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昌金和兰喜妹都听得心惊肉跳,一个羽翼未丰的雄狮王就已经表现出如此惊世骇俗的战斗力,如果他当真达到实力巅峰,那么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能够和他抗衡之人,只是这隐藏于雍州鼎内部奇怪的卵圆形物体当真能够将雄狮王送走?

    罗猎强迫自己驱散心中悲伤的情绪,低声道:“我能帮上你什么?”

    颜天心道:“你拥有慧心石的能量,只是没有来得及完全吸收,我可以帮助你,引导并开发你的智慧?!?br />
    罗猎望着颜天心道:“你要进入我的脑域?”

    颜天心点了点头,确切地说她只是拥有着颜天心的躯体,而真正的意识是属于龙玉公主的。在雄狮王毁掉龙玉公主的身体之后,她的意识就在雄狮王尚未完全觉醒之前逃走,而颜天心失去意识的身体无疑成了她最好的归宿。

    破而后立,对罗猎而言颜天心已经完全崩塌毁坏的脑域世界,对龙玉公主却是一片绝佳的空白之地,而此前她就已经控制过颜天心的脑域,在已经成为荒芜的脑域中重建显然要比控制本身来得更加容易。

    兰喜妹听到这里,忍不住道:“不可!”她对这位诡异的古西夏公主抱有很大的疑心。

    宋昌金同样认为这件事并不可行,颜天心的下场他已经见到,眼前的颜天心纵然还活着,可主宰她意识的是龙玉公主,只怕她脑海中关于自己所有的记忆早就被抹去,龙玉公主现在又提出进入罗猎的脑域,罗猎如果答应,任由她进入脑域世界,最终的结果或许也和颜天心一样。

    罗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换成过去,他一定不会答应,可是在目睹颜天心脑域世界崩塌之后,他悲痛欲绝现在已经是心如死灰,一时间只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让他在乎,也没有什么让他害怕之事。

    兰喜妹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又怎么知道这一切不是她所导演?不要忘了是谁唤醒了雄狮王?!彼侣蘖曰岽鹩ρ仗煨牡囊?。

    颜天心并没有说话,虽然兰喜妹的这番话全都指向她,可是她没有反驳的意思,也没有反驳的必要,决定这件事的不是兰喜妹,她也看出兰喜妹无法影响到罗猎,其实任何人都不可能轻易影响罗猎,决定权始终在罗猎自己的手中。

    地面又传来一次震动,暴怒中的雄狮王在横冲直闯,他要把所到之处彻底摧毁。

    颜天心三人都没有说话,所有人都在静静望着罗猎,等待着罗猎的最终决断。

    罗猎缓缓点了点头。

    兰喜妹大声道:“罗猎!”甚至连她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她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唤醒罗猎,在她看来只要罗猎还拥有正常的理智和判断力,就不会答应龙玉公主的要求,可罗猎并没有做出自己希望的决断。

    “你醒醒!”兰喜妹话未说完,泪已经流了下来,她在人前少有表现出这样的软弱,她知道自己对罗猎的感情已经掩饰不住,她不想掩饰,也不能掩饰。

    罗猎望向兰喜妹,他的双目中写满了忧伤,这忧伤是因为颜天心而起,突然他的唇角露出一丝笑容,虽然笑容无法掩盖忧伤,可这笑容让兰喜妹相信,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中,悲伤并没有影响他的判断。

    罗猎道:“谢谢!”

    兰喜妹听着这温和客气的两个字,内心中更加酸楚难当,罗猎应该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可他表现得如此客气,这两个字或许发乎于真诚,却代表着他们之间看不见的距离。

    罗猎又向宋昌金道:“三叔,有机会就逃,戴上兰喜妹!”

    宋昌金点了点头,向来巧舌如簧的他此刻却如同被一团棉花堵住了喉头,老狐狸觉得有些不舍,有些感动,他发现自己还有良心,到了这种地步,也没什么好怕,更没有什么可顾忌的地方,宋昌金叹了口气道:“咱们老罗家可只剩下你这根独苗了,你可要三思?!?br />
    罗猎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他的话被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打断,是雄狮王正在不断逼近。

    于是宋昌金不再说话。

    颜天心轻声道:“跟我来!”伸出手挽住罗猎的手臂,和罗猎一起向前方那卵圆形状的物体走去,兰喜妹试图跟上前去,眼前却现出一团刺目的强光,她下意识地伸手遮住那强光,等到光芒减弱,却发现罗猎和颜天心都已消失了踪影。

