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哥,快让雨欣帮你看看?!?br />
    冉惜玉说道,刚刚的战斗,江流石与这样的强者交手,让冉惜玉心中充满担心,虽然她已经用精神力扫了一遍江流石的身体,但还是放心不下,毕竟这方面李雨欣才是专业的。

    至于冉惜玉,她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刚才月夜见的攻击毕竟没有真的落在她的身上。

    “没关系?!苯魇诹税谑?,他看向叶月空,想问一下关于黑魔方的事情,却见到叶月空嘴巴微张,已经完全惊呆了。

    “你……你知道你杀了谁吗?你竟然……杀了月夜见!”叶月空声音轻颤的说道,她没等江流石说话,就自顾自的说道:“他是‘创’的第一批议员,当年‘创’最强的四人之一,现在我父亲死了,他应该已经是‘创’的第三高手,却死在你的手里,你杀了他,只是一枪!”

    原本江流石与月夜见的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眼看江流石已经不是对手,但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战局逆转!虽然后来江流石的攻击非常激烈,但是在叶月空眼中,真正决定结果的就是那神来的一枪。

    这让叶月空感到难以置信。

    江流石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一个人战斗,有惜玉提醒我幻术攻击,有竹影和香香帮我,如果不是她们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br />
    江流石杀死月夜见,看似是一枪定胜负,但实际上凶险重重,因为月夜见的攻击,也能一击定胜负!

    之前他的几次攻击,江流石都因为实力、众女的协助和一丝运气,险之又险的避过。而月夜见就没这样的条件了,当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江流石标记了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如此也再度说明了隐藏自己战斗能力的重要性,尤其对江流石和月夜见这样的攻击力超高,防御力一般类型的异能者更是这样,月夜见就靠一面盾牌,盾牌变了剑,他就是游戏里的脆皮ADC,江流石也是一样,两个脆皮ADC互怼,往往是谁先手,谁就秒杀对方,不存在拉锯战的情况,如果对方的技能都不知道,还玩个屁。

    正是因为心里明白这些,江流石虽然击杀了月夜见,也丝毫没有自得之心,反而他对两度被月夜见差点杀死的情景耿耿于怀,他要快速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创”的其他两大高手,可未必是脆皮了。

    “叶月,你了解现任议长和另一个高手的战斗手法吗?”

    叶月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的,也可能是那两人故意放出来的烟幕,他们大半个世纪前就已经成为异能者了,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提升自己的能力,而有些能力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br />
    “嗯?!苯魇懔说阃?,他本来问叶月空的时候,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叶月,你当时说黑魔方被你父亲的一个敌人拿走了,他是现任议长的亲信,也是剑杀公社的社长,他叫血鲨吧,是吗?”

    “是?!?br />
    “他是议员么?”江流石又问道。

    “不是?!币对驴找⊥?。

    “江哥,这个血鲨可能不在剑杀公社总部,他们应该已经提前撤离了?!?br />
    冉惜玉早已经将她的精神力场覆盖到了整个剑杀公社总部,但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鱼小虾外,真正的核心人物都已经不见了。

    “神葵也没有出现……看来他带着血鲨等人一起往‘创’位于岛国的总部撤离了,那黑魔方肯定也被带走了?!币对驴账档?。

    “这个神葵两次偷袭我们,就算没有黑魔方,我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更何况还有黑魔方在?!苯魇淅涞厮档?。

    零立刻就明白了江流石的想法:“江哥,我们要去追杀神葵,夺下黑魔方?”

    “没错,我们现在就出发。叶月,你知道‘创’总部方向吧?”江流石问道。

    叶月空张了张嘴,看着江流石等人。刚开始她被买下的时候,她实在没想到买下她的会是这样的一行人,她这是上了一辆什么了不得的车,前脚刚杀了月夜见,后脚又要去追杀神葵。

    “嗯,具体的位置我虽然不清楚,但是大方向是知道的?!币对驴盏阃返?。

    江流石等人开着基地车从大楼出来,正看到一群剑杀公社的成员端着枪站在外面。

    但是看到江流石一行人出现,这些剑杀公社的成员却没有敢开枪。

    他们刚才都听见了大楼内传来的激烈战斗声,甚至连大楼本身似乎都在剧烈地震动,那种层次的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但最后却是这辆大巴车出来了,那大楼内战斗的结果就很明显了。

