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有为此时已经68岁,满头银发,身体还算健康,真看不出来他明年就会去世。

    按照主流的说法,康有为是在朋友家喝了杯柠檬红茶,然后食物中毒死掉的,但他女儿康同璧认为是国党下毒所致。

    外界对此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日本人投毒,有的说慈禧余党暗害,有的说是酒楼食物变质。

    至于最离谱、传播最广者,则莫过于“移植**致死之说”:康有为啪啪啪的那方面能力不行,于是找德国医生做手术,把一只公猿的**移植到自己身上,过不多久就死了。

    此种说法显然是有人造谣,但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涤形?2岁了仍纳娶19岁小妾,确实请过德国医生给自己打针——那时欧洲流行一种返老还童术,即给人注射动物的**提取物,从而达到保持青春的功效。

    这年头,连西医也不靠谱??!

    好吧,不管康有为是怎么死的,反正他最多只能活一年了。

    段宏业本来想去打马球,但康有为毕竟年纪大了,众人只能去马场隔壁的俱乐部玩桌球。至于吃喝玩乐所用的钱,自然是溥仪来买单。这位皇帝被赶出宫时虽然狼狈,但也带出不少极品古董,随便卖个一两件都够花销。

    今天不是周末,俱乐部的客人并不多,但还是有几个洋鬼子,他们看到周赫煊纷纷打招呼:

    “嘿,查尔斯,又来打球了?”

    “查尔斯,你研究英国的文章我读了,写得真不错!”

    “查尔斯,下周我要举办一场生日舞会,到时你也来参加吧?!?br />
    “……”

    康有为惊讶的发现,周赫煊居然比溥仪更受洋人欢迎,已经成为俱乐部的大红人。

    其实这很好理解,溥仪毕竟已在天津居住一年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因为废帝的身份对其另眼相看,但等这种新鲜劲过去,加之溥仪又才能平庸,洋人们自然就兴趣缺缺了。

    反倒是周赫煊最近成为英法总领事家的???,他见闻丰富、学识广博,每每有惊人之语,在洋人圈子里大出风头。

    来到台球室内,段宏业立即拉着溥仪说:“我们来打几局斯诺克,加些彩头,赢一分10块大洋?!?br />
    周赫煊听了忍不住偷笑,这位段公子真是个秒人啊。明知溥仪没有运动细胞,还偏要拉着人家赌球,显然就是冲着赢钱去的。

    溥仪看了康有为一眼,后者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他立即笑道:“好啊,今天就打几局,我肯定能赢你?!?br />
    一个想赢凯子的钱,一个想刻意结交,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两人很快就围着桌子大战起来。

    康有为也和周赫煊摆了一桌,这老头似乎精于此道,直接把白球开进球堆里,让周赫煊着实难以下手。

    “砰!”

    周赫煊出杆把球稍微撞散,白球藏于黑球之后。

    康有为反复观察着球路,来回走动说:“赫煊有没有表字?”

    “还没有,我在南洋长大,不在乎这个?!敝芎侦拥?。

    康有为说:“若是不嫌我倚老卖老,我送你一个字吧?!?br />
    周赫煊笑道:“请说?!?br />
    “若愚?!笨涤形偷鼗髑?,可惜没进。

    周赫煊琢磨了一下,说道:“周若愚,呵呵,好字,多谢南海先生,晚辈谨遵教诲?!?br />
    “孺子可教也?!笨涤形阃沸Φ?。

    周赫煊的名字,带着“煊赫一时”的味道,那可不是什么好词儿??涤形浴按笾侨粲蕖备芎侦尤∽?,自然是希望他韬光养晦,别因为太出风头而招来灾祸。

    跟康有为这种老家伙打交道就是不爽利,不仅思维言行陈腐,而且还尽是弯弯绕绕,不肯一下子把话说清楚。周赫煊倒更喜欢褚大帅,虽然简单粗暴,但有什么都直接摆到台面上。

    “砰!”

    周赫煊进了第一个球,把得分目标定在粉色球上。

    康有为杵着杆子站旁边说道:“你的文章很精彩,特别是论英国那几篇?!?br />
    “游戏之所而已,贻笑大方?!敝芎侦哟蛉敕凵?,继续得分中。

    康有为不理周赫煊的谦虚,问道:“你对中国的局势怎么看?”

    周赫煊说:“一团乱麻,就等着一双巧手去理清?!?br />
    康有为又问:“看你在文章里对英国颇多赞誉,是同意君主立宪制的?”

