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

    张乐怡敲门走进周赫煊的办公室,笑道:“歇歇吧,该吃饭了?!?br />
    “就来,”周赫煊拿出一封信说,“这是我写的介绍信,你把它交给廖雅泉……哦,就是那个从山东来的女学生?!?br />
    张乐怡拿着信出去,很快又带着廖雅泉进来,说道:“周大哥,她不肯走,说是想当面向你感谢?!?br />
    “谢谢周先生,”廖雅泉从张乐怡身后站出,递上一张稿纸说,“周先生,这是我刚才写的寻亲告示,请您过目?!?br />
    周赫煊接过一看,发现廖雅泉字迹娟秀,不过文采只能算过得去。他笑道:“放在我这里吧,我让《大公报》明天就刊登出去,也祝你跟亲人早日团聚。对了,你拿着介绍信,直接去督办公署。那里有个整理海河委员会,他们会帮你安排工作的?!?br />
    “太好了,那我该什么时候去?”廖雅泉问。

    “今天明天都行,”周赫煊掏出两块大洋,“你要是缺钱的话,我先借点给你,今晚可以找个旅店住下?!?br />
    廖雅泉更是欢喜,她以后能够以还钱为借口来接近周赫煊,连忙收下银元说:“周先生,那我就先走了?!?br />
    “去吧,好好工作?!敝芎侦庸睦?。

    廖雅泉欢快地离开报社,张乐怡看着她的背影皱眉道:“我总觉得这个女学生不对劲?!?br />
    “哪里不对劲了?”周赫煊问。

    “不知道,反正有点奇怪?!闭爬肘?。

    周赫煊搂着张乐怡的纤腰,打趣道:“你是吃醋了吧?”

    “才没有,”张乐怡回忆说,“刚才我跟她交流的时候,发现她言辞大方、举止得体,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可不像贫穷女学生?!?br />
    周赫煊笑道:“很正常啊,受过高等教育的进步女学生,自然跟普通女子不一样?!?br />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闭爬肘?。

    被张乐怡这么一提醒,周赫煊其实也感觉有点不对劲。但究竟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隐隐觉得有些问题。

    只能说廖雅泉还是太嫩,这是她从间谍学校毕业后,首次执行任务。她表现得太急切,太刻意了,没有资深特务的那种自然而然。不过她的演技是真好,各种情绪和表情发挥得惟妙惟肖,堪称影后级别。

    周赫煊没有再去想廖雅泉的事,走到编辑部大厅喊道:“吃饭了!”

    李寿民、沈从文等人还没响应,门外就突然走进来一个老头儿,嬉皮笑脸地说:“吃饭了?那我来得正巧。今天中午谁请客???”

    众人诧异地看过去,都不认识来者是谁。

    只有周赫煊欣喜地迎上去说:“太炎先生,你怎么来天津了?”

    章太炎直接扔过来一幅卷轴,笑道:“留在上海我没得饭吃,所以到北边来打秋风。知道你喜欢到处求字,这副字送你,赶快给我弄点好吃的来?!?br />
    “没问题,想吃什么你说!”周赫煊接住卷轴乐道,章太炎的字可不好求啊。

    自从常校长在上海大开杀戒以来,章太炎便表达了强烈不满,公开表示反对南京国民政府,自称“中华民国遗民”。后来南京当局公布“通缉反动学阀”66人名单,章太炎排名第一,不仅遭到通缉,他在上海的两处房产也被没收。

    章太炎在上海租界的日本医院躲了一阵,便把妻子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坐船跑来北方会朋友,路过天津时顺便找周赫煊叙旧。

    “竟是太炎先生!”

    章太炎的名气太大了,不仅沈从文和李寿民惊讶万分,就连朱湘和郑证因都连忙上前拜见。

    众人来到酒楼,周赫煊点了满桌子好菜。章太炎却不甚满意,问店伙计:“你们这里有臭豆腐没?越臭越好?!?br />
    “???”店伙计有些懵逼,随即苦笑说,“不瞒这位老先生,臭豆腐本店还真没有?!?br />
    章太炎说:“那其他臭的东西呢?”

    店伙计也是个妙人,打趣道:“我可以帮您翻翻馊水桶,说不定能找到几个臭鸡蛋?!?br />
    “哈哈,”章太炎笑骂道,“滚!”

    周赫煊哭笑不得,掏出一块大洋对店伙计道:“去帮老先生寻些臭豆腐来,天津城里总有卖,剩下的钱都是你的?!?br />
    “好嘞,您等着吧?!钡昊锛聘咝说?。

    章太炎乐不可支,咧嘴笑道:“这他娘的,就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块大洋买几块臭豆腐,倒是让你破费了?!?br />
    “钱是王八蛋,用了还会赚?!敝芎侦雍榔厮?。

    “哈哈,这句话说得好,可以下酒,”章太炎举杯一饮而尽,喝完说道,“你小子的《狗官》我看了,写得够有趣。稿子还没有没有?看连载实在懒得等?!?br />
    周赫煊说:“已经写了十多万字,我回去就给你?!?br />
    “那便好,”章太炎又问,“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周赫煊道:“那条狗被当兵的剥皮吃了,是他儿子手下的兵?!?br />
    章太炎思索片刻,摆手道:“不好,不好,这个结局没有力道,最好能改改?!?br />
    周赫煊想了想说:“不如这样,主人公一觉醒来,发现都是做的梦。然后他决定改过自新,为老百姓做好事,但却屡屡遭到同僚排挤陷害,连以前支持他的富商也反对他,最后被当做逆党枪毙?!?br />
    “这个好!”众人纷纷赞叹。

    酒过三巡,店伙计才终于把臭豆腐弄来,众人皆掩鼻退让。

    唯有章太炎面露狂喜之色,夹起一块扔进嘴里细细品尝,说道:“辜鸿铭回国了,就住在北平,小周你想不想去见见?”

    “那敢情好,早就想一睹辜先生风采?!敝芎侦酉驳?。

    章太炎说:“那老家伙喜好名利,爱听人拍马屁。你买点值钱的东西做礼物,但不能太俗气,再给他戴几顶高帽子,保证十副八副的墨宝成堆写给你?!?br />
    周赫煊狂汗,自己喜欢求字的名声,已经传得这么响亮了吗?

    章太炎把几块臭豆腐吃完,突然低声道:“小子,你危险了?!短镏凶嗾邸纺值锰?,以我对日本人的了解,他们肯定会来找你麻烦。我这趟来北边,就是专门给你提醒的!”

    “多谢先生关心?!敝芎侦臃浅8卸?。他跟章太炎也就一面之缘,对方居然特地来天津给他示警,这种朋友上哪儿找去?

    猛然间,周赫煊想到那个叫廖雅泉的女学生,这他妈不就是日本第一女间谍南造云子的化名吗!

    周赫煊惊得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