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突然出现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无论是袁飞和那个女孩,还是剑杀公社的人,都在这一刻目瞪口呆!

    这样的攻击方式,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

    如此生猛的人物,姜成是从哪里找来的?

    袁飞不会天真到认为这样的人会是姜成找到的手下,开玩笑,这人的实力,在整个龙腾都找不出比他更强的。

    这样的人不该寂寂无闻才对,但是袁飞一眼看去,却是一张生面孔。他迫不及待地想问姜成,这是哪里找来的大神了!

    “这……”姜成吞了口唾沫,不要说袁飞,就是他也看呆了。虽然他之前已经见识了江流石的凶猛,但是用头盔直接去砸剑杀公社的车,还是他没有想到的。

    但是不得不说……爽!真他娘爽!

    不光是姜成,袁飞也是狠狠地拍了下大腿。

    原本他们被打得节节败退,但是刚才这一下,却极大的激励了士气!

    而这时,剑杀公社的人也回过神来。

    他们看着被砸扁的SUV,既是内心发颤,同时也愤怒无比。

    “混蛋!”

    “什么人敢跟我们剑杀公社作对!”

    这时,纹身男子却已经看清了动手的年轻人。

    那熟悉的大巴车,还有那个废了他命根子的男子,这张脸,就算烧成灰,纹身男子都不会忘记。

    然而,这纹身男子带着队伍杀气腾腾地来到龙腾,是为了灭掉龙腾,更是为了灭掉江流石,但现在,真正看到江流石了,他却被江流石这恐怖的一击给弄得头皮有点发麻。

    但是纹身男子还没说话,江流石却已经看见了他。

    对于这种人,江流石自然是懒得废话,他只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看到这笑容,纹身男子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又想起了自己被废的瞬间,那时江流石也是这样的神情,这让纹身男子感觉双腿之间再次传来了一阵剧痛感。

    “他刚才是偷袭,那样的力量短时间内不可能爆发出第二次,我们攻击!”

    纹身男子刚发出吼声,就立刻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连声音都变调了。

    他以及剑杀公社的人都惊恐地看见,那名年轻人居然又从车顶上,举起了另一块合金钢铸件,甚至这一块,比刚才那个头盔还要更大!

    这是穿山甲的背甲,它的重量,超出了之前扔出的头盔!

    然而即便如此,它却依然像是一块砖头一样,被江流石单手拎了起来。

    一瞬间,所有剑杀公社的人亡魂皆冒!

    尼玛的怎么还有!

    而且这人的力量,是特么无穷无尽的吗?!

    “嗖!”

    江流石灌注巨力,猛地扔出了巨大背甲。

    在这样的高速和个头下,剑杀公社的人虽然纷纷惊恐地叫着踩下了油门,但还是来不及躲避。

    轰!

    又是一辆SUV被砸中,瞬间就化为了一摊废铜烂铁!

    里面的人,更是全部变成了肉泥,死得不能再死。

    “攻击他本人!”

    “射击!射击!”

    然而在这群剑杀公社的人慌忙将火箭炮和机枪对准大巴车车顶时,他们却骇然发现,江流石已经化为了一道残影,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什么?!”

    而这时,江流石的手中赫然甩出了一条铁链。

    铁链在空中发出刺耳的啸声,带着可怕的力量砸向了剑杀公社的车辆。

    “??!”

    一名车顶的机枪手来不及反应就被铁链扫中,瞬间整个人就被抽了出去,骨骼断裂,内脏都被这一下抽碎了,在地上吐血抽搐,眼看就不活了。

    “嗖!”

    铁链直接缠住了还停留在那辆SUV残骸上的头盔。

    “他要干什么?”剑杀公社的人心惊胆战。

    这时,随着江流石用力一抡,那巨大的头盔赫然被江流石拉了起来,然后呼呼地在他周围旋转起来。

    这种情况下,谁敢靠近江流石?

    而江流石挥舞着这头盔,像是流星锤一样,抡向了那些剑杀公社的车辆。

    轰轰轰!

    江流石简直像是羊入虎群,在他手中的头盔之下,什么异能者,枪支炮弹,都像是豆腐一样。

    在城墙上,袁飞已经看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而那名甜美的军装女孩,也是大眼睛中异彩连连,目光紧紧地追随着那个在车群中横冲直撞的身影。

    “这简直是……一面倒的暴打啊……”袁飞的口中忍不住发出感慨。

    “不要干站着看了,反击他们!”袁飞猛地发出吼声。

    他们长期受到剑杀公社的打压,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气在,但以他们的能力却无处发泄。

    而这一次,虽然真正动手暴打剑杀公社的人不是他们,但是他们也有一种酣畅淋漓,一口恶气全都出来了的感觉!

