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怜,你的命到此为止了,原本组织还想吸纳你,但我和议长都觉得你太危险了,掌控不住,以防万一,还是将你灭掉得好?!?br />
    “可惜你看不到了,不出两年,‘创’就会一统世界,这个末世毁灭了军队和政府,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契机,在不远的将来,人类会迎来自诞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大一统时代,我们,将成为这个时代的创立者!甚至在未来,开辟人类文明的新纪元,而你……很遗憾,你不能成为见证者了?!?br />
    月夜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分不清他到底在哪里。

    两年内一统世界?

    江流石心头一跳,他不怀疑“创”有这样的能力,人类从诞生到现在,的确是从未出现过一个大一统的时代,“创”的野心巨大,所谓开辟人类文明新纪元,有遗迹在手,也未必不可能。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对手阻碍。

    然而现在,江流石有星种在手,星种就是他最大的底牌。

    他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你弄错了,我并不想当见证者,至于开辟人类文明新纪元,我应该能做得比你们好?!?br />
    江流石这句话说出来,月夜见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如此狂傲,比“创”还狂傲。

    “哈哈哈哈!”月夜见狂笑,“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大概不知道,‘创’已经一统北美大陆,下一个目标,就是亚太地区!岛国、华夏、东南亚诸国,都会被‘创’统一,最后便是全球。而你不过区区一个人……”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杀机传来,月夜见话说到一半,突然出手了!

    他知道在自己隐身之后,江流石的精神一定高度集中,全力防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江流石居然还敢跟他对话,这是在找死!

    叶月空瞳孔一缩,她看不见月夜见,但是也感觉到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升头顶,而她还不是月夜见攻击的对象,可想而知月夜见这一击是多么可怕。

    江竹影和香雪海都是神色剧变,她们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这时,站在那里的江流石却突然转向了左侧方向,枪口瞬间抬起,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这一连串动作快如闪电,连一直盯着他的叶月空都没有太看清江流石的动作,就已经听见了枪声。

    “怎么开枪了?”叶月空愣了,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她肯定认为对方是承受不住这种死亡威胁,胡乱开枪了。

    但是她和江流石虽然刚认识,却不认为江流石会是这样。

    这想法是在瞬间冒出的,几乎是叶月空刚产生想法的同时,她就看到一团血雾在空中爆开。

    紧接着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半边身体都被鲜血染红。

    竟然是月夜见……

    月夜见的左肩已经完全被打得粉碎,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江流石。

    “你是怎么击中我的?”

    月夜见知道这不可能是巧合,江流石以极为迅猛的反应速度突然开枪,是因为发现了他的位置,而且还在瞬间瞄准他的肩膀,让他来不及防御。

    但江流石并不是精神系异能者,而那个精神系的女孩已经暂时失去了威胁,为什么江流石还可以看穿他的幻术?

    不过这个时候月夜见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江流石已经如同炮弹一般,猛地朝他冲了过来。

    月夜见瞳孔一缩,遗迹之?;芘频苍诹嗣媲?。

    轰!

    巨大的撞击声响起,月夜见流星般往后退出了十几步,然而没等他站稳,江流石已经再次冲了上来。

    蓝光能量附着在江流石的双拳上,他疯狂地攻击着,短短十几秒内就已经打出了上百拳,月夜见一只手臂已经废了,他虽然有遗迹盾牌,但是剩下的这只手却已经震得发麻,动作有了一丝的凝滞。

    糟了!月夜见心中刚叫一声,他的腹部就已经被江流石轰中。

    一瞬间,月夜见就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卡车迎面撞上一般,内脏似乎全部搅在了一起。

    嘭!

    月夜见往后倒飞而出,重重地撞在了墙上,他用遗迹之剑勉强撑住了身体,看向江流石的眼神中已经带了一丝惊骇。

    “噗!”月夜见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就在这时,月夜见的身影再次消失了。

    江流石面前的月夜见变成了一道虚影,与此同时,一道可怕的剑风从江流石侧面斩下。

    月夜见已经受伤了,居然还有这样可怕的速度和攻击力!

    不过江流石却像是已经看见了月夜见的攻击一般,几乎是立刻往旁边退去,躲开了这一剑。

    砰!

    江流石一闪开就立刻举起了枪口,再次开枪了!

    他刚才攻击月夜见的时候,狙击枪一直都负在身后。

    此时月夜见一消失,江流石在闪避的同时就完成了取枪开枪的动作。

    在距离江流石不远的地方,月夜见一个踉跄,再次现出了身形,他手中是举起的遗迹之剑,然而这一剑却根本没来得及完全劈下来,就被江流石一枪打中了左腿。

    轰!

