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剑杀公社的总部,江流石和月夜见相距二十米站立,江流石手中提着巴雷特,他的蓝光能量,已经充斥在巴雷特的子弹中!

    在连续吸收五颗二级变异晶核后,江流石拥有的蓝光能量体积已经翻了两倍,全部召唤出来有一个柚子大小,他的战斗力自然也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枪比起当初灭杀神风兽的那一枪,威力更强大。

    “狙击枪么……我听神葵说过,你开枪射出的子弹,速度非???,穿透力也很变态?!?br />
    月夜见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战斗优势,否则的话,江流石对着一个毫无防备的高级异能者开枪,对方如果只以为是普通的狙击枪,那很可能被一枪打死。

    “是么,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异能者虽然对即将降临的危险存在直觉是不错,可是当子弹速度真的达到极致的时候,你还能闪开吗?我射出子弹的速度,可是比普通狙击枪的子弹速度快上……”

    江流石话说到这里,忽然一声枪鸣!

    “轰!”

    致命的蓝色光线划过虚空,江流石这一枪开的毫无征兆,他刚刚说的话,只是为了让这一枪更加出其不意,在这种生死对决中,当然要不择手段的杀掉对方!

    接近二十倍音速的穿甲弹,配合强大的蓝光能量,这一枪势不可挡,也的确无法闪避。

    而月夜见已经在江流石开枪的一瞬间就采取了动作,他真的没有闪避,而是手中长剑一横。

    “咔!”

    长剑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它的形态骤然发生了改变,剑脊部分伸展出众多金属片,竟然张开形成了一面盾牌。

    “铛!”

    穿甲弹毫无花哨的射在这面盾牌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月夜见的身体都倒飞出去,他足尖点地,划出一道痕迹。

    接着,月夜见慢慢的站直身体,这一枪,他挡下了!

    “好枪!哈哈哈!一枪我用盾牌形态挡下来,都觉得手臂被震麻了?!?br />
    月夜见大笑起来,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盾牌,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浓浓的惊愕之色,他分明看到,盾牌中心凹下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弹孔!

    弹孔深度足有半厘米,一枚已经完全变形了穿甲弹嵌在里面!

    “呵!你竟然能在我这面神盾上留下这样的弹孔,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我曾经用这面神盾挡过25毫米孔径的机关炮,即便是机关炮的持续射击,也不能在盾牌表面留下哪怕一丝凹痕!”

    “好在我手中的盾牌是记忆金属,可以自我修复,否则的话,我真是要心疼死了?!?br />
    月夜见像是抚摸心爱女人身上的伤口一样,轻柔的抚摸着江流石留下的弹孔。

    看到月夜见的神情,江流石微微蹙眉,这家伙怎么跟个变态一样,他没有想到对方手中的?;鼓鼙浠啥芘?,这遗迹留下的武器,太全面了。

    “江哥!”

    就在这时,冉惜玉的提醒突然在江流石耳边响起。

    江流石想也不想,身体飞退出去!

    “轰??!”

    江流石刚刚站立的地方,整个凹陷下去,月夜见手持重剑,一剑轰塌了地板。

    与此同时,在距离江流石二十几米远的地方,却还有另一个“月夜见”依旧在着抚摸盾牌,又是幻术!

    江流石心中一沉,月夜见的幻术神出鬼没,难以看穿,而且在这幻术面前,连异能者的危险直觉都没有太大用处了,这显然是因为,月夜见的幻术,连异能者的危险直觉都能欺骗!

    这就太可怕了,江流石总不能全靠冉惜玉的提醒。

    “呵!又躲开了?!?br />
    月夜见嘴角微微勾起,忽然间,江流石感受到他身前的月夜见身形出现了微不可查的改变,这种改变似乎来自于……能量层面的???

    就好似眼前的月夜见,忽然变成了一具空壳!

    “糟糕!”

    江流石心念一沉,心中生出一股强烈不安的预感,他猛地转头,看向自己的基地车!

    几乎在同一时刻,月夜见的身形出现在基地车的正前方,他手持厚重的遗迹之剑,一剑劈向基地车的挡风玻璃,他的目标,赫然是挡风玻璃后面的——冉惜玉??!

    作为唯一一个能看穿自己幻术的人,冉惜玉全神贯注的透过挡风玻璃来观察战场,而月夜见首先要杀的,就是冉惜玉。

    “轰??!”

    月夜见的一剑,重重的轰在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巨震,正面全部凹陷下来,出现蛛网一般的裂痕!

    没碎!

    “??!”

    距离挡风玻璃很近的冉惜玉,还是感到仿佛迎面一阵飓风袭来!强大的音波,逸散的能量,如同重锤一般打在冉惜玉身上!

    冉惜玉的肉身,毕竟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她只觉得双耳轰鸣,一时难以承受这样的冲击。

    “惜玉姐!”

    江竹影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冉惜玉。

    她心中极为震惊,基地车的挡风玻璃,连手雷都扛得住,居然被这个人一剑砸得近乎粉碎!

    这固然是因为月夜见实力强大的原因,也更是因为他手中的武器!这来自于遗迹中的武器,用最强大的金属打造而成,相比而言,基地车的外壳和挡风玻璃,都只是地球材料合成而已,强度不是一个级别的。

    按照挡风玻璃的破碎程度,只要再来一剑,怕是这挡风玻璃就会解体,到时候月夜见冲入基地车,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眼看再一击就成功了,月夜见却毫不恋战,他身体一跃而起,同时在空中强行转身,遗迹之剑转化成神盾,挡在身前。

    “铛!”

    月夜见身体巨震,神盾再次挡住了江流石的致命一枪!

    胳膊传来的强烈酥麻感让月夜见微微蹙眉,他身体随着子弹的射击方向飞退出去,在半空中骤然消失了!

    这就好似月夜见突然在空气中蒸发了一样,十分诡异。

    隐身??!

    当然,这并非隐身,而是通过幻术达到了隐身的效果。

    此时冉惜玉被震得双耳轰鸣,一时间还没有办法恢复精神力场,而月夜见又进入了隐身状态,江流石无疑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