    前有江流石,后有龙腾的人趁势攻击,剑杀公社的人感觉他们的头都要被打爆了。原本是他们步步紧逼,但是转眼间,他们就被打得抱头鼠窜,而对方,仅仅只是一个人!

    “拉远距离,和他拉远距离!”

    但就在这时,在剑杀公社的另一侧,突然亮起了一道耀眼的闪电。

    “啊啊啊??!”一辆退到远处,炮口瞄准了江流石的SUV,当场被闪电劈中,里面的人立刻被电得浑身冒烟。

    一名充满活力的年轻女孩,浑身电流萦绕,出现在了战场上。

    “哥,我来帮你!”江竹影笑道。

    霎时间,一个巨大的电网张开,一道道闪电在江竹影的控制下不断劈下。

    又是闪电,又是头盔的恐怖砸击,剑杀公社的人连最后的反抗能力都失去了。

    他们鬼哭狼嚎,被打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不过就在这时,冉惜玉的声音却突然在江流石耳边响起。

    “江哥,小心!”她的语气十分凝重,甚至带着一丝焦急。

    她突然感应到,好几股强大的精神能量,正在飞速地接近这里。

    “嗯?”江流石心中一动,在这种时候赶来的,自然是敌非友,多半是剑杀公社的救援到了。

    不过这救援来的,似乎有点快啊。

    江流石终于停了下来,顺着冉惜玉所指引的方向,向远处望去。

    看到这个杀神终于停手了,但是剩下的剑杀公社的活人,却已经丢盔弃甲,根本没有战斗能力了。再加上还有江竹影,以及龙腾的人,剩下的这些人很快就被围了起来。

    望着周围的满地狼藉,袁飞不由得眼皮狂跳,他刚才在旁边看,就已经觉得无比恐怖了,现在身临其境,想象一下如果刚才是自己在这里……

    还是不要想了,太特么残暴了。

    “江队长……”姜成兴奋地赶了过来,要将江流石介绍给袁飞等人。

    那名军装女孩则跟在袁飞身边,带着一丝好奇和敬畏的眼神看着江流石。

    近距离看江流石,并不觉得江流石像刚才那样战斗力惊人,相反,他身材瘦高,穿着一件风衣,显得十分有型,容貌也长得很帅气,一双眼睛看上去有种很深邃的感觉。

    这外观,明显是个标准的帅哥,而且还很有气质,完全无法和刚才的暴力杀神联系到一起。

    但姜成刚一开口,就被江流石打断了。

    “小心警惕,有人来了?!苯魇档?。从冉惜玉的感知来看,江流石并没有轻视来敌的意思。

    “来的,很可能是和刚才那穿甲怪兽一样的傀儡兽?!苯魇档?。

    他这么一说,姜成顿时心中一惊。

    “傀儡兽?”那名军装女孩疑惑地问道。

    姜成立刻将刚才的事情向袁飞和军装女孩讲述了一遍。

    军装女孩听后,吃惊地捂住了小嘴,她看着那个巨大头盔和背甲,脸色有些发白。

    而这时,在那些被围起来的剑杀公社成员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得罪了我们剑杀公社,你们等死吧!”

    江流石一眼看去,说话的人正是那名纹身男子。

    他在刚才的战斗中没死,但也没有任何机会逃脱,现在已经成了俘虏。

    这名纹身男子很清楚,在这样的生死搏杀中,就算他刚才侥幸没死,之后他也难逃一死,换做是他自己也不会放虎归山的。

    既然左右都死定了,这名纹身男子也就豁出去了,他满脸仇恨,双眼发红。

    但是当江流石看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浑身一颤,难以克制的恐惧一下子笼罩了他,这实在是刚才江流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太恐怖了。

    纹身男子的身体不断颤抖着,但是他还是在坚持说道:“公社会为我们复仇的……”

    “是吗?那你马上就可以等到有人来给你们复仇了?!苯魇冻隽艘凰康奈⑿?。

    纹身男子听得一愣,他其实只是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所以诅咒江流石等人而已,但是这样一听,居然真的有人来了?

    对纹身男子,江流石根本懒得在意,他此时全身能量涌动,正在快速地恢复着,做好迎战的准备!

    这名傀儡师,他们已经交手过一次了。

    上一次,他灭杀了对方派出的穿山甲,就已经知道这名傀儡师不会善罢甘休。

    这一次,傀儡师恐怕也不是冲着救援这些剑杀公社的人来的,这些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

    他的目标,是叶月空,以及击杀了穿山甲的石影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