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虽说日子没法过了,但她还是没有文绣的魄力。宁愿整日幽居在张园,过着被丈夫怨恨责骂的生活,也不敢冲破封建礼教,毅然决然地走出去。

    皇后离婚,不仅意味着和丈夫分开,还代表着与娘家决裂,那才真的孤苦伶仃。

    当晚她哭了半宿,快天亮才迷糊睡去,一觉醒来已是大中午。

    “娘娘,该吃午饭了?!贝藁燮呑呓此?。

    婉容犹豫问:“他……没事吧?”

    崔慧茀说:“皇上气还没消呢,说是不想吃饭,我已经让下人给他把饭端过去了?!?br />
    “唉,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婉容叹息道,“我倒是挺羡慕文绣,听说她当老师很自在呢?!?br />
    崔慧茀惊道:“娘娘,你可别学淑妃娘娘,大逆不道??!”

    婉容凄苦地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还是……还是顺着皇上一些吧,别惹他生气?!贝藁燮呉埠芪弈?。她从道德上忠于清室,但从情感上却向着婉容,两人乃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婉容苦笑道:“我又何尝不想顺着他,凭白找不自在呢?”

    崔慧茀转开话题说:“娘娘,你眼睛都哭红了,好生打扮一下吧。我先下去了?!?br />
    婉容走到梳妆台前,仔细打量着镜中之人,发呆好半天才开始梳妆。她昨晚哭得太伤心,最后和衣而睡,衣襟上沾了不少眼泪。

    梳洗完毕,婉容又回房换衣服,却没注意窗户开着。

    溥仪住的房子,乃是前清提督张彪的寓所。而隔壁紧挨着的,则是段祺瑞小舅子吴光新(前陆军总长)的公馆。

    吴光新家,一个男仆正在收拾房间,突然瞥到隔壁窗户里的倩影。

    男仆忘了手头的工作,忍不住走到窗前,盯着对面的婉容傻看。见婉容正在换衣服,两只雪白的胳膊都露出来,男仆两眼发光,馋得直流口水。

    可惜婉容只换了外衣,没有把衣服脱完,这让男仆大失所望。

    “谁?”婉容感应到偷窥的目光,立即扭头看去。

    男仆吓得连忙躲开,但还是被婉容看到穿着蓝色衣服。

    婉容感觉遭受了奇耻大辱,跑下楼对崔慧茀说:“隔壁吴府有人头盔我换衣服!”

    “岂有此理!”

    崔慧茀效忠的是前清皇室,而婉容则是皇室的一部分,有人偷窥婉容,也等于是在羞辱崔慧茀。

    也不跟溥仪禀报,崔慧茀立即召集太监和侍卫,直奔吴光新家门口兴师问罪。

    “大胆奴才,赶紧给出来!”崔慧茀大喊。

    吴府的人不知何时,但那男仆却慌了,连忙跟关系好的仆人商量。

    吴光新的管家出来询问:“崔小姐,你有什么事吗?”

    崔慧茀说:“你家有个穿蓝色衣服的家伙,偷窥我家皇后娘娘,赶快把人交出来!”

    “呵呵,我帮你问问?!?br />
    管家不以为然的笑笑,回去问仆人说:“刚才是谁偷窥皇后???”

    其实很好追查,谁在打扫跟婉容对门的房间,那自然就是谁干的。男仆也知此理,普通跪下说:“林爷救命??!”

    “怕什么?给我站起来!”林管家吩咐其他仆人说,“全都给我换上蓝色衣服?!?br />
    等所有人都换好蓝衣,林管家带着他们来到门口,笑嘻嘻地对婉容、崔慧茀说:“我把府上穿蓝衣服的人都带来了,皇后你好生辨认一下,到底是谁在偷看?!?br />
    婉容支吾道:“我……我没看清?!?br />
    林管家一摊手:“那我就没办法了?!?br />
    “大胆!”

