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大汉来来回回打量江流石一行人好几遍,那六个女奴,听到江流石要买下自己,也都是面露希冀之色,她们虽然不认识江流石,但好歹是自己的同胞。

    有几个女奴忍不住看向肥胖大汉,不知道他报出什么样的价格。

    就在这时,肥胖大汉咧嘴一笑,开口说道:“这六个人,其中有几个还是雏儿,你们要买的话,三颗变异晶核!不会再少了?!?br />
    嗯?三颗变异晶核?

    听到这个价格,冉惜玉秀眉微蹙,之前听这肥胖大汉喊的价格,一个女奴也就是一两百斤变异兽肉,就算这些女奴都是极品,加起来也怕只是半颗到一颗变异晶核,肥胖大汉这样狮子开大口,明显是宰人。

    肥胖大汉如此刁难,让那几个女奴也是脸色一变,开出这样的高价,他根本就不想卖,这些女孩也很清楚在这个世道,她们能卖上什么价钱。

    说到底,肥胖大汉是因为猜测江流石这些人都是龙腾的人,买女奴是为了救人,所以才趁机敲诈。

    “江哥……”冉惜玉为难的看着江流石。

    “买了吧?!?br />
    江流石不想扯皮,他深深的看了这个肥胖大汉一眼,默默记住了他的样子。

    江流石这样一说,那六个女奴都是面露感激之色,她们都没想到江流石肯花费这样的高价买下她们。

    江竹影拿出三颗变异晶核,正要支付,就在这时,忽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

    嗯……这是……

    这股波动,竟是来自于星种!

    江流石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看到江流石这个样子,肥胖男子冷冷的说道,“怎么?不想买了?”

    江流石没有回答,自从吸收蓝色瘟疫母体后,江流石的脑域就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他沉下心来,追寻这股能让星种异变的能量波动来源。

    他仔细确定了源头的方向,一眼看过去,那里有一群衣衫褴褛的奴隶,而发出这股能量波动的,来自于一个看上去全身脏兮兮,面黄肌瘦的女人。

    她似乎饿了不知多少天,无精打采的蜷缩在角落里,眼睛中满是灰暗的光芒。

    咦?

    江流石感到不可思议,他多看了这个奴隶几眼,此时冉惜玉的精神力因为同步翻译的原因,一直联系着江流石。

    江流石以精神力问道:“惜玉,你看角落里那个女孩,有什么特别的吗?”

    冉惜玉头都没转,只是精神力一扫,按照江流石的精神指示,找到了那个女孩的所在。

    这个女孩看起来没有任何稀奇的,又脏又瘦,干瘪的身材如同一颗晒干了的黄花菜一样,这只是一个在末世中被生活所煎熬,已经失去了活下去希望的苦难人。

    毕竟是江流石关注的人,冉惜玉以精神力场仔细探查,她发现这个女孩的精神光团一片黯淡,这种情况,通常只会出现在那种快死的人身上。

    而这个女孩也确实病恹恹的,说她活不了多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江哥你发现了什么吗?我感觉这女孩很普通,看不出任何特别的地方?!?br />
    “是吗……”江流石微微沉吟,他深深的看了那女孩一眼,再次确定,能让星种波动的能量流,就是从这个女孩身上源源不断的发出来!

    “影,你能感觉到吗?”江流石的声音在影脑海中响起。

    “不确定,只是好像,看着这个女孩,给我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嗯?!苯魇阃?,影的话,让他愈发确认了自己的判断,这女孩不管样子,还是身材,都跟美女不搭界,正常人不可能看了觉得舒服。

    “喂,那个女的多少变异兽肉,我买了?!?br />
    江流石指了指角落中的那瘦弱女孩,被江流石这样一指,那女孩终于有反应了,她抬起头来,无力的看了江流石一眼,但接着又低下头去。

    “你要买她?”肥胖中年人惊奇的看了一眼江流石,旋即就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癖好,想要蹂躏这种身材的货色么?”

    从心理上说,肥胖中年人并不想把岛国女人卖给龙腾蹂躏,如果江流石买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岛国女人,他是不会卖的,可是买这样一个根本没人要,随时都可能死掉的货色,他当然巴不得卖掉了。

    “三十公斤变异兽肉?!?br />
    肥胖男子随口说了个价格,江流石一口答应下来,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女孩身上怕是有什么秘密。

    一下子买了七个人,基地车都装不下了,而江流石最关注,还是那个面有菜色的特殊女孩。

    江流石索性再买了两辆SUV,让她们自己开车——末世里,汽车的价格不要太便宜,几乎是遍地捡的。

    原本江流石打算在剑杀公社安全区多带一些时间,打探一下“创”的消息,可是因为这个与星种有奇异关系的女孩,江流石却提前出了安全区。

    几个小时候,影为这瘦弱的女孩洗了澡,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而这并没能改变女孩的形象,她依旧肤色蜡黄,身体干瘦,头发也因为营养不良而如同枯草一般,没有半点光泽。

    当江流石走过来的时候,女孩抬起头,默然的看了江流石一眼。

    “我叫江流石,你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江流石用刚学会的岛国话问道。

    女孩神色木然,一言不发。

    江流石很有耐心,他看着女孩的脸,突然心中咦了一声。

    他感受到,女孩的肌肤上有一股极为隐秘的能量波动,这股波动让江流石有些看不清女孩的身体和面庞,就仿佛在雾气中朦胧了一样。

    但江流石一眨眼,却又发现女孩的身体和勉强清晰了起来,她依旧是干瘪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江流石脑域比常人强大十倍,他可不认为自己会产生幻觉。

    难道说……

    江流石注意了女孩很久,当那种朦胧不清的感觉再度出现时,他终于确认了一件事,他现在看到这个女孩的外表,只是假象,她易容了!

    甚至她到底是男是女,江流石都不能确认。