    还有他们站的地方,满是爆炸的废墟和尸体,这都是这辆大巴车造成的,光凭这一点,他们这些人哪怕一个人举两支枪,也不够人家炸两次的。

    “投降者,不杀!你们的老大已经抛下你们跑路了,如果你们再抵抗,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比较в窭淅涞纳粼谡庑┙I惫绯稍蹦院V兄苯酉炱?。

    原本还有些剑杀公社成员觉得难以置信,但听到这句话后,却都不得不接受现实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随着几个人带头将枪支扔到了地上,其余的人也纷纷做出了同样的选择。神葵已经将血鲨和他的亲信带走了,留下的这些人在剑杀公社崩塌后,也对剑杀公社没有了多少忠诚而言,自然是保命要紧,连老大都跑路了,他们还拼个什么?他们要拼命,那也是在可以看到希望的情况下,而不是现在这种一败涂地的情况。

    再说他们本就是黑社会的,而这些底层成员说白了就是混混,就更不会为了所谓的尊严就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了。

    “来个人告诉我,你们剑杀公社的仓库在什么地方?没有人说的话,就都不许走哦?!苯裼靶ξ匚实?,只是她表情虽然很可爱,但是眼神却是冷冰冰的。

    一名年轻男子犹犹豫豫地站了出来,说道:“我来说吧……”

    血鲨等人提前撤离,但却是匆匆离开的,他们带走了一些东西,但还是留下了不少好东西。

    在剑杀公社的仓库里,江流石一行人找到了不少品质极佳的变异兽肉,各类粮食,还有枪支弹药。其中就有江流石现在用的脱壳穿甲弹,而且数量不少。

    江流石满意地将这些东西都收入了基地车的储物空间内。

    接下来找到的东西更让江流石感到惊喜,他竟然发现了两枚二级变异晶核,还有三颗二级变异血核!

    想不到血鲨连这些晶核都没有带走,看来撤离得是够仓促的,这都遗漏了。

    二级变异晶核拿在手中,江流石都能感应到里面蕴含的庞大能量,等将这些变异晶核吸收完,他体内的蓝光能量肯定会再次成长。

    在和月夜见的战斗中,江流石产生了很强的?;?,月夜见已经如此可怕,在他之上还有另外两人,尤其是那名议长,根据叶月空的说法,可以说深不可测来形容。

    那名剑杀成员在将江流石一行人带到仓库门口后,就大气也不敢出地等在了外面。

    他原以为江流石等人估计会搬上一整天,但是没想到基地车很快就从仓库中开了出来。

    而他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就惊呆了。

    除了一些对异能者作用不大,加上江流石也看不上眼的东西,这仓库居然已经被搬了个七七八八……

    这名剑杀成员看向基地车的眼神更加震撼了,这车上就一个男人,几个漂亮女孩,他们搬东西的速度这么可怕的吗?

    等到基地车从剑杀公社出来的时候,剑杀公社内已经基本空了,那些丢下武器投降的剑杀公社成员,都赶紧离开了剑杀公社。

    而来到外面的早市时,江流石看到那些人都小心翼翼地躲在角落里和路边,带着无比敬畏的眼神看着从剑杀公社驶出的大巴车。

    显然剑杀公社总部内的情况,已经由那些剑杀公社成员说出来了。这些人之前虽然已经看到了大巴车的威力,但是却基本都认为大巴车冲入剑杀公社总部后,就没有出来的可能了。

    但事实却让他们感觉到如此难以置信,剑杀公社总部居然被一辆车,一队人马就踏平了。

    从今天起,剑杀公社应该是完蛋了,至少明面上的剑杀公社不复存在了。

    江流石在人群中看到了龙腾的人,他知道龙腾很快就会过来接手剑杀公社留下的地盘和资源,不过龙腾能不能一家吃下,这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这些在海外挣扎求生的同胞,江流石已经能帮则帮,但后续的生存还要靠他们自己。

    江流石现在的目标,就只有神葵,还有那块被他带走的黑魔方……

    “创”岛国总部的大方向在平安京,基地车很快就离开了和歌县,进入了高速公路,朝着平安京飞速驶去。

    这里的高速公路上基本看不见丧尸,不知道是不是被提前清理了,不过在公路两旁还可以偶尔看见变异兽的巨大骨架,不远处的一些房屋则透出一股十分荒芜阴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