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鬼终究是色鬼,你永远别想跟他玩纯情。

    大概搞了半个月的自由恋爱,褚玉凤终于憋不住了,他非得要得到廖雅泉的身子才能满足。

    晚上九点,褚玉凤带着廖雅泉从电影院走出。他殷勤地开着车门,护着自己的“女朋友”上车,冲司机喊道:“开车!”

    “今天的电影真好看,演唐僧那个薛梅康好英俊啊?!绷窝湃顺宄宓亓淖诺缬?。

    褚玉凤贼兮兮地笑道:“俺就觉得蜘蛛精好看,那个蜘蛛精是谁演的?”

    廖雅泉说:“你没看演员表吗?蜘蛛精叫殷明珠,是上海特别有名的女明星?!?br />
    “对对对,就是殷明珠?!瘪矣穹锔判ζ鹄?,心里却在嘀咕:可惜是上海的女明星,要是在天津的话,老子非把她弄上床不可。

    两人刚刚看的那部电影叫《盘丝洞》,是上海影戏公司拍摄的,年初一经上映便引起轰动,在上海造成“万人空巷”的盛况,就难南洋地区的片商也争相订购拷贝。

    这部电影两年后甚至发行到欧洲,挪威当地报纸还专门刊登中文和挪威文海报进行介绍。

    不过嘛,《盘丝洞》在30年代被民国政府禁了,理由是宣传封建迷信。

    所以说那些整天吐槽建国后不许成精的,你们就别扯淡了,咱建国前也不许成精。

    褚玉凤脑子里开始幻想女明星,他现在的眼界越来越高。已经有了个大学生女朋友,自然就想着明星女朋友,遗憾的是如今有名的女星都在上海,褚二爷显然鞭长莫及。

    汽车行驶一阵,突然拐入小巷子。

    廖雅泉惊道:“走错路了!”

    “没错,嘿嘿,就是这里?!瘪矣穹镆涣?*****司机在停车之后,立即开门离开,包括后面车上的侍卫也全部撤走,守在巷子口帮主子放风。

    廖雅泉想要逃走,被褚玉凤一把拉回来,嘿嘿笑道:“小娘子,猫捉老鼠的游戏,俺也陪你玩够了。今天你好歹也得让二爷尝点甜头,不然我可没耐心陪你玩下去?!?br />
    “二爷,你急什么?人家早晚是你的人?!绷窝湃啃Φ?。

    “别跟俺来这套,”褚玉凤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老子陪你自由恋爱,不过是图个新鲜,你还真想把俺当狗使唤?今天你不从也得从,老老实实给俺当姨太太。你们这些女大学生脑瓜子聪明,生出的儿子肯定也聪明,俺褚家说不定还能出个大学问家。你是不知道,俺哥是个不能生的,把俺最聪明的儿子要过去给他尽孝,俺心里那个恨??!你赶快给俺生七八个儿子出来,要是儿子以后有出息,俺就扶你当正房太太?!?br />
    廖雅泉对贞操什么的并不看重,如果能完成任务,睡十个八个男人都无所谓。但她这次的目标是周赫煊,中国男人看重贞洁,她必须保持完璧之身,让周赫煊爱得她死去活来。

    更何况,不论是相貌还是内涵,周赫煊都比褚玉凤强上百倍。女间谍终究也是女人,自然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找个好的,至少内心没那么抗拒。

    就在褚玉凤强行给廖雅泉解扣子时,这女人突然笑了。她白嫩柔弱的芊芊玉手,扣住褚玉凤的手腕猛地反拧,同时一拳击中褚玉凤的软肋。

    “唉哟,唉哟,痛痛痛痛痛……”褚玉凤整个身体被按在后座上,边喊着疼边求饶道,“女侠,有话好说,你杀俺自己也跑不了?!?br />
    原来,褚玉凤的喉咙处,正顶着一支钢笔,锋利的笔尖已经扎破皮肤。

    廖雅泉身上确实没带任何武器,但对她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务来说,随便捡着件东西都能杀人。

    廖雅泉想想这段时间的郁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掏出手绢塞到褚玉凤嘴里,扒开对方的衣服,提起钢笔对准其胸膛一阵乱戳。

