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谁,快把马让给周先生,”张鸣九大声呵斥道,举着鞭子对众土匪说,“你们记好了,周先生以后就是俺们军师,对他要尊敬,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众土匪答道。

    张鸣九又厉声说:“还不给军师磕头!”

    “军师老爷好?!?br />
    “拜见军师?!?br />
    “俺给军师磕头了?!?br />
    “……”

    将近200个土匪,呼啦啦跪下来,嘴里喊着乱七八糟的话。

    张鸣九哈哈大笑,对周赫煊说:“军师,以后你就跟着俺,把这济南周边的县城一个个打下来。你别看不起俺是土匪,俺志向可大了。等俺有了本钱,就可以跟济南城的日本人谈判,只要得到日本人的支持,俺就能扩兵圈地盘,今后打下整个山东!当然,少不了军师出主意,论脑瓜子,还是你们读书人灵光?!?br />
    周赫煊为了取得对方信任,趁机说:“占到地盘后,还可以投靠北伐军?!?br />
    “军师说得好,现在做北洋的大帅不值当,还是做国民政府的军阀好?!闭琶爬值?。

    张鸣九读过几天书,不然也没资格当张宗昌的勤务兵。前些日子直鲁联军大溃败,他就跟队伍失散了,躲在山中不敢出来。

    听闻日本人占了济南,北伐军绕道而行,济南周边县城变为三不管地带。张鸣九感觉机会来了,便纠集20几个败兵趁乱打劫,一路裹挟灾民为匪,甚至把齐东县也霸占下来。

    张鸣九曾亲眼见识过张宗昌的崛起,把张宗昌视为毕生偶像,自己也想复制这条成功的道路。

    历史上,张鸣九七月份就能攻下章丘县,后来被投降北伐军的孙殿英收编,任旅长职务。最终在打仗抢地盘的时候,死于胶东王刘珍年之手。

    从一介勤务兵,趁乱而起,当上国民革命军的旅长,这家伙也算是个人才。

    土匪们继续出发前往曹庄,一路上周赫煊都在拍马屁,不时给张鸣九出出馊主意,让这个小人得志的家伙高兴不已。

    孙永浩低声问:“哥,先生不会真去当土匪吧?”

    “别说话,见机行事?!彼镉勒窈浅獾?。

    好在张鸣九很看重周赫煊,也没把书生当回事,因此并未搜众人的身,只稍微检查了一下马车上的财物。

    婉容紧紧抓住孟小冬的袖子:“小冬妹妹,怎么办???”

    “没事,没事,周大哥会救我们出去的?!泵闲《淖磐袢莸氖职参康?,其实她心里也没底。

    廖雅泉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其实心中极为镇定,而且非常好奇周赫煊会如何脱困。

    大概半个小时,土匪们便来到曹庄村外。

    这是张鸣九的一贯做法,攻破村寨抢人抢东西,趁机扩充自己的力量,等把各个村寨都抢完,再去一举攻占县城。

    如今济南周边的几个县城,连驻军都没有,随便带十几条枪就能攻破。

    不过眼前的曹庄,似乎有点难办。

    整座村子都构筑了简易的防御设施,砖、泥、木头、柳条混杂而成的栅栏围墙,足有一人多高。墙后面站着许多村民,大部分手提红缨枪,有些则拿着木棍、扁担,甚至是锄头。

    红枪会!

    张鸣九骑着驽马,拔出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佩刀,冲在围墙外面高喊:“放下抵抗,交钱了事,不然老子血洗曹庄!”

    “砰!”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

    张鸣九吓了一跳,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连忙勒马回头,边逃边喊:“给老子打!”

    这些土匪中的主力,是20多个直鲁联军溃兵,他们手上拿的都是正规步枪。而村庄的守卫者们,则只有几支老套筒,准头就不说了,还经常哑火。

    好在溃兵们比较怂,他们提着枪也不冲锋,让手下的普通土匪打头阵。

    这些土匪一个月前还是灾民,身体孱弱不堪,手提木棍、铁棒、菜刀、红缨枪等各种冷兵器,哇哇大叫着往前冲锋。

    甚至还有个拿青龙偃月刀的仁兄,估计是找关帝庙借的武器吧,挥舞起来威风赫赫,结果半路上摔个狗吃屎,被同伙不小心踩了好几脚。

    那些溃兵则跟在后头,抽冷子不停地放枪。枪虽是好枪,可他们的枪法实在太烂,各种“指东打西”,把天上的飞鸟给吓得飙屎。

    双方终于短兵相接,土匪们渴望着村里的财物,村民们则要?;ぜ胰?,俱都杀红了眼。

    围墙上有些孔洞,红缨枪的枪头从洞中伸出,对准外面一阵乱戳,瞬间就戳倒五六个土匪。土匪们见流了血,也不知是谁带头,转身撒丫子就逃,有的甚至把武器都丢下不管。

    “不许后退,给老子顶??!”张鸣九气得大喊。

    “顶住,顶??!”溃兵跟着吼起来。

    可哪顶得住???

    土匪们足足跑出一里地,才终于停下脚步。不是不想继续跑,而是身体太虚累着了,先停下来歇歇。

    周赫煊看着眼前这场烂账,整个人哭笑不得。

    张鸣九根本不会打仗,进攻毫无章法可言。而守村的红枪会同样如此,刚才土匪溃败,把带枪的溃兵都卷入其中,这是多好的反击机会啊。

    刚才若是红枪会趁胜杀出,估计已经彻底解决战斗了。

    张鸣九号令众土匪重新布阵,这次他吸取教训,集中力量攻击村寨大门,连负责看守周赫煊等人的土匪都被叫去参战。

    “给老子攻破曹庄,抢到的东西人人有份,杀呀!”张鸣九举起佩刀,进行着最原始、也最有效的战斗动员。

    几个土匪抱着路边捡来的木桩,当做撞城锤冲向村寨大门。

    “轰!”

    大门摇晃几下,没有撞开。

    嗖嗖几支冷箭射出,扎在土匪身上。那样子很可怕,但没啥威力,土匪吓得哇哇直叫,以为自己快死了,活蹦乱跳地往回跑。

    张鸣九发了狠,拔刀砍死一个溃败的土匪,吼道:“擅自撤退的,格杀勿论!”

    土匪们吓得掉头继续进攻,不要命地猛怼村寨大门。

    此时看守周赫煊他们的土匪,早就加入战斗,孙永浩低声喊道:“先生,额们快逃吧,这是好机会!”

    “对啊,快逃命吧?!贝汉桶嘀谌艘卜追姿档?。

    “逃什么?”

    周赫煊冷冷一笑,笑得有点阴狠:“敢打劫老子,老子要他的命!永振,把你的枪给我?!?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