    太监总管怒斥道:“好你个奴才,敢跟咱家玩花样!连皇上皇后都敢欺瞒?!?br />
    一个胆子大的佣人说:“如今都民国了,没有什么皇上皇下。你们这些人,更别想作威作福,我们才不怕呢!”

    婉容和崔慧茀气得发抖,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回去禀报溥仪。

    溥仪也愤怒啊,连几个仆人都能欺负到他头上。当即拍桌子站起来,然后又泄气坐下,沮丧道:“报警吧?!?br />
    巡捕房的人很快来了,在溥仪的强烈要求下,巡捕们进入吴宅搜人。结果瞬间傻眼,整个宅子里所有佣人全穿着蓝衣服,根本不知道该抓谁,只能无功而返。

    溥仪还很大方,给每个出警的巡捕打赏了一块银元,巡捕们大笑着离去,毫不顾忌的议论道:

    “听说皇后的身子都被看光了,啧啧,我咋没有那个眼福?!?br />
    “你要是想过眼瘾,可以辞职不干啊,到吴府来做佣人就行?!?br />
    “别,当巡捕多好,领了薪水可以去找窑姐儿,那不比偷看皇后过瘾?”

    “说的也是。女人嘛,关了灯都一样?!?br />
    “不过要是让我睡一晚上皇后,少活几年都干!”

    “哈哈哈……”

    听着那些巡捕的议论声,婉容愤怒得全身颤抖。污言秽语且不说,居然把她跟娼妓相提并论,这比被人偷窥更加屈辱。

    溥仪气得脸色发青,呵斥婉容道:“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回去,嫌脸没丢够??!”

    “你不去找那些巡捕理论,还朝我吼?”婉容呆立当场,简直难以置信。

    溥仪不再理会她,而是对太监和宫女说:“以后把窗户关好,再有这种事发生,朕为你们是问!”

    “扎!”

    太监宫女跪地领命。

    “呵呵,”婉容失望至极,看着溥仪冷笑起来,“你还想当皇帝,连几个仆人、巡捕都不敢惹,你当的哪门子皇帝?”

    “闭嘴!”溥仪大喝。他不想在家里多呆,跑去找段宏业玩去了。那位段公子虽然只知道哄他的钱,但溥仪却觉得很舒心,至少段宏业很给面子。

    婉容坐在饭桌前,她没有哭,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淌。崔慧茀在旁边帮着擦泪水,擦了又流,怎么都擦不干净。

    过了良久,婉容才悠悠说道:“茀姐姐,我若是离开张园,你会跟着我吗?”

    “娘娘,你不会是想……”崔慧茀大惊失色,劝道,“娘娘,淑妃离婚已经让皇上大受打击,你若是再走,他会疯掉的!”

    婉容苦笑:“他已经疯掉了,跟在皇宫里完全是两个人。茀姐姐,我如果离开张园,你还是会选择跟他吧?”

    崔慧茀默然。

    她的父亲没有子嗣,所以她发誓终生不嫁,带着妹妹一起效忠清室。刚来张园的时候,她对溥仪带着崇拜和尊敬,但随着时间推移,她只敬重皇帝那个名号。

    溥仪本人,真的没有什么人格魅力。而崔慧茀则是跟吕碧城齐名的天津才女,她才思敏捷、过目不忘,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这样的聪慧女子早看穿了溥仪的本质。

    崔慧茀还留在张园不走,只是为了信守诺言而已。她跟婉容的姐妹情谊倒是真的,历史上,婉容在东北惨遭软禁,崔慧茀始终随侍左右。

    以崔慧茀的聪明才智,已经看出婉容生出去意,她夹在中间两边都难做。从道德上,她不希望婉容离开,从感情上,她又赞同婉容摆脱苦海。

    思虑良久,崔慧茀才说:“我不能走,皇上还需要人照顾,否则他会过不下去的?!?br />
    婉容求道:“茀姐姐,我现在不能随便离开张园,你帮我给《大公报》馆的周先生送封信,再找个法子带我出去!”

    崔慧茀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算是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