    “呜呜呜呜……”褚玉凤痛得直哼哼,却不能发出多余的声音。

    廖雅泉稍微解气,扯出褚玉凤嘴里的手绢,慢条斯理地问道:“褚二爷,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褚玉凤连连求饶道:“女侠,俺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过俺吧?!?br />
    “放你,怎么放你?放了你以后,回头再带兵来找我麻烦吗?”廖雅泉笑问。

    褚玉凤被说穿心思,连忙赌咒发誓道:“不会,绝对不会。俺要是以后找你麻烦,俺就不是爹生妈养的,俺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br />
    “呵呵,我可不信你,”廖雅泉附到他耳边,低声说,“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日本人?!?br />
    褚玉凤两眼圆瞪,吓得直哆嗦:“什么?你是日……哎哟哟,别扎,别扎!”

    “嘘!”

    廖雅泉手指抚摸着褚玉凤的脸,摸到一层油腻,她恶心的揩了揩手,慢悠悠道:“帝国派我来接近周赫煊,是有特殊任务,差点被你给搅黄了。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我的褚二爷?!?br />
    “任任任任……任务?”褚玉凤想死的心都有,他怕洋人怕到了骨子里,现在听说廖雅泉是日本人,而且还是日本间谍,已经快尿裤子了,语气颤抖道,“周……周赫煊就一写文章的,你找他干啥呀。你有什么任务,我帮你,派人把那小子抓起来严刑拷打?!?br />
    “啪!”

    廖雅泉一耳光扇过去,骂道:“白痴,暴力能解决问题,还用得着本小姐出马?我告诉你吧,周赫煊是一个神秘组织的大人物,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你几百次。你以后不准再打他主意,也别来破坏我的行动?!?br />
    “???周赫煊是大人物?”褚玉凤越来越懵逼了,同时又感到万分后怕。

    日本人居然派个如花似玉的女间谍来接近,可不是大人物吗?

    褚玉凤虽然高居军长之位(实际为师长),但还是脱不了吊丝心态。被廖雅泉这么一说,他瞬间把周赫煊放得无限高,把自己看得无限低,这辈子估计都不敢找周赫煊的麻烦了。

    廖雅泉威胁道:“这事你不能给任何人讲,包括你哥哥褚玉璞。否则的话,就算你躲到军队里,我也保证你活不了几天?!?br />
    “俺信,俺信,姑奶奶,你就放过俺吧?!瘪矣穹锪秩?。

    谈了半个月的“自由恋爱”,廖雅泉早把褚玉凤的性格摸得清清楚楚,所以她此时才敢表明身份。当即笑道:“正好我在天津缺个跑腿的,只要你跟做我的下线,我保证有你的好处。你哥哥不是刚吃了败仗,正在四处求购军火吗?我可以从中帮你牵线?!?br />
    “真的?”褚玉凤大喜过望,贪婪瞬间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如果他能够搭上日本人的线,帮助哥哥购买军火,那他的地位绝对水涨船高,成为直鲁联军中不可小觑的人物。

    至于给日本人做内线,出卖国家什么的,褚玉凤才没那么高的觉悟。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他连爹妈都能卖了。

    廖雅泉把褚玉凤放开,收起钢笔放进手袋里,笑道:“帮帝国做事,帝国自然不会亏待你。甚至有一天,你可以跟你哥哥一样,当上那一方大帅,做一省督军?!?br />
    是啊,张作霖不就是因为日本人扶持,才当上东北王的吗?

    张作霖能飞黄腾达,俺褚玉凤为啥就不能!

    褚玉凤激动得连伤口疼痛都感觉不到,跟条狗似的宣誓效忠说:“廖小姐,你以后就是俺的主子,你说啥俺都听。那啥,你……你真能帮俺弄到军火?”

    “呵呵,你是在怀疑我?”廖雅泉笑问。

    “不敢,不敢,是俺不会说话?!瘪矣穹锖呛切Φ?。

    廖雅泉命令道:“以后我还是你的女朋友,别让外人起了疑心。不过嘛,得找机会把我赶走,我还要接近周赫煊。至于军火,自然有人会找你接洽,但要记住,军火的事与我无关,也别跟日本人提起我?!?br />
    “是是是,俺记得了?!瘪矣穹锏阃饭?。

    廖雅泉讥讽道:“真是一条狗!”

    褚玉凤闻言立即叫唤:“汪汪汪!”

    “咯咯咯咯?!绷窝湃孀煨ζ鹄?,她是真被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