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冉惜玉发出警告后,只是半分钟的时间,在秋明町西北方向的天空中,便出现了几个小黑点。

    什么东西?

    江流石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又是什么房子大小的巨兽一类,想不到是会飞的玩意儿,如果不是没有听到任何发动机的轰鸣声,他都会以为这是飞机临近了。

    小黑点不断的放大,隐隐看清是长着两只翅膀的黑色巨兽。

    “吱——吱——”

    尖锐的啸声不间断的传来,像是以前学校广播走音的时候发出的尖锐长杂音,分贝巨高,而且极为刺耳!

    “是……蝙蝠???”

    冉惜玉开口了,其实这时候江流石也看清了,他很难将天上那巨大的玩意儿,跟蝙蝠联系起来。

    这翼展,少说有十米了!

    十米听起来没怎么有概念,但如果真的让这大家伙落在地上,一只翅膀张开来,就能轻轻松松的盖住一辆小轿车!

    相对那巨大的翅膀来说,它的身体倒是小一些,但也有一头成年老虎大小,看那尖利的牙齿,足以咬穿钢板,什么叫如虎添翼,这就是了!

    江流石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了一种已经灭绝了的上古天空霸主——风神翼龙!

    这是人类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飞行动物,传说中也有十米以上的翼展,虽然风神翼龙的脖子可能更长,甚至站起来高度可能跟长颈鹿差不多,但要说单论体重,恐怕也不见得胜过空中这几头身体壮硕的巨型蝙蝠吧!

    这么巨大的玩意儿,很难想象它们是怎么飞起来的!

    “这是……什么东西???”

    姜成完全震惊了,岛国还有这种巨兽吗?

    今天先是见了那巨型穿山甲,又看到这等飞行的蝙蝠巨兽,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实力是如此弱小,相对这个宏大的世界来说,简直不足一提。

    姜成都有这种感觉,更别说龙腾城的人了,他们几时见过这样的光景,这样的飞行巨兽,就算是一头雄狮,也会被它们硬生生的抓到天空撕裂吧。

    倒是纹身男子看到这巨兽后,激动得不得了!

    “神风兽!真的是神风兽!这就是神风兽吗?我居然见到了神风兽!”

    纹身男子简直要语无伦次了。

    这让江流石怔了一下,没想到这纹身男子还认得天空中飞行的这种巨兽。

    他知道神风对岛国而言,是一种被国人崇尚,类似精神信仰的东西,当年不可一世的蒙族横扫亚欧大陆的时候,东入岛国就被台风吹得溃不成军,免去了岛国覆灭的命运,这场台风,就是所谓的神风了,后来二战时期,岛国在大势已去的时候组建神风敢死队,也是如此。

    纹身男子叫这蝙蝠是神风兽,而且极为崇拜,足以证明,这种蝙蝠对剑杀公社,甚至对如今岛国的某一部分黑社会组织来说,它已经是近乎图腾的存在了。

    这足以见得“创”在岛国的影响力。

    “创”虽然是一个世界性的组织,但是它对华夏渗透的似乎并不是很好,毕竟华夏的社会体制,就让这种组织很难渗透了??墒窃诘汗筒煌?,“创”一名议员控制的傀儡兽,甚至都成了这些人的神兽。

    “神风兽!神风兽来救我们了!”

    又有剑杀公社的成员在大喊,他们原本都被江流石打懵了,看到江流石转着那巨大的流星锤,连抵抗他的勇气都没有,现在看到神风兽来袭,他们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又拿起武器来,开始战斗。

    “草!老子让你装逼,闻甜,你把它打下来,他们就没的叫了!”

    袁飞开口了,他说的闻甜,就是他身边的军装女孩,这女孩名字听起来甜美,动作可是一点也不甜美,她听到命令后,二话不说,直接从背后拿出一杆粗大的狙击枪,这是一支巴雷特!

    作为米**方配置的反器材狙击枪,经过了海湾战争战火的考验,威力巨大精度又高,巴雷特的名气,可是比AMR-2大多了。

    现在落在一个身材出挑的女孩子手里,有相当大的视觉反差效果。如果末世之前,就算是五大三粗的特种兵,用这种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枪,也只能俯卧射击,否则端起来的话,那子弹发出的气浪打在脸上跟空气炮一样,被顶一下肩膀都疼半天。

    可是现在,闻甜直接端着巴雷特射蝙蝠,而且上的弹药是脱壳穿甲弹,这种子弹可以在五百米距离内洞穿35MM钢板,杀伤力惊人。

    闻甜从装弹,到瞄准射击只是一瞬间便完成。

    “呯!”

    一声巨大的枪响,即便是在这杂乱的战场上也极为清晰,脱壳穿甲弹在空中划过笔直的轨迹,直接击中蝙蝠的脑袋!

    一枪爆头。

    闻甜来不及高兴,脸上的表情就一下子凝固了。

    他看到那只被自己打中的蝙蝠只是往后仰了仰头,就继续飞向龙腾城!

    怎么回事?没打中?

    闻甜吃惊无比,她的异能,就是与射击有关的,她不信自己会打空。

    如果是陆地上那种身披重甲的变异兽她打不死也就罢了,可眼下是在天上飞的玩意儿。蝙蝠这种东西,全身都是皮毛,怎么看都是轻甲啊。

    她手里的狙击枪,可是射的穿甲弹,能洞穿一指厚的钢板,变异兽也是血肉之躯,没有厚重的皮肉和鳞甲?;?,是怎么挡下穿甲弹的?

    闻甜感到不能置信,而就在这时,他身边的袁飞猛地将她扑到了。

    “小心!”

    袁飞叫了一声,与此同时,他们刚刚站立的地方发生了剧烈的震颤,而后让闻甜感到惊悚的一幕发生了,他们站立的石板,竟然在这种震颤中化作了石粉,风一吹就扑簌簌的飞扬起来。

    这是什么攻击???

    “是超声波!”

    袁飞猜测的说道,超声波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将物体震碎,也就是所谓的超声破碎,在医学上,便可以利用超声波来震碎人体内的结石,但这需要很长的时间,眼前这般,只是一秒钟内就把石板打成碎粉的,还是让人感到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