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庸身边站着几个年轻人,年龄应该都在30岁以下,不知道是什么路数。

    周赫煊走过去打招呼道:“五爷,这么早就来啦!”

    “反正在总司令部也没啥事可做,早点过来看看,”冯庸拉着周赫煊的手,指着一个梳大背头的青年帅哥说,“这是卢筱嘉卢公子,你听说过他的大名吧?”

    “卢公子你好?!敝芎侦恿ξ帐?,他当然听说过卢筱嘉的名头。

    第二代“民国四公子”(第一代有袁克文),即张学良、孙科、卢筱嘉和段宏业四人。不过随着卢永祥和段祺瑞倒台,他们的儿子也不再风光,已然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卢筱嘉干过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带兵冲进上海租界,暴打青帮头子黄金荣,把黄金荣打得皮开肉绽,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等卢筱嘉放人的时候,黄金荣连路都不能走了,只能咬牙死撑着爬出去。

    黄金荣在上海滩再牛逼,遇到军阀的儿子也只能认怂,那次差点被活活打死,事后还得给人家赔礼道歉。

    卢筱嘉他爹是去年宣布下野的,但手里其实还握有部队,心想着啥时候能东山再起。后来连残部都被张作霖吞了,只能老老实实隐居天津当寓公。

    卢家很有钱,经营着几处矿山,还在上海搞金融贸易。今天张学良把卢筱嘉请来,自然是想让卢筱嘉捐款,捐多捐少你自个儿看着办!

    “你好!”卢筱嘉似乎是看不起周赫煊,态度颇为倨傲,象征性地点头问候。

    冯庸也不再理他,又介绍另一个青年说:“这位是李希明的公子李勉之,他家是做生意的?!?br />
    “李兄你好?!敝芎侦硬蝗鲜墩馊?,笑着握手见礼。

    李勉之对周赫煊的态度,就要比卢筱嘉热情得多,不吝赞叹道:“我对周先生可是久仰大名啊,《大国崛起》一书道尽列强兴衰?!?br />
    李家属于华北地区的大土豪,在开滦矿务局、华新纺纱厂、耀华玻璃公司、启新洋灰公司都有股份。

    李勉之三年前才从德国留学回来,属于见识过西方世界的进步青年,历史上他把李家的生意做得更大。后来新中国成立,李勉之把家族生意都捐了,公私合营变成爱国资本家。

    陆陆续续又介绍了几个人,冯庸最后指着一个青年说:“这是冯武越,欧美各国他都去过,以前也是少帅的外文秘书,你们有空可以多聊聊?!?br />
    “冯兄你好,请多指教?!敝芎侦有Φ?。

    冯武越以前是张学良的法文秘书,他对周赫煊颇为亲近,自己人嘛。当即微笑道:“少帅让我在天津办《北洋画报》,办报方面周兄是专家,该我向你请教才是?!?br />
    “什么时候办报?”周赫煊问。他不清楚的是,《北洋画报》在历史上极为有名,乃是整个华北地区最畅销的画报。

    冯武越说:“报馆地址已经选定了,正在招收编辑,可能下个月就能出刊?!?br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酒店服务生也开始端来酒水。

    让众宾客感到奇怪的是,今天这个宴会连一瓶酒都没有,桌子上摆的全特么白开水。而且也没有时鲜瓜果,没有可口的食物,只有最普通、最廉价的糕点。

    “汉卿够抠门儿的啊,就拿这些来招待客人?!甭慵慰嫘Φ?。这位还把自己当军阀公子呢,居然直呼张学良的字。

    李勉之很会说话,替张学良打圆场道:“听说少帅今天请客,是为了筹集善款,太奢华了也不好?!?br />
    “对对对,少帅爱国爱民,我等佩服!”其他人纷纷附和。

    又等待一阵,张学良才挽着夫人于凤至的手姗姗来迟,大厅里的宾客全部朝那边蜂拥而去,一时间马屁如潮。

    现场还请来不少报社记者,记者们无比敬业,顶着拥挤的人潮还能上前拍照,快门声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张学良很快排众而出,走到最里头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举手示意大家安静。

    工作人员立即动手拉下布幕,露出后方的大横幅,只见上头写道——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成立庆典暨捐款仪式!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感谢各位来参加今天的庆典,”张学良回头指着身后的横幅,“如今中国内忧外患,国家贫弱不堪。如何才能走向富强呢?当办教育!德意志因教育而兴,国王把宫殿都捐出来做大学校舍。日本国也重视教育,所以才有今日之强大。汉卿不才,愿为国家略尽绵薄之力,因此筹建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用社会善款,弥补政府教育之缺漏,以开启明智,以振兴国家……”

    “啪啪啪啪啪!”

    一段话说完,全场热烈鼓掌。当然暗地里骂娘的也不少,他们兴冲冲跑来参加少帅晚宴,没想到是被骗来捐款的。

    张学良继续演讲:“各位别吝惜口袋里的银子,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曾说:这个国家必须以精神的力量来弥补躯体的损失。正是由于穷困,所以要办教育。我从未听过一个国家办教育办穷了,办亡国了。这句话也适合现在的中国,国家穷,国家贫弱,所以才更需要办教育,而且是办基础教育。等到二十年后,等这一批学生长大,他们将是国家的希望,民族的未来……”

    “啪啪啪啪啪!”

    又是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众人琢磨着该捐多少,才适合自己的身份,在讨好少帅的同时,又不会得罪其他人。

    “鄙人将亲自担任中华希望教育基金会会长一职,”张学良说完略作停顿,继续道,“下面我来介绍几位副会长,冯庸、周赫煊、文绣……”

    “轰!”

    当张学良念到文绣的名字时,全场哗然,嘤嘤嗡嗡议论纷纷。

    刀妃革命这事儿闹得太大了,只要不是瞎子聋子,都听过文绣的大名。

    周赫煊、冯庸和文绣陆续上台,并排站在张学良身后。特别是在文绣现身后,众人发现真是刀妃本人,那议论声就更大了。

    最兴奋的当属现场记者,完全不顾浪费胶卷钱,逮着文绣疯狂拍照。

    可想而知明天的报纸有多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