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月,这人是谁?”江流石问道,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他刚刚说的话竟然是标准的华夏语,这让江流石有些意外。

    “他叫……月夜见,也是‘创’的岛国负责人?!?br />
    “月夜见?他是岛国人么?”江流石愣了一下,岛国人说华夏语大多是用52音来发音,很难做到完全没有口音。

    “月夜见……是岛国神话传说中的三神尊之一月读的名字吧,叫这个名字,也是狂妄?!?br />
    江流石知道,“创”其实是一个将自己视为神的组织。

    他们想要的是生命层次的进化,从凡人成为神灵,甚至永生不朽。

    从“创”的议员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之前他遭遇的两个议员,分明叫:“神葵”、“神?!?。

    一个神字,就蕴含了他们的野心。

    “是,他是‘创’的十一议员之一!但不是普通的议员,他已经完成了第一层次的生命进化了!”叶月空郑重的说道。

    “哦?”江流石心中一动,第一层次的生命进化?

    “他是从‘创’成立之初,就加入‘创’的第一批成员,完成第一层次的生命进化之后,他能活两三百岁,他至少已经八十多了,可你看他的样子,却只是三十来岁的模样。像他这样的人,整个‘创’大概也就四个人的样子,这还包括了我被害了的父亲?!?br />
    两三百岁!

    江流石深吸一口气,这年龄太夸张了,真的赶上电影里那些吸血鬼了。如此漫长的寿命,得见证多少历史变迁,从米国独立战争到现在,也不过两百来年!

    “在介绍我的历史吗?你可以慢慢介绍?!?br />
    月夜见从栏杆上一跃而下,他身上披着军用风衣,仔细看,江流石这才发现,月夜见穿的军装,是半个世纪前的款式。

    他仿佛真的是从大半个世纪前穿越过来的,他的容貌在那一刻定格了,时间也在他身上停止了流逝,让他容颜不改的活到了现在。

    江流石深吸一口气,这就是“创”最致命的吸引力。

    “叶月小姐,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曾经的你是多么的漂亮,让人心动,可惜了,你父亲叶月那岐冥顽不灵,原本我们隐忍了半个多世纪,好不容易遗迹中预言的时代降临了,这本是我们最好的时候,我们理应抓紧这个时代,成为最终的神明,可是你父亲呢,他竟然还想着救世,让这个世界恢复到以前的样子——那一潭死水,人人都如机器一般机械地工作、进食、繁殖,以及等待老去和死亡的社会……”

    “叶月小姐,你现在还来得及回头,只要你愿意接受我的精神植入,我可以帮你恢复容貌,让你获得强大的力量,还有不老的青春,怎么样?”

    月夜见的声音充满诱惑力。

    然而对月夜见的剑意,叶月目光中却只有寒意和杀机,杀死自己父亲的,并非现任议长一个人,月夜见和另一个人也参与了其中,他们三人合力,杀死了父亲。

    叶月怎么可能成为杀父仇人的手下?

    “江先生,他背后的那柄剑,是遗迹中的武器,你要小心?!币对驴仗嵝呀魇?。

    听到叶月空的话,江流石心中一动,遗迹中的武器,至少也是跟打造战舰所用的金属一个级别的,甚至更要超出。

    这种武器放在地球上,恐怕是无坚不摧了。

    “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既然你选择死,我就成全你?!?br />
    就在这一瞬间,月夜见动了,他身体高高跃起,背后长剑抽出,这柄剑造型极为古怪,厚重的剑刃,一边开了锯齿,看起来无比狰狞。

    “跳这么高?找死!”江流石眼睛中寒芒一闪,手中巴雷特已经举起,目标瞬间锁定!

    人毕竟是陆地上的动物,即便是如神海那样可以凭借念力浮空,在空中也必然不如在地上灵活,战斗中跳很高后完成一击必杀,这招式是漂亮,但根本就不实用,只会给敌人增添反击的机会。

    “咻!”

    蓝光能量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内就充能到枪膛里的脱壳穿甲弹中,扳机即将扣下,子弹蓄势待发!

    可就在这时,江流石脑海猛然一震,他感觉自己周围的时间仿佛瞬间凝固了,他平素无比敏捷的动作,在这一刻好似变得如蜗牛一般缓慢,而反观月夜见,他却如同一头敏捷的猎豹一般,向自己冲来!

    寒森森的剑刃,切破空气,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剑刺向自己的胸口。

    无法闪避???

    “噗!”

    鲜血迸射,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江流石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一剑贯体???

    为何自己动不了,却又感受那般清晰,是他的身体被禁锢了,还是时间流速被改变了?

    就这么……失败了???

    “江哥,快闪!”

    就在江流石感觉生命似乎离他远去的时候,他脑海中猛然响起了冉惜玉的厉喝声,这一声如同晴天霹雳,让江流石猛地惊醒过来,醒来的一瞬间,刚才迸射的鲜血,贯穿肉身的刀伤,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寒森森的剑刃,正以子弹一般的速度,刺向自己的心脏。

    命悬一线!

    江流石猛咬舌尖,以疼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身体猛然后退,可是剑刃太近了,一个是全速刺出,而自己是从静到动,根本来不及闪避??!

    躲不开了???

    就在这时,江流石眼前充斥着炫目的电光,与此同时,一道足以扫倒铁塔的狂暴飓风吹来,江流石被这狂风加持,速度猛然飙升。

    一剑险而又险的避过,江流石惊出一声冷汗。

    电光自然来自于江竹影,而飓风则是来自于香雪海,二个女孩同时出手,一个逼退敌人,一个救助自己,才堪堪躲过这次生死袭杀。

    真是生死一念之间!

    “幻术么???”

    江流石眯起眼睛看着月夜见,此人不但速度极快,精通格斗技巧,最重要的是他的杀手锏——幻术!

    让对手沉浸在幻术中,根本看不清眼前在发生什么,这简直是任人宰割。

    这就是顶尖异能者的战斗。

    异能者的能力形形色色,这也就让异能者的战斗十分复杂,而不像《七龙珠》里面,战斗力可以用一个数字来衡量,低的一定打不过高的。

    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出现一方不了解另方的手段时,一个不留神,便被对方秒杀!如此一来,空有一身实力,都施展不出来了。

    警惕!警惕!

    江流石不能容忍自己刚才的失误,如果不是冉惜玉第一时间看破幻术,以精神传音提醒自己,如果不是香雪海和江竹影第一时间出手救自己,他真的怕是要凉了。

    他不能容忍自己的性命,竟然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巧合中,才捡回来的。

    “你身边的女人,不简单啊?!?br />
    月夜见轻轻摘下了被电光烧黑的白手套,摸了摸嘴唇,露出一丝邪笑,“不过这也只是稍稍延续一点你的命罢了,你带的这几个女人,真是个个能力强大,让我眼馋,我会帮你照顾好她们的?!?br />
    月夜见淡淡的说道,江流石的目光阴沉下来,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第二次了。

    “你的招式用完了么,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