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纳森开口就并不友好,实际上,乔纳森之前就注意到了江流石,随便找一个男人,跟一群美女走在一起,想不惹眼都难。

    对江流石身边的女人,乔纳森也惊讶得很,他这座军事聚集区的女人,哪怕姿色很好的,然而经过这一年的折磨,精神上绝望,物质上匮乏,都会导致她们或多或少的憔悴,这种憔悴是化妆掩饰不来的。

    可是这个男人身边的女人没有这样的问题,她们洋溢着美丽和活力,充满着青春诱惑,只是以乔纳森的身份,如果女人没有主动投怀送抱,他是不会拿着酒杯去主动攀谈的,他可是要参加二十天后大选的人,一切都要等成了五星上将再说。

    感觉到了乔纳森的冷淡,江流石的声音也不怎么客气了:“我对你喜不喜欢茶没有兴趣,我只是想跟你做生意,我想买点二级变异晶核?!?br />
    “哦?”乔纳森轻笑一声,这个人来主动结交自己,想找自己做生意,无非是想从他这里赚钱,可是他却这样的态度,自己怎么可能搭理他?

    “既然你没兴趣,我想我们也不用谈了?!?br />
    他什么都不缺,根本不需要跟人做生意,要硬说缺什么,也就是江流石身边的几个女孩他很感兴趣。

    不过乔纳森能感觉到,这几个女孩身上都洋溢着异能波动,不是弱者,想要把对方当商品不太现实。

    “那好吧,那确实没什么谈的了?!苯魇档?。

    与此同时,江流石的背后就传来一段声音的英语:“既然没什么谈的了,就请让一下吧?!?br />
    江流石回身一看,说话的人,正是之前跟他一起排队领酒,又跟江竹影起了争执的岛国武士。

    他们一起领酒,自然也是一起敬酒了,这岛国武士轻蔑的看了江流石一眼,拿着威士忌走上前,给乔纳森敬酒。

    “原来是山田先生?!?br />
    与对待江流石的冷淡不同,这次乔纳森面带微笑,虽然他更喜欢跟美女攀谈,但眼前这个日本武士也算是投靠米军聚集区的岛国人中比较强大的一个了,他还要争取岛国人的选票,自然要笑脸相迎。

    “你如果真想认识乔纳森少将,我可以为你引荐?!?br />
    敬酒结束之后,山田面带微笑的看着了江流石一眼,这胜利者姿态的话语,当然是在炫耀。

    在他看来,江流石就像是一个很想表现自己,却被人完全无视的小丑一样。

    江流石只是笑了笑,懒得理会这个山田,他从人群中退出来,来到了一个角落里。

    江流石看着人群中的乔纳森,轻轻旋转着手中的茶杯,他虽然退了,但并不打算就这么离开。

    既然来到了这个军事基地,他就不会错过这里的二级变异晶核,末世中,没有那么多规则,实力就是一切,面对有心吞并整个世界的“创”的威胁,江流石可不会为了虚无缥缈的道义,就放弃提升自己实力的机会。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很高兴你们能来跟我一起庆祝这个日子,当年米国先辈们,乘五月花号远渡重洋,来到新大陆那片陌生而荒芜的土地上,他们遭受寒冷、饥饿、疾病的折磨,死去了很多人,后来多亏了善良的印第安人帮助才获得丰收,他们与印第安人一起庆祝丰收,那就是感恩节?!?br />
    “感恩上帝,赐予我们食物,才有了后来强大的米国?!?br />
    “可是末世之后,大地重归荒芜,现在的我们与当初的米国先人何其相似,我们远渡重洋来到东亚,与善良美丽的岛国人民一起重建这片土地,我们庆祝打猎的收获,一起来庆祝这个伟大的日子,我提议,将今天作为我们新的感恩节!未来也会有人描述我们今天的故事,我们将是一个新国度的开拓者!”

    乔纳森这段话说得热血澎湃,让许多人发出海浪一般的欢呼,江流石看到许多岛国少女留下了眼泪,拼命的为乔纳森呼喊,他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一个出色的演说家,绝境中的人们,的确很容易被这种演说感染,乔纳森人气高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然,在江流石看来,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在“创”的面前,这个渺小的国度简直不值一提。

    “我们的厨师已经把食物烹制好了,享受美食吧!”乔纳森说话间,已经有人将大厅后面的大门拉开,露出房屋后面的大片草地,中间已经架起了篝火,各种食物被摆在了桌上。

    有美女在篝火周围跳舞,这是七八个穿着比基尼的岛国美女,她们毫不吝啬的展露自己大好的身材,随着她们疯狂的舞蹈,春光波浪层层叠叠,美不胜收。

    篝火晚会当然少不了这些**的节目。

    喜好展现自我的米国人,纷纷上去露一手绝活。

    一个火系异能者表演了喷火,他喷出去的火一时间都超过了广场中央的篝火。

    接着一个米国士兵上来,表演了精准的枪术,只见他手持双枪,随着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左右的靶子都正中靶心,一颗子弹都没有浪费。

    这时,一个岛国武士上场了,他要表演刀法,说巧不巧,这个岛国武士,正是一起跟江流石排队领酒,又给乔纳森敬酒的山田。

    山田手持武士刀,表演了拔刀术、细雪无痕刀法,特别他施展细雪无痕的时候,整个广场都充斥着如同雪花一般飞舞的刀光,只见刀光不见刀!

