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大家闺秀的矜持,张乐怡没住在周赫煊家中,一直跟婉容合租于隔壁小洋楼。

    孟小冬则没那么多顾忌,当晚三人一起吃过晚餐,她便赖着不走,自顾自地来到客房铺床叠被。

    张乐怡看在眼里满是无奈,最后咬牙下定决心,也跟着进了客房,打算与孟小冬同睡一屋。

    周赫煊哭笑不得,只能自己回主卧休息。

    反倒是孟小冬无所谓,躺床上跟张乐怡开心聊天,说起以前演出的各种趣事,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张乐怡是真没办法,如果孟小冬属于妖艳贱货,她还能奋起反击,最终把这个“野女人”赶走。但偏偏孟小冬刻意讨好,对她尊敬有加,这让张乐怡根本无从下手,也狠不下心来恶待“妹妹”。

    两个女人足足聊到半夜,彼此加深了解。刚开始主要是孟小冬在说,没多久张乐怡也被勾起谈兴,聊了不少她在教会学校的经历。

    “你们居然男女同校?”

    “是啊,刚开始还不太习惯,后来也就无所谓了?!?br />
    “那些男同学会不会主动跟你说话?”

    “他们可积极得很,总是围着漂亮女生打转?!?br />
    “学校里岂不是有很多自由恋爱的?”

    “都还好,能读金陵大学的女生,家教颇为严格,不敢做出有违门风的事情。不过嘛,确实有一些在偷偷恋爱?!?br />
    “有没有男生追求过你?”

    “当然有啊,不过我看不上他们,一个个太毛躁了。我喜欢成熟有风度的男人?!?br />
    “就像周大哥那样?”

    “嘻嘻……”

    等第二天清晨,张乐怡和孟小冬有说有笑,居然表现出妻妾和谐的味道。

    周赫煊又不是傻瓜,他才不相信眼前所见。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她们都在想些什么?

    就在周赫煊打算出门时,张大千突然来拜访了。

    “张先生,快请进!”周赫煊笑着迎接。

    张大千抱拳入内,寒暄几句便说明来意:“周先生,昨天吃饭的时候起了些口角,我代江腾先生说声抱歉?!?br />
    “没什么,早就过去了?!敝芎侦有Φ?。

    张大千替江腾涛雄说好话道:“江腾先生为人还是不错的,他对中国没有任何恶意,并且于书画一道也有颇深造诣?!?br />
    周赫煊调侃道:“古董贩子嘛,当然要懂书画,否则还不被人卖假货给骗了?”

    张大千疑惑道:“周先生似乎对日本的古董商颇为不满?”

    “我是对所有的古董贩子都不满,包括那些把中国文物卖给洋人的国人,”周赫煊有些气愤地说,“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从晚清到现在,流失海外的不计其数?!?br />
    张大千解释说:“据我所知,江腾先生为内藤湖南搜罗的多为古籍史料,专门用作历史研究之用,艺术价值并不是很高?!?br />
    周赫煊反问:“难道在张先生眼中,古籍史料就不是国宝?”

    “呃,”张大千顿时语塞,硬着头皮道,“我觉得吧,如果这些史料真的用于研究,研究成果又公之于众的话,也未尝不是件好事?!?br />
    周赫煊问:“你对内藤湖南了解多少?”

    张大千道:“我只知道内藤湖南是日本史学界宗师,其人博古通今,对中国文化极为推崇。他跟严复、文廷式、张元济、罗振玉、王国维等中国诸多学者皆为好友,他的史学研究也令人称道,而且他反对日本侵略中国?!?br />
    “哈哈,你们都被他骗了,”周赫煊大笑,讽刺道,“这个人确实尊崇中国文化,但他认为中国已经老迈,而日本应该接过华夏文化的大旗。后来日本人说中国文化在中国已死,精华只留于日本,这些观点都是受内藤湖南影响。你知道日本在处理山东问题时,他是怎么说的吗?”

    张大千摇头道:“不清楚?!?br />
    周赫煊道:“内藤湖南说,解决山东问题,最终要对日本有利。即使对中国有利而对日本无益,哪怕是对日本虽无益也无害的办法,也是不能接受的?!?br />
    这段话有点拗口,但张大千还是听明白了,震惊道:“内藤湖南这种大学者,应该不会说这种话吧?”

    周赫煊冷笑说:“内藤湖南对中国的危害,完全超过一支精锐军队。他的学术思想,甚至影响了日本对华政策和舆论?!?br />
    张大千默然不语,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谁说文人学者没有屁用?

    内藤湖南曾说,日本应该为了东亚的和平,把处理支(和谐)那问题的事务承担下来。

    这个论调是不是听着耳熟?

    加上他所提出的“文化中心移动说”,就是后来日本侵华时叫嚣的“大东亚共荣圈”啊,内藤湖南的学术思想影响了日本两三代人。

    良久,张大千起身拜道:“周先生学识渊博,见闻广阔,大千佩服。从今往后,我会跟日本友人保持一定距离,至少不会帮着他们出卖祖宗?!?br />
    周赫煊突然笑道:“不必如此,日本也有好人,咱不能一概而论?!?br />
    这话说到张大千心里,他去日本留学的时候,就交了不少日本朋友。嗯,其中包括一位女性朋友,日本女人还是很温柔体贴的。

    周赫煊不想谈这些糟心事,既然张大千主动上门,他又怎会放过,当即笑道:“早闻张先生画技精湛,不知可否忍痛割爱,卖上几幅给我?”

    “周先生喜欢,那是在下的荣幸?!闭糯笄Ц咝说?。

    张大千也缺钱用啊,去年还在《申报》登卖画广告,巴不得有人买他的作品。

    两人当即来到张大千在天津的住处,周赫煊一口气买下十多副山水和工笔画,乐颠颠地又找张大千求墨宝。

    张大千兴之所至,铺开画纸泼墨挥毫,几分钟就给周赫煊画好一副画像,又在旁题字道:“金石其心,芝兰其室;道德为友,大义为师?!?br />
    “周先生请收下吧?!闭糯笄峙趸?。

    “不敢当,不敢当?!敝芎侦恿?。

    这副画像属于朋友馈赠,并不收钱的。特别是旁边题的那十六个字,简直把周赫煊夸得没边了,翻译过来就是:周先生心志坚定,品行高洁,坚守做人道德和国家大义。

    只能说周赫煊喷内藤湖南喷得到位,把张大千给折服了,他认为周赫煊是一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