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甲午战争对中国的影响,梁启超体会太深了。他们维新派里的很多人,就是受甲午战败刺激,才走上了变法之路。

    恍然间,梁启超想到死去的好友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多么豪气,却又是多么悲哀。

    周赫煊还在讲台上继续:

    “分析甲午战败的影响,也要从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思想文化等等方面来进行。

    军事上,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在列强面前彻底失去防御能力,这才有了后来的庚子国变。而日本占领台湾、朝鲜后,对中国的东北、华东形成直接威胁。以后如果中日再次开战,那么这两个地方将会变成日本侵华跳板。

    经济上,《马关条约》的签署,中国共赔偿日本2.3亿两白银,加重了清政府和老百姓的财政负担。而日本则国力大增,不但获得巨额赔款,还缴获价值1亿多日元的舰艇,一下子称雄亚洲。

    政治上,中国的半殖民地程度进一步加深,台湾及附属岛屿割让,朝鲜附属国的丢失,通商口岸的增多,让中国彻底成为任由列强宰割的羔羊。清政府威信大失,对中国的统治力更加薄弱,地方势力日渐抬头。

    文化上,中国的天朝上国思想遭受颠覆性冲击,民族?;由钪?,同时也促使中华民族日益觉醒??梢运?,甲午战败,相当于日本给中国打了一剂强心剂。无数该国人士走上图强道路,催生出变法派、革命派等等。

    外交上,中国……好了,以上这些就是甲午战争的全部历史研究内容?!?br />
    周赫煊讲完甲午战争又说:“任何历史事件,可能由一次意外触发,但意外的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根源,这就是梁任公先生讲的历史因果性。而接下来的影响,则是他说的连续性。至于所有因素的全面分析,则是他讲的历史总体性。事实上,我的那些历史研究理论,跟任公先生的历史研究法有异曲同工之妙?!?br />
    一阵掌声后,梁启超摆手苦笑:“明诚,你就别忘我脸上贴金了,我的那套理论可没你讲得深刻?!?br />
    “任公谦虚了,”周赫煊拍手道,“正题讲完,现在是自由提问时间。大家有什么疑惑,都可以提出来,我们来共同讨论?!?br />
    一个戴眼镜的男同学举手道:“周先生,我是学习古文的,你认为文字对各国历史有何种影响?”

    “这可是个大课题,都能写一部专著了,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周赫煊笑道,“这位同学如何称呼?”

    那男生说:“我叫王力,国学研究院的学生?!?br />
    尼玛,要不要这样!

    怎么随便蹦出来个学生,就是未来的学术巨擘?

    周赫煊狂汗道:“王力同学你好。关于你刚才提出的问题,我只能说一些自己的浅见。人类发展,先有语言,再有文字,它甚至先于国家出现。在远古时代,语言和文字是维系一个族群最重要的手段。到了封建社会,中国各地方言不同,南方人和北方人甚至无法用语言交流。为什么中国能分久必合?汉字所代表的中华文化,其实就凝聚了中国这一国家概念。比如南北朝、五代、南宋时期,中国长时间处于分裂状态,但各地国民都以大一统的中国人自居,都有着同一种心态,军阀或者君王,也都下意识的以统一中国为己任。这就是汉字的力量?!?br />
    “谢谢周先生解惑?!蓖趿Ь吹?。

    周赫煊说:“这只是我个人浅见,我对国学研究不深。如有错误,还能各位原谅?!?br />
    “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阵掌声,台下师生对周赫煊谦虚的态度非常有好感。

    “周先生,”另一个学生举手道,“听说《射雕英雄传》是你写的?”

    周赫煊笑问:“好看吗?”

    那学生说:“内容非常精彩,但我发现了一些历史性错误。比如小说中的铁木真,统一蒙古后被尊称为成吉思汗,到他逝世只有两年时间。而真实的铁木真,做了21年的成吉思汗,这里小说明显与史实不符?!?br />
    周赫煊无语的看着那位同学,心想:你们这群学霸,读个小说至于这么较真吗?还让不让人装逼了!

    周赫煊只能解释说:“小说不是历史专著,优先服务于故事情节。如果严格追究,那《三国演义》也不用读了,大家尽可把书烧掉。关二爷也用不着那么累,还要帮孙坚杀华雄?!?br />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

    “谢谢先生解惑?!蹦俏煌в行┺限蔚厮?。

    一堂课上到大中午,才终于结束。

    清华师生意犹未尽,同学们一边走还在一边议论:

    “这位周先生真不简单,他要是能来清华当老师就好了?!?br />
    “那个现代史学理论,不会是他自创的吧?”

    “很有可能,其他教授都没提过。按照他的理论研究历史,会更加精确、简单和深刻?!?br />
    “听说他还是游历诸国时,自学成才的,眼界比我们闭门造车的都要宽广?!?br />
    “谁有《射雕英雄传》,借我看看呗?!?br />
    “书店里就有,自己买去!”

    “……”

    等学生们陆续离开,清华历史系主任陈懋德热情地跟周赫煊握手道:“周先生,你的讲课太精彩了,让人茅塞顿开?!?br />
    “哪里,只是一家之言?!敝芎侦有Φ?。

    陈懋德颇为期待地说:“周先生是否愿意来清华任教?这里的教授职务虚位以待?!?br />
    “这个嘛,我再考虑一下,天津那边实在走不开?!敝芎侦油窬艿?。

    陈懋德有些失望,但还是笑道:“如果周先生哪天改变主意,清华历史系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br />
    周赫煊说:“多谢陈主任看重,不胜惶恐?!?br />
    梁启超突然来搭周赫煊的肩膀,建议道:“明诚,你今天讲的内容,完全可以写成一部著作,书名就叫《现代历史研究法》?!?br />
    “有时间我会写的?!敝芎侦佣源撕芨行巳?。他这本书一旦问世,“中国现代史学理论创始人”的头衔肯定没得跑,就算到了欧美都能装逼。

    众人说笑着结伴去吃饭,突然见朱湘狂奔而来,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说:“周……周兄,可算找到了你!”

    “怎么了?”周赫煊问。

    朱湘急道:“《诗镌》被查封了,志摩他们也被抓了,好像是你那首诗惹的祸?!?br />
    “岂有此理!”

    周赫煊还没说话,梁启超就勃然大怒。他虽然在婚礼上教训徐志摩,但自己的学生自己可以骂,别人却不能抓。

    梁启超阴沉着脸说:“你们先吃饭,我去见张作霖。这个臭马匪,还真无法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