    周赫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扭头看看旁边的溥仪和段宏业,笑道:“你们这么结交段公子,不会是想拉拢段祺瑞吧?”

    康有为眉毛一挑,盯着周赫煊说:“你果然心思缜密,是个玲珑剔透的后生?!?br />
    周赫煊一球打歪,他停下来提着球杆说:“让我来猜猜。如今直奉不和,你们拉动段祺瑞,不会是想怂恿段祺瑞打前锋,你们在背后捡便宜,然后联手复辟实现君主立宪吧?”

    “哦,”康有为颇有些心惊,因为他的想法完全被看穿了,当即问道,“你认为有几成的希望?”

    “半CD没有?!敝芎侦有Φ?。

    康有为也不生气,反问:“为什么这样说?”

    周赫煊如今每天都要看报纸,他分析局势说:“如今京城的局势是张作霖和吴佩孚两虎相争,不管是总理、总统,还是复辟当皇帝,都是他们妥协下的产物。你说对不对?”

    “对?!笨涤形阃返?。

    “他们之间的矛盾,让你和溥仪看到了复辟的可能。因为吴佩孚实力更弱,所以你想联合吴佩孚,再拉上一个段祺瑞来跟张作霖维持平衡,最后从中取利,对也不对?”周赫煊又问。

    “对?!笨涤形绦阃?。

    “你别把目光盯在北方那一亩三分地上??!得看天下大势?!敝芎侦佑械惚墒拥厮?。

    康有为猛然警醒,问道:“你是说南方的革命军?”

    周赫煊分析说:“如今吴佩孚跟革命军在湖南打烂仗呢,情势岌岌可危,这种时候他必须得稳住后方,选择在总统和内阁问题上向张作霖妥协?!?br />
    “你认为南方政府会胜出?”康有为明显更看好北洋势力,笑道,“他们可打不过吴佩孚,顶多又是个南北僵持的局面。到时候各方互相忌惮,北洋不再一家独大,正是皇帝复辟实现君主立宪制的大好时机?!?br />
    周赫煊断言道:“明面上吴佩孚的军力更强,但他必输无疑?!?br />
    “你呀,还是太年轻了,”康有为好笑道,“北洋军阀都是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吴佩孚坐拥数省之地,麾下几十万大军,区区南方政府也想打败他?”

    康有为说的这些话,代表此时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看法。

    就在两年前,吴佩孚还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被称为“最有可能统一中国的人”,他当时可是把张作霖都赶回了东北老家。如今吴佩孚虽然没那么强了,但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从表面上看南方政府还真没有赢的希望。

    周赫煊分析说:“靳云鹗是吴佩孚手下的头号大将,他曾主张联冯讨奉,并入鲁攻击张宗昌。吴佩孚反过来跟张作霖联手,致使靳云鹗在山东的地盘拱手让出,由此已经将帅不和。河南的地盘也是靳云鹗打下来的,吴佩孚怕手下做大,把河南交给了毫无战功的寇英杰,靳云鹗必然心中怨恨。最近冯玉祥猛攻大同,靳云鹗竟在保定按兵不动,不去驰援山西,说明将帅之间就快撕破脸了。如此内部不稳,背后还有冯玉祥捅刀子,你觉得吴佩孚该怎么应付南方的革命军?他只能向张作霖妥协,根本不会支持你的复辟建议。因为吴佩孚一旦跟张作霖翻脸,那就是被四面围攻的结局!”

    “这……”康有为听得目瞪口呆,因为周赫煊说的这些话,他从来没考虑过,而且似乎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周赫煊感叹道:“玩政治终归是小道,天下大势才是根本啊?!?br />
    康有为越想越不对劲,他的所有谋划竟被周赫煊几句话全盘否定,急得额头都开始冒细汗了。他不再摆前辈名士的谱,作揖道:“赫煊大才,不知我等该如何破局?”

    “呵呵?!敝芎侦有Χ挥?。

    康有为心神大乱,只觉胸口憋闷无比,擦汗道:“我身体有些不适,先去里面休息片刻?!?br />
    “您随意?!敝芎侦永值?。

    溥仪见康有为朝休息室走去,好奇地问:“康师怎么了?”

    周赫煊道:“他说有点累,想去休息一会儿?!?br />
    溥仪正被段公子缠着打球呢,见周赫煊那边空着,便对观战的皇后说:“婉容,你去陪周先生打两局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