    他手下的一个小弟,拿着石块扔向山田,这小弟扔出的石块又快又多,但却都被山田手中的武士刀准确的切开,有的石块甚至被切成好几瓣,断口非常光滑!

    许多米国人纷纷叫好,大多数米国人还是习惯了使用枪械,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是玩枪的士兵,他们对这种古老而又充满神秘感的东方刀术,很感兴趣。

    尤其那刀光看起来就惊艳无比,坚硬的石块都能大片切开,看起来过瘾多了。

    “哟呵!这是水果忍者??!”

    看到这种情形,江竹影笑了,她之前就被这个山田怼了,两瓶酒换一个女人?这种人在台上装逼,以江竹影的性格怎么能忍?

    江竹影一说话,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水果忍者毕竟是末世前一个风靡世界的小游戏,现在江竹影这么一说,还真是啊,一时间,原本耍刀的山田,不知为何给人一种有点滑稽的感觉。

    有米国士兵笑了,山田停下了刀,皱眉看着江竹影。

    “你扔石块扔的有点累了吧!换我怎么样?”

    江竹影对那个扔石头的岛国人说道。

    看到江竹影,山田笑了,他知道这小姑娘之前因为跟他争执,不服气想要针对他,然而他刀术无双,根本不怕这种针对,她扔出的石块速度再快又能怎么样,他的刀更快!

    而且山田看的出,江竹影不是什么力量型的异能者,扔出的石块速度说不定还不如他的手下。

    “你好像是异能者吧?怎么?想在扔石块的时候向我攻击?”

    “呵呵!你这就怕了吗?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我怕恶心到我自己的?!?br />
    江竹影笑着说道。

    “人贵有自知之明,小姑娘,在末世中这么狂妄是会死人的?!鄙教锢湫ψ潘档?,这样狂妄的小女孩,他很想管教一下。

    “你说得对,末世中太狂妄是会死人的?!苯裼八祷凹?,却没有去拿石块,而是从桌上端起了一个……果盘!

    接着,江竹影从果盘上掰下了一根……香蕉!

    “你?”山田眼睛一瞪,“你在戏耍我吗?”

    扔石块对他来说都能轻松应对,可是江竹影竟然打算扔香蕉,这简直是在侮辱他的刀道!

    “不是水果忍者吗?本小姐扔根香蕉你能切了就不错了?!苯裼靶ψ磐媾攀种械南憬?。

    “准备好了,三!二!一!”

    江竹影专门给足了倒计时的时间,让山田做好准备后才把香蕉扔出去了,她扔的很随意,香蕉在空中旋转着划过一道弧线,飞得软绵绵的,速度慢得像是一只被弹弓扔出去的“愤怒小鸟”。

    看到这一幕,山田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这女孩,根本在戏耍自己!

    周围的米国大兵,看到这等情形也是发出了嘘声。

    还以为这小姑娘有什么手段呢,没想到根本就是在卖傻,这有什么意义?

    “你以为在戏耍别人,其实你是戏耍自己给别人看!”山田说话间,举起了武士刀,哪怕是一个水果,他也要切开!

    而就在这时,扔出香蕉的江竹影,却对江流石眨了眨眼睛。

    江流石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当江竹影拿起香蕉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妹妹在打什么念头,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丫头,真不让人省心。

    当然,他还是惯着自己的妹妹,这种时候,他怎么能让妹妹吃亏?

    他轻轻动了动手指头,一道蓝光能量,如同幽灵一般没入了香蕉一种。

    而就在这一刹那,山田的刀也如同闪电一般劈下!

    “嚓!”

    刀光划过香蕉,然而香蕉在那一瞬间,发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旋转,居然让那闪电般的一刀,劈空了!

    而后,那一根香蕉,依旧旋转着,从头向下飞来!

    一刀劈空,山田心中大惊,他有心闪避,然而不知怎么的,那看似飞行极慢的香蕉,却仿佛被施了魔法一样,它看似缓慢,其实轨迹刁钻,转眼就来到眼前。

    “啪!”

    香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山田的脸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山田还保持着武士刀挥出的姿势,然而他的动作像是被浇灌了石膏一样,完全凝固了。

    香蕉从他脸上慢慢滑落,山田整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呆在了篝火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