几个撤退方案,就是为了迷惑日本间谍。

    翌日,张作霖通电发布“总退却令”,勒令前线的北洋将士撤退。

    张宗昌和褚玉璞都不想撤,他们一个地盘在山东,一个地盘在河北。就跟孙传芳处境差不多,只要退回东北,就彻底成了张作霖手下,没有任何的自由可言,甚至有可能连部队都会被吞掉。

    褚玉璞站在旁边,看着张宗昌打通电话。

    张宗昌抱着电话机哀求道:“雨帅,不能退啊。俺这里还有五万人,还可以打,俺叫你亲爹了,真退不得!”

    “退吧,保存实力?!闭抛髁厮低昃凸业?。

    “保存你麻痹!”张宗昌怒气冲冲,把电话摔得粉碎。

    褚玉璞把军事地图掀开,一屁股坐在桌上,抽着烟说:“怎么办?”

    “还能咋办?”张宗昌没好气道,“退呗,退到东北给张作霖当狗!”

    褚玉璞面目狰狞地说:“我还想打,打到最后一个兵死完!老子只当了两年督军,还没过足瘾,不能就这么把地盘交出去?!?br />
    “打吧!”张宗昌说,“南边儿的那些王八蛋,想把俺们哥俩赶走,也得付出点代价!”

    “好,那就打?!瘪矣穹锢魃?。

    就算他们想撤退,也不是那么好撤的。因为战线被两边包围,一旦撤退时出了岔子,几乎就是全军溃败的下场。

    第二天,褚玉璞刚刚做完战斗部署,褚南湘突然冲进来说:“大帅,张宗昌丢下部队跑了?!?br />
    褚玉璞愣了半响,终于憋出几个字:“张宗昌,我日你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