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痛苦的话,可以选择不回答?!笨吹脚⒌难?,江流石说道。

    女孩摇头,“也没什么,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了,我是‘兵器’的实验体……‘兵器’被发现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创’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直到末世爆发前后,‘创’得到了更多的信息,才知道‘兵器’要发挥作用,首先要植入一个人的脑域之中?!?br />
    “可是‘兵器’原本是为另一种生命设计的,人类很难适应‘兵器’,一般人若是让‘兵器’植入脑域之中,通常的结果是——直接死亡!”

    “呃?什么?”江流石听到这句话愣了好一会儿,直接死亡??

    他可是知道,自己脑袋里植入了一个超级兵器,比起星种来,其它三件“兵器”都是小弟而已。

    怎么想,植入星种的难度应该更大,更容易导致人死亡才是。

    可是现在他活蹦乱跳的,而且当初他精神还与星种融合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后遗症,现在听瘦弱女孩的说法,他都觉得背后一寒,乖乖,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当初他跟星种不契合,他不是死翘翘了?

    “你刚才说‘通常结果是死亡’,也就是说还有人植入‘兵器’还能不死的了?”

    “理论上有的……甚至可能有人能与‘兵器’完美契合,但概率非常小?!迸⑶崽疽簧?,“‘创’找了那么多实验体,都没有找到真正能适应‘兵器’的人?!?br />
    “可是你不是活下来了?难道你没有经历实验?”江流石疑惑的问道。

    女孩摇头道:“我的确活下来了,我也经历了‘兵器’的实验,不过我并非天生就能适应兵器,我是被强行改造的……”

    “在我之前,有许许多多的实验体,他们都因为植入‘兵器’而死掉了,但‘创’并非一无所获,他们通过监测这些死掉实验体植入‘兵器’时的脑电波数据,来判断到底怎样的精神波动,才能与‘兵器’融合?!?br />
    “‘创’的人改变不了兵器,但是他们能改变实验体的精神波动,让实验体适合‘兵器’而存在,当分析出最终数据后,他们选择出了最后一批实验体,让我们的精神波动完全契合‘兵器’?!?br />
    “这一批人一共有七个,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一个,我融合了‘兵器’,但毕竟是强行改造的数据,并不完美,结果我的肉身、禁锢、血脉都在强大的能量冲击下发生了异变,我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女孩叹了一声说道,江流石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女孩是易容了,但没想到并非如此,她变成这个奇怪的样子,是因为融合‘兵器’后,身体无法承受而导致的后遗症。

    看着女孩,又瘦又小,完全平胸,还面有菜色,看起来简直像是饿得奄奄一息的乞丐。

    “其实对我而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在意,我们这七个实验体,都是刚刚融合‘兵器’,测定了生命体征之后,就被与‘兵器’强行剥离,那时候我进入了假死的状态,连‘创’都没有发现我其实还活着,被我找机会逃了出来,直到他们发现尸体消失,他们才开始追杀我……他们不会容许一个实验体活在这个世上?!?br />
    “原来是这样……”

    江流石听后心中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女孩说理论上有与“兵器”完美契合的人,难道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星种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现在想想,不是自己撞大运捡到了星种,而是星种主动选择了自己。

    星种作为一艘战舰的控制器,它本身也是一种人工智能,它有选择宿主的意愿。

    至于眼前这女孩,作为曾经融合了“兵器”的人,引起星种的特殊能量波动,也就不奇怪了。

    如此一来,江流石想通了许多事情,他又问女孩道:“‘创’为什么选你们七个人为最终实验体?因为实力强吗?”

    江流石能感觉到这个女孩的不凡,虽然她用了隐藏能量的方法。

    “是,我们七人,都是顶尖的二级异能者?!?br />
    “哦?‘创’为了‘兵器’的实验,一次性牺牲七个顶尖二级异能者?你们都是被‘创’俘虏的?”

    女孩摇头:“我们本来就是‘创’的成员?!?br />
    “嗯???”听到女孩的说法,江流石被震住了,“创”也太狠了吧,拿自己人下手?“‘创’这么做就不怕损失实力吗?就算不管这个,他们不怕失去人心吗?”

    “人心?”女孩惨笑一声,“我们原本就是被清洗的一批人,自然不担心了,末世爆发后,‘创’的高层发生了动荡,前任议长被人杀死了,那人成了新的议长,而‘创’的理念,也发生了变化,我们这些前任议长的人,就注定要被清洗了,其实前任议长,是我的父亲……”

    女孩说到这里,江流石愣住了,这被用作实验体的女孩,竟然是曾经议长的女儿???

    这是江流石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怪不得提起“创”,提起自己的经历,这女孩会产生这么强烈的心理波动,不论换成谁,从“创”的公主沦为阶下囚,都怕是会因为这种身份转变而绝望吧。

    末世爆发,的确给了这个世界太大的冲击,即便是“创”也不例外,当原本的世界规则不适用了,那么在这个实力就是一切的世界,只有更野蛮,更血腥,更不择手段的势力,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

    江流石听那黑衣男子说过,“创”的成员,他们向往的是生命体的进化乃至永生不死,这样的诱惑太过巨大,人心在这种诱惑下出卖给魔鬼是再常不过的事情了。

    江流石感慨的看了女孩一眼,为她的命运而感到同情,“我还想问你,你既然逃出来了,为什么进了剑杀公社,成了黑市中的一名奴隶?”

    在江流石看来,女孩逃跑之后,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才是最安全的,躲在奴隶市场中,不见得有多高明。

    女孩道:“那是因为……剑杀公社,有一个很多人不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