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会施医院,称得上是天津英租界最好的医院,地址就在后世的天津口腔医院附近。

    雅各布·海曼把化验单递给王潜明,用流利的中文说:“王先生的病已经痊愈了,但要注意休息,避免再受凉感冒。吃东西也要注意,别吃辛辣刺激食品,更不要吃已经腐坏的食物?!?br />
    “谢谢医生,”王潜明笑着对周赫煊说,“明诚,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br />
    “凡事小心无大错,”周赫煊笑了笑,又说道,“多谢海曼先生?!?br />
    “不用谢,下周有空的话,可以陪我一起去打马球?!毖鸥鞑夹Φ?。

    “当然,到时候把领事先生也叫上,”周赫煊说着又问,“海曼先生,这个病有复发的可能吗?”

    伤寒病症如今还没有特效药,复发和死亡率都极高,直到1948年氯霉素研制成功,伤寒的危害才得到有效控制。

    雅各布郑重告诫说:“这种病很容易复发,特别是在病愈后的一到两个月内。如果出现发烧、畏寒、腹泻等症状,必须及时就医,否则会有生命危险?!?br />
    “真那么可怕?”王潜明问。

    雅各布点头说:“一旦错过最佳治疗时间,死亡率接近80%?!?br />
    王潜明完全被吓到了,连忙说:“我会万分小心的?!?br />
    周赫煊突然想起穿越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有人统计民国时期平均寿命只有35岁,婴儿和流行病死亡率超高。就拿伤寒来说,每2—3年就会爆发一次,病死者数以万计。

    这年头,人命是最不值钱的,好多底层百姓生病了只能苦熬,熬不过就是等死。

    见鬼的民国!

    从医院出来,王潜明抱拳道:“贤弟,我先去旅店了,明早还要登船南下?!?br />
    “潜明兄保重?!敝芎侦拥?。

    “再会!”

    就凭周赫煊硬拉他来医院检查,王潜明便认为周赫煊是值得深交之人,对朋友多关心??!

    两人分别之后,周赫煊没有去报社,而是直接坐黄包车回到家中。他刚把几幅墨宝拿出来藏好,便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门外的李寿民不停擦汗,他是从报馆那边跑来的,一见到周赫煊就说:“总算找到你了,快跟我走!”

    “出什么事了?”周赫煊问。

    李寿民急道:“褚玉凤把孟小冬抓走了,你快找少帅想想办法?!?br />
    周赫煊对孟小冬没啥特殊想法,但大家毕竟还算朋友,他总不可能撒手不管,立即动身赶往少帅府。

    谁知张学良不在,于凤至亲自接待,给周赫煊冲咖啡说:“前线战事激烈,汉卿三天前就去南口督战了。你找汉卿有什么要紧事吗?”

    周赫煊立即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他怕于凤至不肯帮忙,添油加醋道:“小冬是我的红颜知己,还请夫人出手相救!”

    果然,于凤至一听这话,立即说道:“那还等什么?我府上有一些警卫,你全都带过去。对了,让金志铭陪你去,不怕褚玉凤不放人!”

    “夫人,大恩不言谢!我先告辞了?!敝芎侦酉驳?。

    离开少帅府时,周赫煊坐的是雪弗兰轿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军用卡车,车上足足有十多个警卫。

    褚玉凤的府邸在天津南市,车队一路风驰电掣,很快便来到那栋大四合院。

    周赫煊下车道:“明旌兄,拜托了!”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金志铭拔出配枪,当即下令,“给我把门砸了!”

    十多个少帅府警卫如狼似虎,这些都是张学良练出的新式军队,令行禁止,战斗力远超老式军阀部队。他们结成人墙,数着“一二一”踏步向前,然后猛地发起冲锋。

    “轰!”

    坚固的实木门栓直接被撞断,周赫煊、李寿民和金志铭三人随即跟上。

    院内跑出几个大头兵,呵斥道:“干什么的,褚二爷的宅子也敢闯,活得不耐烦了!”

    “在老子面前也敢称爷?”金志铭大怒,“都给我拿下!”

    少帅府的警卫明显更猛,疯狂地往前冲,遇到敢还手的就一枪托砸过去,瞬间便将褚玉凤的手下给放翻。

    四合院内。

    褚玉凤正坐在太师椅上,优哉游哉地听曲,不时打着拍子叫好。

    孟小冬神色凄苦,但唱出来的曲声依旧那么动听。她此刻身穿高开叉旗袍,脸上没有化京剧油彩妆,却戴着一副髯口(长胡子),扮相古怪中更显几分俏丽。

    褚玉凤会玩??!

    “轰!”

    外边大门被撞开的声音把褚玉凤惊醒,随即又传来一阵打斗惨叫,他勃然大怒:“他奶奶个熊,哪个灰孙子敢来俺家闹事!”

    褚玉凤拔枪站起,一脚把太师椅踹开,大步朝外面走去。没等他走出院落,外面的人已经冲进来了,双方正好在台阶上撞面。

    褚二爷见对面都拿着枪,顿时有些心虚,色厉内荏道:“你们是谁的兵?”

    周赫煊上前说:“褚军长,久违了?!?br />
    “是你小子啊,”褚玉凤以前见过周赫煊,冷笑道,“听说你去少帅府上当差了,还弄了个啥基金会。你今天跑来俺府上,是想造反吗?”

    周赫煊不卑不亢道:“我有位朋友被褚军长请来唱戏,我想带她回去?!?br />
    “哟呵,是来跟俺抢女人的,你小子够种。当真不怕死吗?”褚玉凤恶狠狠地看着周赫煊,却不敢随便乱动,只能用言语来威胁。

    孟小冬也跟着出来,看到周赫煊的瞬间,她脸上尽是欢喜,被褚玉凤强抢的悲愤一扫而空。

    周赫煊朝孟小冬点头微笑,示意她安心,然后才说:“褚军长,给我一个面子?!?br />
    褚玉凤怒道:“给你面子,你算哪根葱?还不是俺们褚家养的一条狗!别仗着你兵多,有种动俺一个试试!”

    “呵呵?!敝芎侦踊故堑谝淮伪蝗寺畛晒?,他不怒反笑,似乎感觉挺有意思。

    金志铭却生气了,周赫煊是张学良的人,他也是张学良的人。周赫煊被人骂作是狗,那他金志铭算什么?当下便吼道:“周先生,别跟他废话。弟兄们,给我打!”

    “你们敢!”褚玉凤说话时已经退后几步,若非仗着哥哥褚玉璞的虎威,他早就撒丫子开溜了。

    双拳难敌四手,褚玉凤手里有枪都不管用,被少帅府的警卫一拥而上,分分钟揍得鼻青脸肿,杀猪一般惨叫着求饶。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周赫煊连忙上去劝阻,脚下却不留情,照着褚玉凤的脸狠狠猛踩,留下几个43码的鞋印子。

    金志铭见差不多了,笑道:“收队!”

    周赫煊带人来得快,去得也快,瞬间就消失在四合院内。

    褚玉凤狼狈爬起,整张脸已经肿成猪头,鼻血跟自来水似的流淌不休,嘶声痛呼道:“兜得熏,淹熬用屎以!”

    好吧,他的门牙都掉了两颗,说起话来透风,根本就听不清吼的啥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