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尚小云唱完《摩登伽女》,周赫煊偷偷地往旁边一指,低声说:“是个女的?!?br />
    “肯定是个漂亮女人?!崩钍倜袂嵘Φ?。

    “说不定是丑女呢,因为长得太丑才用帽子遮脸?!敝芎侦右彩俏蘖耐付?,居然跟李寿民说起八卦来。

    李寿民怕李栓柱听见,小声说道:“褚玉璞的亲兄弟褚玉凤,现在乃是天津城里的太上皇。那混账东西好色无比,如今貌美女子出门都要遮掩一番,就是怕被褚玉凤给盯上?!?br />
    “原来如此?!敝芎侦涌扌Σ坏?。

    李寿民不再提这茬,而是把话题转到尚小云身上,赞道:“尚大家的功力又涨了,已经达到不温不火、刚柔并济的境界?!?br />
    “想不到寿民兄还这么懂戏?!敝芎侦有Φ?。

    他把话说出口,才猛然想到李寿民后世的另一个身份。此君不但以还珠楼主为笔名,写出脍炙人口的《蜀山剑侠传》,而且还是造诣高深的剧作家。

    在历史上,李寿民最开始喜欢看川剧,举家搬到京津地区后,又渐渐爱上京剧。他连续当了很多年票友,后来终于有机会和尚小云当面说话,两人竟一见如故,就此拜把子结为异姓兄弟。

    李寿民后来还写出《汉明妃》、《墨黛》等优秀剧本,送给尚小云做独家演出剧目,一经问世便轰动全国。

    从一个普通京剧票友,摇身变成著名的剧作家,李寿民的人生还是很剽悍的,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临近中午,协庆社的演出终于结束。

    众人说笑着起身离场,却听李寿民惊讶地喊道:“冬皇!”

    “什么冬皇?”周赫煊好奇地转身看去,只见旁边那个女扮男装的帽子被挤落了,露出一张清秀可人的俏脸。

    李寿民惊喜地说:“她是孟小冬!”

    就算周赫煊再不熟悉传统戏剧,但孟小冬的大名他还是听过的。此女七岁登台,十二岁走红无锡,十四岁名动江南,被人尊称为“冬皇”。也不知她在南方遇到了什么麻烦,十七岁正当红时突然退隐,在天津蛰居三年才重新登台。

    按照历史轨迹,孟小冬明年就要跟梅兰芳结婚,但两人又很快分手,二十年后她嫁给了青帮头子杜月笙。

    如今正是孟小冬隐居天津学艺的最后一年。

    李寿民曾在杭州定居过,他对孟小冬可是念念不忘,就好像粉丝遇到偶像,当即追上去说:“冬皇你好,我在杭州看过你的演出,能再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孟小冬重新戴好帽子,微笑着跟李寿民握手道:“承蒙厚爱,不胜荣幸?!?br />
    李寿民激动地说:“我叫李寿民,这是我朋友周赫煊,《射雕英雄传》就是他写的小说?!?br />
    “哦,”孟小冬颇感兴趣地看着周赫煊,失笑道,“我还以为《射雕英雄传》的作者,肯定是个精通武艺的强壮汉子?!?br />
    周赫煊笑道:“抱歉,我让孟小姐失望了?!?br />
    “那倒没有,文质彬彬也蛮好?!泵闲《蜃斓?。

    几人谈笑间已经走出戏院,孟小冬正打算喊车离去,李寿民连忙说:“已经中午了,一起下馆子吃饭吧?!?br />
    孟小冬的性格颇为直爽,稍作犹豫便点头道:“好啊?!?br />
    李寿民领头去找饭馆,周赫煊坏笑着低声怂恿:“喜欢就别怂,大着胆子去追,我支持你!”

    李寿民翻翻白眼,颇为无语地说:“赫煊兄,你想多了?!?br />
    周赫煊自讨个没趣儿,懒得再跟李寿民废话,掏出香烟吞云吐雾起来。

    孟小冬挥手拍散飘来的烟雾,主动出声问:“听说周先生在褚大帅麾下做事?”

    “算是吧?!敝芎侦涌嘈Φ?,他的身份确实有点尴尬。

    孟小冬说:“褚大帅在天津的所作所为,你就没有劝劝吗?”

    李寿民帮周赫煊解释道:“赫煊兄也是身不由己,被褚大帅强抓去应差的,他哪能说得上话?”

    “这倒也是?!泵闲《愕阃?。她当年就是被南方某位大帅看上,不肯屈服才逃到天津的,深知这些军阀头子有多么难打交道。

    新明大戏院就是后世的人民艺术剧院,附近酒肆密布、热闹非凡,娱乐休闲场所众多,是天津中产阶级吃喝玩乐的好地方,褚玉璞的横征暴敛似乎都没影响到这里的繁华。

    众人没走多远,就看到有人在路边耍把式卖艺,里里外外围了二三十号人看热闹。

    “好!”

    “再来一个!”

    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只凭那轰然叫好声,就知道那边的表演很精彩。

    就在这时,反派登场了。

    “嘛呢?干嘛呢?”

    七八个混混提着棍子来势汹汹,围观人群连忙退散,生怕被殃及池鱼。但他们又不愿走远,站在边上指指点点继续看好戏,活像鲁迅先生笔下的冷血国民。

    等人群散开,周赫煊才看清里面的情况。那是两个矮壮精瘦的汉子,浑身皮肤黝黑发亮,穿着洗得发旧、满是补丁的短褂,地上还隔着两把红缨枪。

    混混头子把红缨枪踢开,大声呵斥道:“谁许你在这里耍把式的?拜过码头没有!”

    其中一个汉子抱拳见礼,开口就是山西口音:“额们兄弟只想讨口饭吃,有什么坏了规矩的地方,还请各位见谅?!?br />
    “见个屁谅!从谦德庄(天津人民公园)到这边,都是李爷的地盘,哪个跑江湖的敢不去拜码头?”混混头子指着地上的赏钱吼道,“钱都捡起来带走,把这两个外乡人狠狠打一顿!”

    周赫煊见此苦笑着摇摇头,这种事情太多了,他不想管,也管不过来。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出乎周赫煊的意料——

    那群混混刚准备上去抢钱,之前没说话的卖艺汉子突然站出来,大喝道:“谁敢动一个试试!”

    “给我往死里打!”混混头子大呼小叫。

    双方立即战作一团,两个卖艺汉子的招式很普通,不像电影里演得那么花哨。但他们每打出一拳,都会放倒一个混混,是真的放倒,爬都爬不起来那种。

    周赫煊看得目瞪口呆,他终于见到真功夫了!

    混混头子终于感到害怕,手忙脚乱地掏出只铁哨子,塞进嘴里吹响:“吁?。。。?!”

    警察来得好快,哨声传出还不到一分钟,就有两个黑皮子大盖帽冲到现场,举枪对准卖艺汉子大喝:“不许动!”

    好吧,警察是来帮混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