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挖好了坑,见梁启超不往里面跳,他也就没再劝,而是扭头对周赫煊说:“小周先生,你帮六子戒大烟,这事我要感谢你。来,老叔也敬你一杯?!?br />
    “不敢当!”周赫煊连忙双手捧杯。

    张作霖喝着酒说:“你们读书人的事,我这个大老粗也不懂。学问多了,好应该安心报国,别整天闹着要造反,你说是不是?”

    周赫煊笑道:“是应该真心报国?!?br />
    张作霖突然话题一转:“小周先生你写的《大国崛起》,我是知道的。特别是《日本篇》和《俄国篇》,写得好啊,这两个狗x的国家,整天就想着占中国便宜。你说中日早晚还会打一仗,我非常赞同?!?br />
    “只是一些个人浅见?!敝芎侦拥?。

    “浅见个屁,最烦你们读书人说虚头巴脑的话,”张作霖冷笑道,“我跟日本人打了30年交道,他们心里想什么,老子清楚得很?!?br />
    事实上,如今张作霖和日本人的矛盾已经激化到极点,核心便是“满蒙”利益问题。

    从明治时期起,“满蒙”就是日本大陆政策的战略目标。日本人以攫取铁路修筑权为突破口,通过武力和外交手段,逐渐加紧向“满蒙”的扩张步伐。

    而张作霖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两年前不顾日本反对,毅然成立“东北交通委员会”,开始自行筹建东北铁路网。一旦这个铁路网修筑起来,就能加强张作霖在满蒙地区的控制力,既能获得经济上的巨大收益,又可以利用铁路来运兵运粮。

    此举严重危及到日本人在东北的利益,若非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日本早就把张作霖给踢开了。去年郭松龄倒戈反叛时,只要郭松龄愿意同日本人合作,张作霖早就已经完蛋。

    可惜郭松龄满脑子爱国思想,断然拒绝出卖中国利益。而张作霖又低头跟日本签卖国合约,这才获得日本帮助,最终把郭松龄给解决掉。

    然而张作霖就一马匪,黑吃黑惯了,转头就不认账,把日本人气得吐血。

    日本以前想通过武力威胁和外交恐吓的手段,逐步控制“满蒙”,兵不血刃的达到目的。但被张作霖三番五次戏耍后,现在已经开始转变思路,等明年田中义一上台,日本就会开始谋划军事入侵东北。

    痛骂了一番日本人,张作霖又开始喝酒。甚至连朱湘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都被张作霖敬酒,这让朱湘感觉脸面有光。

    周赫煊突然想到北大的事情,试探道:“雨帅,我有几个朋友在北大,他们说教育部一直不肯发放资金?”

    张作霖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北大就是个乱党窝子,这样的学堂,我看是没必要再办下去?!?br />
    梁启超连连眨眼,奉劝周赫煊别再提这茬,免得惹张作霖发脾气。

    周赫煊却笑道:“雨帅,舆论很重要,不可因噎废食啊。北大的乱党虽多,但雨帅这么搞,普通师生不会敌视乱党,反而会嫉恨雨帅?!?br />
    张作霖大笑道:“妈拉个巴子,天底下恨我的人多了,也不缺那几个?!?br />
    周赫煊瞬间无语。

    梁启超见话题已经说开了,也趁机建言:“雨帅,北大那摊子烂事,摆在那里实在不好看,终归是要解决的?!?br />
    这话说到张作霖心坎里,他再不怕被人骂,但总要顾忌脸面。历史上,他是明年才解决北大问题的,方式粗暴而直接,那便是取消北大名号,把北大和其他几所学校合并为新大学。

    张作霖问:“老哥觉得该咋办?”

    梁启超说:“不如因势利导?;灰桓鲇晁湃?,学校师生又认可的人去做校长,杜绝北大再出现革命党?!?br />
    张作霖看了梁启超一眼,目光中闪现着狡猾的光彩,笑道:“我就信任老哥,不如老哥去北大做校长?!?br />
    梁启超连连摆手:“我不行,我跟北大的一些人有过节,他们不会接受我的?!?br />
    张作霖蛮横道:“哪个够x的敢反对,老子就把他抓起来。妈拉个巴子,还没有王法了?!?br />
    梁启超也是个老狐狸,突然指着周赫煊笑道:“我看明诚就不错?!?br />
    “不行不行,我威望不足。30岁都不到,去北大当教授都显得太年轻了,哪里能做校长!”周赫煊连忙推辞,他可不想去趟那个浑水。

    张作霖却拍板说:“好,就这么定了。小周先生去当校长,我信得过?!?br />
    “雨帅,你还是另选高才吧,我真的不行?!敝芎侦幽歉龊蠡诎?,他就不该提北大的事,纯属引火烧身。

    一旦周赫煊去北大做校长,管得太严,就是破坏了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校风。而管得太松,肯定又要惹怒张作霖,简直两面不讨好。

    这种破事,周赫煊才不会管。

    张作霖笑道:“不准拒绝,我回头就跟教育部打招呼。来来来,喝酒!小周先生,我就把北大交给你了,一定要给我管好?!?br />
    “雨帅,我真的不行?!敝芎侦恿扯悸塘?。

    张作霖却不顾他的推辞,哈哈大笑着继续喝酒。

    周赫煊想死的心都有,见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他只能说:“雨帅,让我做北大校长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个要求?!?br />
    “说?!闭抛髁氐?。

    “第一,教育部的款项必须按时发放,不得拖欠?!敝芎侦拥?。

    张作霖笑道:“可以?!?br />
    周赫煊又说:“第二,学生可能会参加一些活动,甚至是游行示威。这我拦不住,也没办法拦。我只能保证,北大那边不会公然喊出革命党的口号?!?br />
    “这个嘛……”张作霖犹豫了。

    周赫煊趁机说:“如果第二点雨帅不能答应,那恕我不能胜任?!?br />
    “行,老子就答应你!”张作霖拍桌子说。他对北大的事已经烦透了,内阁和教育部隔三差五就有人来反应,早晚都必须解决的。

    离开张作霖的官邸,周赫煊唉声叹气,跟死了老爸一样,埋怨道:“任公先生,你可把我害苦了!”

    “哈哈哈哈,”梁启超幸灾乐祸,“明诚,你行的,我看好你?!?br />
    周赫煊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愿意的,否则他坚持不干,张作霖总不能用枪逼着他去当校长。

    帮助北大提前复课,这是一桩大好事。至于以后闹出麻烦,大不了周赫煊引咎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