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一架机载火神加特林,江流石有些心动了,而且,江流石在加特林的旁边,还看到了一箱箱的子弹。

    不但有20mm口径的加特林子弹,还有12.7mm口径的巴雷特步枪子弹。

    “钨合金穿甲弹?”

    当看到一箱穿甲弹的时候,江流石眼前一亮,他原本从龙腾那里得到的穿甲弹都是钢芯弹,对大多数步枪穿甲弹来说,钢芯弹算是标配。

    而更高级的钨芯步枪穿甲弹就比较少见了,毕竟钨本身就价格不便宜。

    钨合金密度是钢的两倍多,意味着同口径之下,弹头重量翻倍,这穿甲威力当然不是一个级别的。

    而最让江流石吃惊的是,他在钨合金穿甲弹旁边,还看到了20mm口径的加特林穿甲弹。

    当听到冉惜玉将弹箱上的一个生僻单词翻译出来的时候,江流石神色古怪的摸了摸下巴,这个单词是“铀”。

    “贫铀穿甲弹?”

    江流石惊了一下,这玩意儿江流石以前只是在军事杂志、网上听过,见是不可能的,毕竟铀可是拿来做核武器的玩意儿,比钨密度还大,穿甲性也更强,华夏因为钨矿多,又考虑贫铀弹的放射性污染,名声不好等影响,贫铀弹数量很少,可是米国就不一样了,缺钨多铀,让他们成为贫铀弹的最大制造国。

    贫铀弹的威力,可比钨合金弹更猛了。

    尤其眼前这一箱子弹,20mm的夸张口径,拿起一颗子弹放在手掌上,手掌从指尖到手腕的长度,都没有子弹长。

    对这一套武器,江流石有些动心,他的蓝光能量有了长足的进步,如果配合20mm口径的火神加特林,不知道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这一架机载加特林,还有这几箱子弹,我买了,什么价格?”

    江流石看向这家武器店铺的美女店员。

    刚才已经打听过这片聚集区的硬通货,这里的硬通货除了进化结晶外,还有威士忌、啤酒、雪茄烟、大麻。

    后面那几种玩意儿,江流石可没有,不过进化结晶,江流石手里却不少。

    他这几个月来四处打劫,每去一个地方,都要搜刮一番,基地车存储空间中装得满满的。

    不但如此,基地车的实验室,还可以出产基因药水和进化结晶,基因药水只有江流石自己能用,但进化结晶就没这限制了,而且基地车实验室出产的进化结晶品质更高。

    之前江流石从神海那里弄了一大堆一级变异晶核,除了被自己吃掉的那些,其它剩余的都丢进实验室生产进化结晶了。

    然而江流石问出这话后,那位身材惹火的美女店员却显得很冷淡,她说道:“在前排货架上有M16、M4卡宾枪、巴雷特,已经够你们用的了吧?”

    江流石的英语虽然也还好,但听这些名词还是很勉强的,好在有冉惜玉实时翻译。

    江流石微微蹙眉:“你们摆出来的武器,却不卖?”

    美女店员说道:“这聚集区靠海,有时会有海中的变异兽登陆,我们的战士要跟那些超级变异兽作战,需要这些重型武器,就算卖给你们,你们也未必用得起来,你们有M16就够了,难道打算用机载加特林打丧尸吗?”

    “你管我们买来干什么呢!你不卖你摆在这里干嘛?我看你也不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也做不了主吧?”江竹影听着冉惜玉的翻译,立刻就不爽地说道。

    在她看来,这个美女店员真的是管太宽了。

    “我的上帝,这不是冉惜玉吗?”这时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让本来还想说两句的江竹影停了下来,诧异地转头看了过去。在这里居然有人认识惜玉姐?

    一个穿着米**服,大约二十多岁的青年正惊喜地看着冉惜玉:“冉惜玉,你怎么在这里?”

    冉惜玉愣了一下,眼中也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色:“是你……”

    “是啊,毕业后我就来服兵役了,没想到刚服役半年,就爆发了末世。你不是应该在华夏吗,怎么会出现在岛国?不管怎么样,见到你真的是太高兴了!”那名青年一股脑地说道。

    “说来话长了,我们也是刚从华夏到岛国的?!比较в袼档?。

    那名青年呆了呆,然后又开始问起冉惜玉的情况来,至于冉惜玉所说的刚从华夏到岛国,他显然并没有当真,现在一般人哪有这种横渡大海的条件。

    对此冉惜玉也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解释。

    “这是我现在的队长江流石,这些都是和我一起的同伴?!比较в窠魇热硕冀樯芰艘槐楹?,又看了一眼那名青年说道,“这是我在米国留学时的同学,艾布特?!?br />
    “很高兴认识你们?!卑继匾豢慈较в竦纳袂楹陀锲?,就知道冉惜玉和江流石他们很亲热,他有些惊讶的同时也立刻热情地打招呼。

    冉惜玉在学校里可是很冷淡高傲的,但是对她身边的这些人却很温和。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你们有些争执?”艾布特突然问道。

    其实艾布特就是听到了这里面有争吵的声音才进来的,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冉惜玉。

    那美女店员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了,她没想到江流石一行人居然还认识一名军官。

    “先生,我……”

    “这里摆出来的东西,她却不想卖给我们,我正在和她理论?!苯裼叭辞涝谀敲琅暝敝?,先把事情说了。

    “你们想买什么?”艾布特有些好奇地问道。

    “先生,他想买机载加特林?!蹦敲琅暝笨醋沤魇档?。

    艾布特惊讶地看了江流石一眼,他已经看出江流石应该是有些身手的,但是他并不认为江流石能用上机载加特林,不过这跟他没什么关系。

    “摆出来的东西,如果有客人想买,当然应该卖?!卑继刈范阅敲琅暝彼档?。

    “多谢了?!苯魇哉獍继赜∠蠡共淮?。

    “不要客气,你们是冉惜玉的同伴,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了?!卑继匦Φ?,他接着对冉惜玉说道,“冉惜玉,今天在这里遇到你真的是太巧了,正好明天晚上要举行一个大型的庆功晚会,我想邀请你和你的朋友们一起参加,不知道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