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赫煊忙着赈济灾民,天津的某些名流还在盯着舞厅狂怼。

    包括王吕元、潘守廉、严修、华世奎、赵元礼等人在内的,十二位天津社会“有心世道者”,以道学家的口吻劝说饭店取消舞厅,以维持道德风化。

    他们在公函中说道:“于大庭广众下,男女偎抱,旋转蹲踢,两体只隔一丝,而汗液浸淫,热度之激射,其视野合之翻云覆雨,相去几何?”又云,“始犹借资游观,继则引诱中国青年女子,随波逐澜,是**,大启自由之渐,遂开诲淫之门?!辈⑷杪畛技霸尥枵摺安辉馓烨?,亦受冥诛”。

    这些家伙骂就骂吧,居然还登报叫嚣,简直没完没了,闹了一两个月都不见消停。

    周赫煊看了报纸,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用真名在《大公报》上回喷:“我听说北平的铁狮子胡同和六国饭店,也有很多上等人在那里搂抱跳舞,那边的**就比天津好些?你们倒是去铁狮子胡同和六国饭店骂??!如果真的吃饱了没事干,就捐款赈灾去,天津城外有无数灾民饿着肚子呢!”

    北平的铁狮子胡同和六国饭店,出入那里的要么是北洋高官,要么是外国政要。道学家们自然惹不起,他们只敢在天津发牢骚,脑子进水了才去招惹贵人们。

    周赫煊一跳出来讽刺,立即就引起道学家们群起而攻,其中赵元礼骂得最狠:“周赫煊其人,名为学者,实为文妖。办学赈灾,皆不过邀名之举。此人专擅钻营弄巧,先后投靠褚玉璞及张学良,以为进身之阶。后南下鼓吹妇女解放,靠卖肚兜大赚其财,当今中国寡廉鲜耻者,无出其右。吾尝言,字如其人,见字如见人。周氏书法奇丑无比,堪比三岁蒙童,此人品行亦应如此也,难入道德者之目?!?br />
    赵元礼是谁?

    天津四大书法家之一,天津近代诗坛三杰,就连李叔同都是他的学生。

    赵元礼称得上天津老派文人的代表人物,而周赫煊又是新近崛起的知名学者。两人在报纸上互喷,立即吸引来无数读者目光,他们各自身后的支持者也加入骂战。

    周赫煊在《大公报》回应道:“赵元礼先生是大书法家,好像曾经说过:练字先要练人,做人要老实本分,做事情要严谨,心正才能字正。我承认我的字写得差,按照赵先生的理论,我的人品也应该很差。但现在,我这个没品之人,正在竭尽全力赈济灾民,赵先生道德高尚,是否也该慷慨解囊呢?您的德行如此正直,总不会对灾民视而不见吧?”

    赵元礼很快便说:“赈济灾民乃小义,捍卫风化实为大道,不可顾小义而舍大道也。老朽家财不丰,但也知道义,已为灾民捐献一百元,聊表心意?!?br />
    周赫煊直接开喷:“你他娘的,这两个月在报纸上花钱登骂人文章,恐怕就不止花费100块吧?真拿得出手!”

    脏字一出,读者绝倒,原来周先生也骂娘啊。

    赵元礼看了报纸后气得吐血,连忙又派人捐赠500元,这才继续写文章:“斯文扫地,读书人怎可出口成脏?我写的文章见报,自不需费钱,反而还会收到报馆的润笔之资?!?br />
    周赫煊讥讽道:“那你就是借反对跳舞,邀名赚钱呗?!?br />
    赵元礼这次只回了四个字:“不可理喻!”

    ……

    少帅府。

    “哈哈哈哈哈!”

    张学良大笑不止,放下报纸说:“骂得好,这种老顽固就该骂?!?br />
    张学良属于舞场???,前几天刚在舞会上认识赵四小姐,两人已经眉来眼去勾兑上了。那些老学究反对跳舞,不正是在打少帅的脸吗?周赫煊这次算帮他出了口闷气。

    “骂不醒的,他们还以为自己在维护道义呢?!敝芎侦游弈蔚厮?。

    张学良道:“你那个济民会搞得不错,我以私人名义捐款5000,也算是为老百姓出把力。不过政府拨款就别想了,这个真的很难?!?br />
    北洋政府的财政已经爆炸了,财政部长愁得直接辞职不干,还是回天津做寓公潇洒。公务员好几个月领不到工资,北大的教学拨款自然也欠着,讲师教授们艰难度日。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税没法收!

    就拿直隶?。ê颖保├此?,这是最靠近中央的省份??伤熬枨?,全都进了褚玉璞这个省长兼督军的腰包,其他省的税收那就更难。

    张作霖倒是有东三省地盘,但张作霖是张作霖,北洋政府是北洋政府,你别指望着老张拿自家银子填窟窿。

    所以北洋政府前几任总统和总理,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急着找洋人借款。但如此做法,却每每遭到政敌攻击,最后闹得灰头土脸下台。

    周赫煊说:“政府财政困难,我自然知道。但眼下来自山东的灾民越来越多,一味赈灾也不是办法?!?br />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张学良问。

    “只能找六帅你了?!敝芎侦铀?。

    张学良指着周赫煊调侃道:“你呀,明明是一个学者,却操着内阁总理的心,要不干脆从政吧?!?br />
    周赫煊连连摇头:“现在当内政官,就是给督军们做夜壶。尿急的时候拿出来用用,尿完了就扔床底下不管不顾?!?br />
    “哈哈哈哈,这个比喻大妙!”张学良拍手赞叹。

    周赫煊正色道:“六帅,我的想法是,由政府出面牵头,搞一些市政大工程。如此以工代赈,既发展了社会,又赈济了灾民,让他们有活干?!?br />
    “以工代赈,这倒是个好法子,”张学良颇为欣赏地说,可随机又无奈道,“这事你得去找褚玉璞,天津是他的地盘。不过嘛,我估计他是顾不上的?!?br />
    褚玉璞以前是张宗昌的部下,别的没学会,苛捐杂税学得有模有样。如今直隶各县的税收越来越重,搞得民间红枪会组织蔓延起来。周赫煊在上海卖内衣的时候,直隶成安县还爆发了武装起义,红枪会直接杀入军队驻地,抢了军火后开仓放粮,闹得轰轰烈烈。

    这些红枪会成员,大部分属于老实巴交的农民,都是被军阀逼得造反的。

    想要褚玉璞以工代赈?呵呵,他不在灾民身上收税就谢天谢地了。

    周赫煊笑道:“我是说,以中央政府的名义,联合天津租界的各国董事会,启动海河水利工程?!?br />
    “又关洋人什么事?”张学良常年在东北,不知道天津这边的情况。

    周赫煊解释说:“天津海河数百年来一直泛滥,不仅泥沙淤塞妨碍港口通行,而且海水倒灌导致大量良田变成盐碱地。从晚清时候到四年前,海河已经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河道整治工程。其中洋人也出了不少力,因为港口淤塞会对他们造成很大损失。上一次海河整治已经是几年前的事,算算时间,差不多又该规整规整了?!?br />
    张学良眼睛一亮,拍手道:“这个办法好!即繁荣港口,又惠泽百姓,还能赈济灾民。赫煊啊,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张学良是真的服了周赫煊,上次周赫煊给他出离间计,他跑回去跟老爹一说,张作霖随即哈哈大笑,直言“英雄所见略同”。原来张作霖已经在离间了,去年秋天就秘密联系常校长,现在南边的北伐势力已经乱成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