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

    张乐怡红着眼睛来客厅,周赫煊看着有点心疼,关切地问:“你还好吧?”

    张乐怡沉默不言,片刻后才瓮声说:“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实话?我大老远跑来天津,你至少该哄一哄、骗一骗我吧!”

    周赫煊摇头苦笑,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我写文小说揭露社会黑暗,我改良内衣号召妇女解放,我以为我自己是圣人,其实到头来没什么区别。我跟绝大多数男人一样,也渴望三妻四妾,而且自制力不够,不能克制自己的**。我昨天本来也想骗骗你,等过段时间再说明真相,但最后还是没有忍住。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坦白吧,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也不想继续骗你?!?br />
    “你混蛋!”张乐怡终于忍不住骂出来。

    “我确实很混蛋,这对你来说非常不公平,”周赫煊叹气道,“实在不行,我送你回去,大家可以做普通朋友?!?br />
    张乐怡气苦道:“我还怎么回去?我是瞒着父母离家出走的,现在灰头土脸地回家跟他们说,我喜欢上了一个负心汉吗?你让我怎么做人!”

    “呃,”周赫煊语塞,“是我考虑不周,要不你先在天津住下,等过段时间再说?!?br />
    张乐怡低着头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周赫煊的安排。她实在不知怎么回去面对父母,同时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不舍,不想就这样结束跟周赫煊彻底结束。

    民国年间的新式女子成长环境都很复杂,既接受西方的先进思想,又受到传统文化熏陶?;酵剿?,婚姻应该一夫一妻,但社会上,却随处可见三妻四妾。

    就连张乐怡的父亲,也隔三差五不回家,不但在九江养着一个女人,甚至连南京那边都是外室。前段时间逗留南京,张乐怡便住在“姨娘”家里,大家都不避讳什么。

    受社会大环境影响,民国女子并没有太多苛求,把男人娶姨太太视为正常之事。

    像咱们前文提过的那位女作家庐隐,一边写小说呼吁男女平等,一边甘心嫁给无权无势的有妇之夫。甚至在丈夫死后,还带着女儿回夫家照顾婆婆,而原配也对庐隐很好,“姐妹”相处融洽。唯独婆婆嫌她克死丈夫,又生不出儿子,这才将庐隐赶出家门。

    张乐怡能够理解男人的花心,让她最不能接受的是,周赫煊居然不骗她哄她,非要把真相说穿。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即可,何必摆在台面上,让彼此都感到难堪。

    而细细想来,张乐怡又觉得周赫煊很可靠,至少不会欺骗她,更没有占了她的身子再说。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男朋友劈腿出轨,放在现代社会绝对属于渣男。而像张乐怡这种民国千金,居然轻易就接受了,反倒希望男人瞒着她偷腥。等男朋友主动揭穿事实,她又觉得对方诚实可以托付。

    这种奇怪的思维,是现代人无法理解的。

    历史上,梅兰芳先生在有正妻的情况下,还接连娶了三位妻子延续香火。也没人说他品性不好,反而将他跟孟小冬的结合引为美谈,是梨园中的一段佳话。

    婉容的到来,打破了屋里的尴尬,她笑着说:“周大哥,张小姐,你们还没准备好吗?”

    “你稍等,我们马上就走?!敝芎侦佑Φ?。

    张乐怡收起情绪,装作若无其事地笑道:“我先回房化化妆?!?br />
    三人坐着黄包车前往南郊,路上的积水已经退去,不过还有许多人在清淤打扫。

    来到洋人的乡谊俱乐部,发现这里不但不受洪汛影响,反而热闹了许多。一些洋人客商受困于港口淤堵,暂时停留天津,全都跑来这里找乐子。

    “嗨,密斯特周,好久不见!”一个洋人远远地打招呼。

    “你好,麦克?!敝芎侦踊邮中Φ?。

    吧台上又有洋人胖子对酒保喊道:“给周来一杯威士忌,我请客!”

    周赫煊走过去和洋人胖子拥抱,笑道:“哈哈,吉米,你又长胖了?!?br />
    洋人胖子板着脸,回头对酒保说:“我改变主意了,这杯酒让他自己付钱?!?br />
    威士忌已经倒好,周赫煊走过去一饮而尽,冲得他嗓子难受,放下酒杯说:“记在胖子账上,我要打球去了?!?br />
    “嘿,你个混蛋!”胖子大声笑骂。

    张乐怡看得稀奇,周赫煊跟洋人的关系让她有些不解。她的父亲是买办出身,长期跟洋人打交道。在她从小的印象中,洋人都要高人一等,他父亲就算面对无权无势的洋人,也都小心客气。

    而周赫煊则要洒脱得多,似乎和洋人属于平等交往的朋友,可以随便开玩笑那种。

    “那个胖子是谁?”张乐怡低声问。

    周赫煊道:“英国天津驻军的一位少校,听说还是个小贵族。这家伙经常溜出军营,跑到俱乐部来喝酒找乐子?!?br />
    “你跟这里的洋人很熟?”张乐怡又问。

    周赫煊道:“有些一起喝过酒,有些一起打过球。我每个月都要来俱乐部玩几天,一来二去就跟他们混熟了?!?br />
    张乐怡说:“那些洋人似乎对你印象很好,连玩笑都开得起?!?br />
    “哈哈,洋人也是人,为什么不能开玩笑?”周赫煊笑道。

    “可我父亲平时跟洋人打交道,总是小心翼翼的?!闭爬肘?。

    周赫煊道:“那是因为你父亲有求于人,需要靠洋人做生意。所谓无欲则刚,我又不求洋人办事,何必看他们脸色?而我对他们越是随意,这些洋人就越喜欢跟我交流,把我当成平等相待的朋友。其实他们也对中国人很好奇,愿意跟正常的中国人打交道?!?br />
    张乐怡莞尔道:“你的意思是说,别的中国人都不正常?”

    “你觉得正常吗?咱们中国人见到洋人的时候,要么唯唯诺诺,要么拒而远之?!敝芎侦铀?。

    “也对?!闭爬肘粲兴嫉氐阃?。

    婉容对此深有体会,溥仪来天津后,也经常跟洋人打交道。溥仪表面上摆着皇帝架子,甚至还在生意宴上赏赐洋人,视洋人为异国仆臣。但实际情况却是,溥仪面对洋人始终小心接洽,生怕会得罪对方,就跟宫里的太监遇到主子一般。

    三人结伴前往保龄球室,刚刚进去便看到英法两国的总领事夫妇。两位夫人高兴地打着球,两位领事大人却站在旁边,低声议论着什么事情。

    “用中国的一句话来说,说曹操,曹操到,”埃尔韦朝周赫煊招手道,“嗨,周,刚说到你,你就来了?!?br />
    周赫煊走过去行礼道:“两位领事先生好?!?br />
    英国总领事罗杰·鲍威尔看看婉容,又看看张乐怡,笑道:“密斯特周,介绍一下你旁边这位美丽的小姐吧?!?br />
    周赫煊说:“这是我的秘……”

    “我是他的未婚妻?!闭爬肘蝗煌熳胖芎侦拥氖炙?。

    周赫煊闻言大为诧异,惊讶地扭头看着张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