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看着这女孩,问名字对方也不回答,在这种情况下,江流石很难从女孩身上获得什么信息。

    “我问你名字你既然不说,那以后我就叫你黄花菜吧?!?br />
    江流石没好气的说道,在一旁翻译的冉惜玉听了掩嘴一笑,还是按照江流石所说的翻译了,不过即便是冉惜玉,遇到“黄花菜”这样的生僻词也不会翻译,她只好用华夏语把黄花菜说出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这女孩眉梢终于动了动,她发出非常干涩的声音,“黄花菜……那是什么……”

    “咦?”江流石惊讶了,这女孩终于开口了,他差点以为这家伙是聋哑人了。

    “呃……这是一种开着漂亮黄花的植物,又叫忘忧草……”

    江流石有点心虚的说道,黄花菜确实又叫忘忧草,冉惜玉虽然不会说岛国语的黄花菜,但却可以用岛国语将“忘忧草”三个字的意思描述出来,原本冉惜玉的语言功底就不错,当她描述出来“忘忧草”的时候,女孩一时有些失神。

    “忘忧草么……这个名字,似乎不错呢?!?br />
    “呃……”江流石一脑门的黑线,他原本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这女孩还喜欢上了,都说“黄花菜都凉了”,这女孩怕不是要凉吧……

    江流石正想着,突然冉惜玉说道:“江哥,有人在向我们靠近?!?br />
    “哦?”

    江流石一转头,看到公路尽头上有一支车队隆隆开来,车队最前方的车子上挂着一面旗子,江流石目力极好,他看到那是一条五爪金龙。

    江流石立刻想到了一个组织——龙腾。

    事实也证明了江流石的猜测,那车队开到距离自己一百米远处,车上的人就都下车了,远远就用华夏语在喊:“前面的朋友,是华夏人吗?我们是龙腾的,能见面谈一谈吗?”

    喊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相很普通,身高也就是刚刚一米七的样子,但是一身的腱子肉,皮肤黝黑,干起来像是一头敏捷的豹子一样充满了爆发力。

    他穿着洗到近乎褪色的军装,似乎在末世前是一个军人。

    江流石点点头,得到允许后,这三十多岁的汉子带了两个人,一直走到江流石的车下,江流石发现,对方并没有带武器。

    在末世里,人与人的防备心是很强的,陌生小队见面,不带武器自然很危险,这男子这么做显然只是为了得到自己的信任。

    这么坦荡大胆,倒是让江流石有了一点好感。

    他大大方方的跳下了大巴车,打量了这个男子一眼。

    “姜成,小兄弟怎么称呼?”

    军装男子伸出了手,江流石看了眼姜成的手,手上茧子很多,这并非干农活的原因,而是经常握枪,握武器所致。

    “江流石,江水的江?!?br />
    “哈!你不说我还以为是本家,兄弟,你买的那几个女孩我得到消息了,三颗变异晶核,兄弟却眼睛不眨一下就买了下来,这可远远超出一般买女奴的价格了?!?br />
    “我不知道兄弟是出于同为华夏人的原因出手相救,还是真的想买下她们,我来这里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让她们跟我回龙腾……”

    姜成说话间伸出手来摊开,手里正是三颗变异晶核。

    江流石扫了一眼,这三颗变异晶核,拥有的能量不算充沛,而且有一颗变异晶核之上,还沾着一丝血迹。

    注意到江流石的眼神,姜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成色不怎么好,让兄弟见笑了,平时组织根本没有存货,这次是为了救人,才费了一些力气,弄来了这几个玩意,我本想找几个兄弟乔装进城把人买下来的,没想到兄弟你抢先一步了?!?br />
    “我知道这三颗晶核,应该不如你花出去的那三颗,所以给兄弟加了两百公斤变异兽肉,只有这么多了?!?br />
    姜成说话间招了招手,一辆SUV开了过来,估计就是装变异兽肉的。

    “不用了,你们过得也不容易?!?br />
    江流石估计龙腾的日子不太好过,在剑杀公社的打压下,大概只要弄到变异晶核,都用来兑换进化结晶给弟兄们增加实力了。

    这次龙腾成员被俘,他们硬抢又打不过剑杀公社,只好忍下这口气,快速寻找变异晶核做赎金了。

    能做到这一步,意味着龙腾的决策者们还是讲人情味的,这也是龙腾得以存在的前提,否则在异国他乡,强敌八面围剿的状态还窝里斗,那怕是离灭亡就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江流石道:“我买下这几个女孩,也没有留着她们的心思,只是不想她们被糟蹋而已,你们既然派人来接了,我自然不会为难,这变异晶核我不要了,但有件事想你们帮我调查一下,关于岛国的几个组织,还有……”

    江流石说到这里,在姜成的手心写下了几个字。

    一个是创,另一个是兵器。

    “前者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后者是这个组织寻找的一件东西,似乎威力巨大,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想你帮我打探消息?!?br />
    “威力巨大?”姜成愣了一下,听江流石的描述,这也许是一件武器什么的,可是“兵器”算什么名字,这名字也太笼统了吧。

    不过光是打探消息,就三颗变异晶核,足以证明这消息事关重大了。

    “江兄弟交代的事情,我自然努力去办,只是能不能办好就不知道了……我们和歌的龙腾不算强大,我可以通知江户的龙腾帮忙?!?br />
    “哦?龙腾还有分部?”江流石一怔,有些意外。

    “算不上分部,各个组织地位都算对等的,之前我们用无线电台联系上的,约定了一些交流方式,现在龙腾在四个地方有组织了,没办法,这是生存之争,只有联合起来,才能生存下去?!?br />
    “是啊?!苯魇懔说阃?,这种争斗没有对错,只有胜败,如果日后资源越来越少,恐怕不死不休了。

    江流石正想着,忽然脑海中传来冉惜玉的声音:“江哥,你刚写的是‘创’和‘兵器’吧?你写字的时候,我感觉我身边那瘦小的女孩,有一丝转瞬而逝的精神波动,有些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