    一个包裹着蓝光的拳头在月夜见面前迅速放大。

    月夜见立刻抬起了盾牌,但江流石却在这时陡然加速,拳头狠狠地砸在了盾牌之上。

    嗡!

    盾牌剧烈震颤,而月夜见则身形一震,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他已经废了一手一脚,此时立刻就失去了平衡,而这时江流石已经紧追不舍地冲了上来。

    月夜见瞳孔剧烈一缩,他在此刻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

    而就在短短几秒钟前,他还享受着将江流石的生死掌控在手中的感觉。

    轰轰轰!

    江流石的攻击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疯狂地落在月夜见的身上,一开始月夜见还能使用盾牌抵挡,但是很快他就只落下了被打的份。

    叶月空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月夜见竟然在被江流石暴打,用的还是这种街头打架一般,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拳头!

    自从成为议员以来,月夜见已经在人类的战斗力巅峰层次站了上百年的时间,高高在上的月夜见,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嘭!

    月夜见再次重重地撞在了墙上,随即瘫软下来,他浑身是血,目光涣散,拿着盾牌的手也低垂了下来,强如月夜见,在被打成这样后,也失去了战斗力。

    而江流石也从疯狂的战斗中停了下来,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脸色发白,全身上下都溅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月夜见的。

    尤其是他的双拳,已经血肉模糊,上面的蓝光能量也黯淡到了极点。

    这一战,对于江流石的消耗极大!

    江流石走到了月夜见面前,低头看着他。

    “告诉我……”

    然而江流石刚一开口,就看见月夜见眼中的最后一点光芒彻底消失,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生机。

    江流石脸色一变,立刻一把抓住了月夜见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死了?!苯魇抗庖怀?。

    月夜见竟然自杀了。

    虽然他不自杀也马上要死了,但却断绝了江流石从他口中问出点什么的可能,估计他是不想被江流石审问。

    “不过无所谓,就算你不说,也不能改变什么?!苯魇话呀乱辜氖宥搅艘槐?。

    他和“创”已经是不死不休,他也只是想随便问问,没想过真的能从月夜见嘴里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来。

    江流石看向了月夜见的身旁,那块盾牌已经掉在了地上,江流石弯下腰,将这盾牌拿了起来。

    这块遗迹金属拿在手中,却丝毫不觉得沉重,可是它的强度,江流石刚才却是亲身体验过的,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见过的任何特殊合金,就算是基地车的外壳强度也不如这块遗迹金属。

    不过怎么让这块金属在盾牌和剑之间变换,江流石却不知道。他随意挥动了两下,这盾牌也没什么反应。

    江流石想了想,突然心中一动,将蓝光能量附着在了盾牌之上。

    蓝光能量一到了盾牌上,江流石立刻就有了一种,这盾牌和蓝光能量融为了一体,也成为了他身体一部分的感觉。

    江流石心念一动,盾牌立刻化为了一柄长剑,上面则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光能量。

    嗤!

    江流石一剑朝着墙壁斩出,墙壁顿时剧烈震颤,大量的水泥石灰爆开,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剑痕。

    “好东西!”江流石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

    遗迹之剑有了蓝光能量,杀伤力会更强。

    这东西原本怎么使用的,江流石不知道,他估计月夜见也没想到江流石得到这遗迹之剑后,居然可以用他自己方式来使用。

    这样一来,江流石也算有了趁手的武器,而且这武器还是攻防一体的。

    江流石转身朝基地车走去,然而就在这时,他身体一晃,险些就要倒下去。

    不过他并没有倒下,香雪海已经如同一阵风似的出现在了他身边,一把将他扶住了。

    “江哥,你没事吧?”香雪海担心地问道。

    刚才江流石和月夜见的战斗太激烈了,她们根本没有插上手。

    江流石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有点累?!?br />
    一场战斗下来,江流石的蓝光能量几乎消耗一空,脑力和体力都极大地消耗,自然会感觉到疲累。

    这一战对江流石来说,可以说危险性极大,如果不是他将一丝蓝光能量附着在了遗迹之剑上,然后通过蓝光能量捕捉到了月夜见的真身所在,出其不意地打断了他一条手臂,大大地降低了月夜见的战斗力,现在死的也许就是他了。

    有蓝光能量的附着,江流石完全忽视了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所有的注意力只集中在那遗迹之剑的位置上。遗迹之剑出现在什么方向,月夜见自然就在那里。

    月夜见到死也不知道江流石是怎么发现他的,而江流石又怎么会告诉他,就让他做个糊涂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