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车站。

    徐志摩携妻子陆小曼前来送行,依依不舍道:“赫煊保重!”

    “志摩再见,小曼再见!”周赫煊嘱咐道,“记得帮我把那5000银元给徐悲鸿送去?!?br />
    “我下午就送?!毙熘灸πΦ?。

    周赫煊转身走向火车,孙家兄弟也连忙跟上。

    上海到南京距离很短,几个小时便已经抵达终点。出站的时候颇为麻烦,因为刚刚结束战事,士兵搜查得特别严,把孙家兄弟随身携带的手枪都搜出来了。

    “干什么的!”士兵立即举枪对准周赫煊三人。

    周赫煊连忙拿出几块大洋,笑道:“我姓周,是个商人,带枪只是为了防身?!?br />
    这年头带枪确实正常,士兵收了银钱,见周赫煊西装革履、模样周正,也不再为难他,说道:“快过去吧,少生事端?!?br />
    “多谢?!敝芎侦颖?。

    就在周赫煊带着孙家兄弟出站的瞬间,突然江面上传来一声巨响。

    “轰!”

    英国和美**舰向城里开炮了。

    什么情况?

    周赫煊瞬间懵逼,他亲眼看到一发炮弹,落到前方几十米外的民居中。街上行人慌乱逃窜,车站士兵也如临大敌,鸣枪警告旅客不得乱闯。

    “先生快走!”孙永振拖着周赫煊就跑。

    三人埋头一阵狂奔,直跑出炮弹的落点范围,这才稍微安心下来。

    周赫煊的脑子还有些晕,搞不明白英美军舰怎么会向城里开炮,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南京事件!

    老子怎么把南京事件给忘了?

    周赫煊后悔不已,他要是能想起来,肯定过几天才来南京。

    “那边有个洋人,快抓住他!”

    只见七八个中国士兵,疯狂追赶着一个洋人。

    洋人跑不动了,扔掉随身物品抱头求饶。士兵们可不管,冲上去就拳打脚踢,竟将那洋人活生生打死,随后抢夺财物飘然而去。

    孙家兄弟看得目瞪口呆,孙永浩说:“北伐军真是血性男儿,连洋人都敢杀?!?br />
    周赫煊苦笑,要不是城里的洋人遭难,英美军舰至于开炮吗?

    别说普通洋人,就连金陵大学的副校长(美国人)和震旦大学的预科校长(意大利人)都被士兵打死了。南京和下关的外国领事馆、教堂、商社、医院、外侨住所,全部遭到洗劫。

    局势糟糕到北伐军将领都控制不住,事后只能甩锅。先说是张宗昌、孙传芳的溃兵闹事,后来又说是我党在阴谋组织,反正搞到最后也没查明真相,给外国人赔了大笔银子善后。

    还好,这些士兵只针对洋人,周赫煊暂时没有危险。

    由于城里太乱,根本找不到黄包车,周赫煊和孙家兄弟只能徒步前进。一路上乱七八糟,还有地痞流氓趁机搞事,不分国人、洋人,反正见到有钱的就抢。

    幸好有孙家兄弟?;?,否则连周赫煊都被混混抢劫了。

    走了大概一个钟头,周赫煊终于靠问路来到张府门口,好半天才有个佣人出来开门。

    “你好,我找张谋之先生?!敝芎侦拥?。

    佣人的回答让周赫煊很崩溃:“老爷半个月前就离开南京回庐山了?!?br />
    周赫煊扶额:“……”

    我尼玛!

    庐山可在江西,离南京有500多公里呢。

    罢了,罢了,还是老老实实跟徐申如合作吧,也不用再扯上张家了。

    周赫煊只得带着孙家兄弟去投旅店,刚把开房手续办完,就见一男一女两个洋人慌慌张张跑进来。

    男洋人用流利的中文说:“老板,快开一间房?!?br />
    “唉哟,我可不敢收留你们。要是被那些当兵的知道,还不把店给砸了?!钡暾乒裎训?。

    女洋人的中文更好,完全听不出口音,她拿出几十银元说:“拜托了,请让我们住几天,这些钱都给你?!?br />
    店掌柜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敌不住金钱诱惑,咬牙道:“行,就让你们住下,不过千万别乱走,老实待在房里?!?br />
    “可以,可以,谢谢老板!”两个洋人连忙致谢。

    事情碰巧,周赫煊跟他们住隔壁。

    反正闲着也没事干,周赫煊在上楼的时候搭讪道:“两位外国朋友好,请问贵姓?”

    男洋人警惕地打量周赫煊几眼,回答说:“我叫约翰·布克,这是我妻子珀尔?!?br />
    女洋人补充道:“我中文名叫赛珍珠?!?br />
    周赫煊瞬间无语,住个旅馆都能遇到未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个世界太小了。

    赛珍珠虽是美国人,但她从小在中国长大,就连写文章都用中文,说起来中国才是她真正的故乡。

    周赫煊笑道:“两位好,我叫周赫煊?!?br />
    “你就是写《神女》的周赫煊?”赛珍珠惊喜道,“我非常喜欢你的作品,它太特别了,听说叫现实魔幻主义?!?br />
    大家各自到客房安置行李,很快赛珍珠夫妇就过来串门。

    周赫煊问:“两位今后打算去哪儿?”

    “不知道,”布克耸耸肩,抱怨说,“中国的士兵太疯狂了,见到外国人就打就抢,我们不敢在南京继续居住,准备先去上??纯辞榭??!?br />
    周赫煊发出邀请道:“不如去北方吧,两位可以到北大做老师?!?br />
    赛珍珠如今乃是金陵大学教授,她说:“北大属于中国最顶尖的学府,它会聘请我们吗?”

    “我就是北大校长?!敝芎侦有Φ?。

    布克喜道:“那正好。珀尔,我们就去北大?!?br />
    赛珍珠没有纠结去向,而是问道:“周先生,我想把你的《神女》翻译成英文,让更多的美国读者知道它。请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敝芎侦铀?。

    《神女》里边有诸多中国民间鬼神传说,换成别的外国人翻译,肯定很难保持原貌。而赛珍珠就不同了,她对中国非常了解,只听她翻译的《水浒传》名字就知道——《四海之内皆兄弟》。

    这个翻译绝对称得上信、达、雅,远比什么《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的故事》(欧洲人翻译的水浒)更高明。

    能够碰到赛珍珠,周赫煊觉得不虚此行,更何况还把赛珍珠夫妇拐到北大去。

    周赫煊却不知道,等赛珍珠将《神女》介绍至欧美后,在西方文坛引起了不小的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