    宋昌金也和兰喜妹一样也被强光所影响,不过强光过后,他脑海中却映出了一幅地图,这地图和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极其契合。

    兰喜妹大步向前方那卵圆形的物体冲去,她认定罗猎和龙玉公主就进入到了那里。

    白色卵圆形的物体如同一只巨大的蛋,静静伫立在那里,从外表上看不到任何的缝隙,也找寻不到任何的入口,兰喜妹伸手去触摸它的外表,手刚刚触及到表面,就感到一麻,一道蓝色的电波击中了她,兰喜妹被这股电波打得横飞出去,重重落在十多米外的地面上。

    宋昌金慌忙赶过去扶起了她,而此时地面再次震动起来,从这次震动的幅度来判断,雄狮王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宋昌金颤声道:“走吧,快走!”

    兰喜妹怒道:“要走你一个人走!”

    宋昌金苦笑道:“你不走,我一个人走还是难逃一死?!逼涫迪衷谒宰陨硭械亩疽丫皇悄敲唇粽?。

    兰喜妹道:“你走吧,我等罗猎一起,你放心,我只是骗你,那毒无需解药?!?br />
    宋昌金听到这个消息惊喜参半,自己白活了大半辈子居然被一个小姑娘骗得如此之惨,不过他不恨兰喜妹,一点都不恨,反而从心底有那么一些佩服,无论兰喜妹对自己怎样,她对罗猎的这份真情他看在眼里,此女敢爱敢恨,为了心上人甘心赴死,这样的勇气实在是让人佩服。他点了点头,忽然出人意料地伸出手去,一掌击打在兰喜妹的颈后。

    这里的一切都是纯白的,光芒柔和,就连身下的椅子也柔和温软,罗猎和颜天心面对面坐在卵圆形的椅子里。

    罗猎望着颜天心清丽的俏脸,却明白属于自己的那个她早已远去了。

    “准备好了吗?”

    罗猎闭上了双目,无需准备,龙玉公主此前曾经试图进入他的脑域,却始终都未得逞,而现在自己居然主动放弃防御,任由她的意识进入自己的大脑,命运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他们居然站在了同一阵营,他和他的同伴一直都想消灭的龙玉公主,现在成为了他们的战友,也是他们,乃至整个人类最大的希望。

    颜天心的唇角抿动了一下,她小声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罗猎道:“如果能够渡过这场劫难,我自然会问?!?br />
    颜天心点了点头,不错,如果他们无法抵御雄狮王,那么今天就是他们的忌日,而这个世界也将面临着毁灭,就算知道真相又有什么意义?

    罗猎似乎转变了念头,只问了一个问题,却和颜天心无关:“你的身体是不是被雄狮王毁掉了?”

    颜天心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罗猎道:“如同颜天心的意识一样?!彼脱仗煨谋臼橇礁鐾暾娜?,一个被毁灭了精神,而另外一个被毁掉了**,现在的她就是一个两人的综合体,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颜天心还是龙玉公主。

    罗猎的双手在白色的椅背上放松,他仿佛即将睡去,轻声道:“我准备好了……”

    红色的火狐奔行在开满鲜花的草原之上,头顶是蓝天白云,阳光明媚,春风徐徐,她从未进入过一个如此美丽的世界,感受着这全新美丽世界的同时,她因脑域中的阳光而温暖。

    可美好的事物往往是短暂的,没多久天空阴云密布,在那片开满鲜花的土地上一丛丛的荆棘冒升出来,火狐止住了脚步,目光中充满了不解。

    颜天心从座椅上缓缓站起身来,来到罗猎的面前,罗猎闭着双目,两道剑眉凝结在一起,他的内心正处于巨大的煎熬中,虽然答应了让龙玉公主进入自己脑域的要求,可是真正等这一刻来临却无法全盘放弃心理的防线。

    脑域万象因意识而改变,那一丛丛的荆棘实则是罗猎筑起的一道道防线,他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将自己的脑域向龙玉公主彻底敞开。

    龙玉公主握住罗猎的双手,望着他凝重而矛盾的表情,她只希望罗猎能够尽快放松下来,虽然明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罗猎放下所有的防线接纳自己希望渺茫,毕竟她不是颜天心,罗猎也不可能将她当成颜天心,可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刚才遍野的鲜花而今已经完全被丛生的荆棘取代,这荆棘宛如雨后春笋一般没完没了地冒升着,遮天蔽日,非但如此它们还在不断地蔓延生长,渐渐逼近了火狐的脚下,火狐不得不向后退去,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在它的身后同样有一丛丛的荆棘,这荆棘宛如高墙般将她围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