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中国农村的《大地》三部曲,赛珍珠此时已经开始创作第一部。她父亲是传教士,从小带着她在中国农村传教,她老公是农学教授,也经常带着她深入农村考察研究。

    赛珍珠夫妇本来住在金陵大学分配的寓所里,但北伐士兵的排外暴乱突然发生,夫妻二人匆忙逃难,只随身携带了《大地》初稿,《水浒传》的翻译稿被遗落在小洋楼里。

    “周先生,这是我写的小说,还请斧正?!比渲樗祷巴耆谴恐惺降?,甚至带着些镇江方言口音。她拿出《大地》稿件,态度非常诚恳,完全是请教的语气。

    赛珍珠如今的情况非常尴尬,她写的小说中国人不感兴趣,寄到美国也经常被退稿,属于那种比较失败的小作家。

    周赫煊穿越前就读过《大地》,此时看初稿也大同小异,粗略地看完二三十章,他合上稿件说:“想听我的客观评价吗?”

    “当然?!比渲榈阃?。

    周赫煊毫不客气地说:“写作技巧非常普通,文字并不出彩,但胜在平实真诚?!?br />
    “就这些?”赛珍珠有些失望。

    周赫煊又说:“你这本书,中国人不会喜欢,美国人可能感兴趣?!?br />
    赛珍珠不解道:“为什么?”

    周赫煊笑道:“因为你是站在一个美国人的角度,来展现中国农村。整部小说笔调温暖,充满了对中国农民的同情和对中国农村的热爱,同时也揭露了中国农村社会的黑暗。但你是美国人,难免有隔岸观火之嫌,对现实问题的看法只停留在表面,犹如浮光掠影,难以深入进去。这本小说对中国人而言,是没有任何阅读价值的?!?br />
    “或许吧?!比渲榈阃?。

    周赫煊话锋一转,继续说:“不过嘛,如果有出版商帮忙运作的话,《大地》在欧美有可能会畅销。因为你的立场是美国式的,美国人对此没有阅读障碍,同时还能感受到一种来自东方的未知神秘。这本书,可以作为西方世界认识中国的窗口?!?br />
    赛珍珠欣慰道:“这就足够了?!?br />
    “但是,这本书也会加深西方人对中国的误解,”周赫煊说,“因为你描述的是一个已经变形的中国农村社会,它仅仅是你眼中的中国农村?!?br />
    未来的普利策小说奖和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就这样被周赫煊批得一无是处。

    赛珍珠苦笑,摇头说:“周,我真不该让你评价《大地》,你打击了我的创作积极性?!?br />
    周赫煊笑着安慰道:“别太失望,它还是非常优秀的,只是我太过挑剔而已?!?br />
    “我认为周的观点很准确,”布克突然发言道,“我们毕竟是外人,很难理解中国人的思维,也很难了解真正的中国。相反,周先生才是真正的大学者,他的《大国崛起》令人叹为观止,把世界列强的兴衰分析得全面而深刻?!?br />
    “布克先生也看过《大国崛起》?”周赫煊问。

    布克说:“当然,《大国崛起》已经在欧洲史学界引起轰动,在美国也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暂时只限于学界范围,普通民众对此并无了解,他们甚至都没听说过这本史学巨著?!?br />
    周赫煊笑道:“这很正常,普通民众更喜欢通俗读物?!?br />
    “这就是让我惊叹的地方,”布克说,“中国的学生和知识分子,似乎比西方人更热衷于了解世界,像《大国崛起》这样的学术著作,居然也能在中国畅销?!?br />
    周赫煊感叹说:“中国人已经封闭落后太久,再不睁眼看世界,就彻底没救了?!?br />
    布克笑道:“所以我对中国的未来非??春?,我在美国和欧洲都居住过,也曾去过日本和印度。似乎只有日本人,才有中国人这样对知识文化的狂热。而印度则很糟糕,那边的知识分子有些……怎么说呢,有些不思进取?!?br />
    “布克先生是研究农学的?”周赫煊问。

    “是的,”布克说,“中国的农业还很落后,而且像江南水乡和西南山区,也没有机械化耕种的条件。我考察中国农村多年,甚至没见过一台农用拖拉机?!?br />
    周赫煊说:“那是因为拖拉机使用柴油,不仅机器昂贵,燃油费也用不起。大地主倒是有钱,但他们宁愿多雇几个长工,也比使用机器划算?!?br />
    “确实是这样?!辈伎丝嘈?。

    周赫煊问:“为什么不制造一种,主结构为木质,辅以少量钢铁配件,以人力为动力的机器呢?比如小型的稻谷收割机,玉米脱?;??!?br />
    布克若有所思:“你的想法似乎可行?!?br />
    周赫煊当即拿出纸笔,凭印象画出人力收割机,指着机器说:“这是人力踏板,用脚踩压踏板,来带动履带运转机器。农民只需要将稻穗放在脱粒轮上,便可轻松地收获稻谷。而且这种机器很轻便,两个成年人就能抬动,非常适合小农经济的中国?!?br />
    “天才般的设想!”布克看得眼睛发亮。

    周赫煊却突然沉默了,因为他联想到当今中国农村的现状。一旦人力收割机得到推广,以前需要六个长工干的活,现在两个人就能搞定。地主倒是省钱省时了,穷困的农民却愈加穷困,因为机器的使用必然导致部分人失去生计。

    从长远而言,这属于社会发展的阵痛。但真正设身处地,却让人触目惊心。

    就拿民国的手工业来说,由于西方工业产品的冲击,大量手工业从业者致贫,这是个非常严峻的社会问题。

    布克却不管那么许多,逮着周赫煊询问人力脱?;南晗盖榭?。

    周赫煊只是依葫芦画瓢而已,仅知道大致的工作原理,具体细节和配件,需要求助机械专家才行。特别是脱粒轮的设计,铁环安装太稀,会导致稻穗脱不尽,安装太密,又有可能卡住机器,必须经过反复试验调制。

    接下来的三天,周赫煊都待在旅馆里。跟布克讨论农业,跟赛珍珠讨论文学,直到城中的骚乱完全平息,他们才乘坐火车返回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